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三界道诀
    天劫由外而内,向着楚羽劈过来;三界道诀却由内而外,一法灭万法,将楚羽之前修炼过的所有神通、神技、心法……甚至包括总纲,直接给吞噬了!

    这不是唯我独尊,这是唯一!

    它竟然将眉心竖眼传给他的弑天心法也毫不犹豫的给吞噬了!

    说吞噬,也并非完全如此,它更像是一种强大到极致的包容,可以包罗万象!

    就像一瓶子墨水直接倒进水中。

    无论这水原本是什么颜色,最终只能变成黑色。

    三界道诀就是这样霸道。

    神法无需修行,得之我命!

    只讲机缘,不论天赋!

    楚羽如今的境界,对三界道诀有着极为清晰准确的认知。

    哪怕是一头猪,得到三界道诀,也能瞬间立地成圣。

    成为一头圣猪。

    这究竟是什么法?竟然霸道到这种程度?

    就在这时,从那小小水晶棺中,传来一声叹息,声音端的是霸气无双。

    “本宫压制它这么多年,终究还是无缘……罢了,罢了……本宫倒要看看,它选的主人,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轰隆隆!

    苍穹之上,无尽雷劫劈向楚羽。

    这是圣人劫!

    每一道天雷都蕴含着无尽的杀机和强烈的大恐怖。

    就算是圣域的修士,谈起这一劫的时候都会色变。让他们以圣人之姿,再回头重新渡一次圣人劫……相信没人会愿意。

    楚羽的情况更加特殊,他的圣人劫,威力至少是寻常圣人天劫的三至五倍!

    这也是他能以准圣横击圣人的代价!

    越是强者,所经历的挑战就会越恐怖。

    但如此可怕的天劫,形成的天雷在靠近楚羽的那一瞬间,还没等楚羽运转功法,去吸收这天劫中的道,他的身上,霍地爆发出一股可怕的血气。

    人常说血气冲天,通常只是用来形容一个人的气血强盛。

    可真正拥有冲天血气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几乎很难见到。

    楚羽此刻,就是血气冲天!

    当真是太强了!

    那些天雷竟然直接被楚羽身上这股强大的血气给冲击得消弭于无形!

    就像是冰雪遇到了太阳一般,瞬间汽化!

    消失在空气中。

    那小小的水晶棺当中,上一句话话音刚落,紧接着便又说道:“得了三界道诀那小子,本宫仙界等你!”

    说话间,这具小小的水晶棺,骤然间撕开虚空,露出里面一团混沌。

    接着,水晶棺嗖的一下,破空而去,彻底消失。

    红衣女子依然目光空洞的站在那。

    奇怪的是,所有的天雷,并没有一道落向她的身体。

    她只是安静的站在那,一动也不动,不知在想着什么,还是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想。

    三界道诀带给楚羽的惊喜,实在是太强烈。

    所以哪怕圣人天劫临头,楚羽依然有种如在梦里的感觉。

    到现在他甚至依然没弄明白,自己怎么就得了这么大的一个造化。

    劈向楚羽的天雷,成千上万道,却没有一道天雷能近他身。

    所有的天雷不等到他跟前,就都已经被他身上的血气冲击得一点不剩。

    所以,楚羽就站在虚空中,一双眼带着几分茫然的神色,在那思考起人生来。

    这么不正经的渡劫者,不说空前绝后吧,但纵观古今,也绝对没有几个。

    有史可考的,似乎一个都没有!

    简直太不给天劫面子了!

    哪怕你假假应付一下,也算对天劫有个交代。

    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然后天劫这边随便扔几道天雷过来,顺着台阶就直接闪了。

    可这个家伙在干什么?

    头顶天雷阵阵,天雷的数量已经增加到亿万道!

    从远方宇宙看去,他这个点,仿佛是一轮无与伦比的太阳!

    散发着无法直视的炽烈光芒!

    他却依然在那魂不守舍的思考着人生。

    若是这一幕被其他圣域修士看见,一定会气得七窍生烟,甚至气个半死。

    这浩瀚宇宙中,不知多少死在天劫之下的帝君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但楚羽觉得自己的确有理由思考人生。

    且不说他掌控雷电之力,原本就不怕什么天劫。单说他现在身上散发出的这股血气,实在是太强烈了!

    迄今为止,没有一道天雷能靠近他三百丈的范围。

    怎么劈都劈不到他这里……

    那还考虑它做什么?

    还是考虑考虑,这三界道诀……怎么就选中了自己?而且竟然强到这种地步?

    为什么?

    首先是这张图纸,它出现在地球上,已经有很久很久的岁月了,至少,在七千万年前,它就已经在那里。

    甚至可能还要更早。

    然后,数千万年后,世界封印解开,修真文明重启。

    楚家这样一个小家族,选择在这张图纸上方建立家族。

    他小时候,得到金属小球,化作眉心竖眼。

    成为了他日后修行路上守护神一样的存在。

    得到仙鹤炉,传说那是九鼎之一;得到仙鹤丹经,据说那是星空下最强的丹王药圣传承;得到总纲,传说中远古圣贤夫子所著;得到轩辕剑;得到诛仙剑……

    最后兜兜转转,在自家大地的深处,取出了这张地图。

    根据指引,一路来到这地方,又见到了阴魂不散的蝶舞。

    见到了小水晶棺里面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听到了她霸气无双的抱怨。

    撕开了疑似的仙界一角,斩落了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的一截指甲。

    至于为什么是女人?

    男人有染红指甲的吗?

    当然……这也没准。

    在这过程中,莫名的就得到了三界道诀。

    那么问题便来了。

    他究竟是气运真的强大得逆天,像尼古拉特斯拉那种觉都不睡生怕影响他发明创造的亿万中无一的天才?

    还是这一切皆有因果线索可以追寻?

    就像很多大能说过的那句话一样——天上笑,地上哭,万古不过一盘棋?

    而我楚羽,也不过是那棋局上的……一枚棋子?

    这个问题太难了。

    而且没人能回答他。

    就算有,估计也绝不会告诉他。

    头顶的雷声都有些扭曲了。

    估计是气的。

    堂堂天劫,修真界最大克星,走到哪不是被尊着畏着?

    任何人视天劫,都如死神一般。

    哪有渡劫过程中走神儿思考人生的?

    你以为你是巴洛特利吗?

    麻痹!

    劈死你!

    轰轰轰!

    无穷的天雷,每一道都狰狞无比。

    朝着这个点,执着的劈下来。

    楚羽却看了一眼不远处同样在思考人生的红衣女子,怒道:“楚大花,没看见那飘着那么大一块红宝石吗?你个败家婢女,还不赶紧给爷收起来?”

    红衣女子呆呆的看了一眼楚羽,似乎非常不情愿。但最终不知为什么,还是乖乖的去将那块化成巨大红宝石的一截指甲给收了起来。

    楚羽看了她一眼,然后无视头顶的天劫,道:“走,咱回家!”

    “家?”

    红衣女子皱起眉,像是在回忆什么。

    “行了行了,想不出来就别勉强自己,人生难得糊涂,你就是我的婢女,有点傻还有点方的不懂事小婢。”楚羽一脸认真的说道。

    红衣女子犹豫片刻,缓缓点头:“好……”

    随着楚羽的身形移动,头顶天劫也跟着移动。

    但最后,楚羽眼看着就要走出这片扭曲的、已经被湮灭的异界虚空,头顶天劫似乎终于想通了。

    跟一个开挂的混账较劲干嘛?

    有着世间,已经可以劈死很多帝君了!

    走也!

    于是天劫瞬间消失了。

    楚羽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眼里带着几分遗憾。

    “圣人天劫啊,居然都没机会从中得到雷电之精华道韵,好可惜。你说呢?楚大花?”

    红衣女子不理他,依旧一脸茫然的样子。

    楚羽默默感受了一下自身,丹海已经化成了一片混沌!

    就如同一个鸿蒙未开的宇宙。

    里面充斥着一股难以言述的道韵。

    力量滚滚如浩瀚星海!

    沉重而又广袤。

    这就入圣了?

    楚羽没有朝闻道夕可死矣的想法,只觉得美滋滋。

    “楚大花,以后你就是我的洗脚婢了。”他一脸这是你的荣耀的表情。

    红衣女子那双空洞的眼眸里,闪过一道杀机。

    很不情愿。

    “怎么,你还不愿意?你知道多少人哭着喊着求我我都不愿意?”

    楚羽斜睨红衣女子。

    不知为何,之前见到的每一个蝶舞的分身,他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看到红衣女子之后没多久,他就有种心理上稳压她的直觉。

    仿佛是与生俱来的那种基因上的压制一样!

    毫不在意!

    红衣女子空洞无神的眸子里露出一抹挣扎之色,最终依然点头:“好!”

    一个字,居然带着强烈的情绪。

    很生气的样子。

    那张惨白的脸,居然都仿佛出现了一抹红晕。

    “呵呵。”楚羽面无表情的笑了一声。

    就在这时,眉心的竖眼当中,猛然间爆发出一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能量波动。

    带着滔天的杀机。

    直接形成一支箭!

    射向身后这异域宇宙的一角。

    也是在同时,那个地方,猛然间爆发出一道光芒,带着无穷的毁灭气息。

    向着楚羽和红衣女子笼罩过来。

    双方在第一时间,碰撞在一起!

    一股绝对是湮灭的力量,顷刻间蔓延整个宇宙空间。

    楚羽的身体,一下子就被抛飞出去。

    红衣女子在关键时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跟着他一起被抛出这片异域宇宙虚空。

    楚羽在最后那一霎,看见了那小小水晶棺的一角。

    眼里露出愤怒之色。

    妈蛋!

    敢算计老子!

    很显然,那个小小的水晶棺,并没有真的离开。

    并没有甘心三界道诀被楚羽得到。

    只是她为什么选择在这种时候出手,楚羽有点不太明白。

    “仙界等我是吗?好好等着爷!最好洗白白!”

    楚羽咕哝了一句,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抓着自己手腕不松开的红衣女子,忍不住骂道:“楚大花,你真没出息,都不知道帮主人挡灾,要你何用?”

    “我是洗脚婢。”

    红衣女子面无表情的飞快回了一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