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老师,开船!
    困兽之地。

    一片巨大山脉深处,一只体型硕大无比,蹲坐在那里如同山峦一般的黑猩猩,抱着膀,一脸惆怅的坐在深谷当中。

    偶有各种时空乱流掠过,击打在它身上,它也无甚反应,全当挠痒痒。

    那个身上有好多好多丹药的小不点不见了,从来没有过朋友的黑金刚,怅然若失。

    而此时那位少女蝶舞还在暴跳如雷的到处寻找楚羽的踪迹。

    困难城那位老钱头也脸色阴沉努力的寻找着林诗的踪影。

    整个困兽之地的几座大城,全都贴出了一男一女的画像。

    跟画像一起的,是一份传令整个困兽之地的巨额悬赏。悬赏当中的法器、丹药倒还是其次,最让困兽之地生灵激动莫名的,是悬赏后面的一句话——但凡提供这二人线索者,提供离开困兽之地路径一条。

    这已经不能说是巨额悬赏,这是一条真正的生路啊!

    困兽之地这里实在是太混乱了,不仅仅因为它没有出路。

    更因为这里朝不保夕。

    以至于世世代代积年累月生活在这里的人,一生下来身体中就满是戾气。

    甚至一个三岁稚童,也能一脸天真的把刀子捅进毫无防备的人肚子里去。

    这种见了鬼的地方,只要还有一点理智的人,谁愿意待?

    镜像世界中。

    国土面积已经很大的宋国境内。

    紫云学院经过这几年的发展,跟昔日那个羸弱的不入流学院早已经有了天壤之别。

    当年那批问题少女,经过这几年的历练之后,全都有了巨大的进步。

    无论是境界,还是其他方面。

    全都变得相当优秀!

    只是她们如今全都变得很沉默。甚至平日里很好有人能看见她们露出笑脸。

    无论是曾经跳脱的、淘气的还是顽皮的,每个人,都变得很沉默。

    关于先生的传言,她们听到过很多的版本。

    她们自己心目中,同样也有一个她们更愿意相信的版本。

    先生来自帝星。

    是啊,来自那个……镜像世界无数修士,甚至包括曾经的她们,都想攻打的地方。

    可那终究只是曾经啊!

    不是现在!

    现在她们都长大了,都成长了,不再是当年那些个不懂事的顽皮小孩了。

    那么先生为什么不能回来看一眼?

    我们都是愿意跟着先生一起,无论天涯还是海角,无论面对怎样的困难,哪怕是生死……我们都愿意跟在先生身后的啊!

    没有了先生,我们留在这里……有何用?

    但她们不敢离开,因为生怕有天先生回来,她们却不在这里了。

    那样,先生一定会很失望的吧?

    宇文笑笑托着下巴,看着眼前十三个同窗,眼珠转来转去。

    这么多年过去,她依然是这个小团队的大姐头。

    哪怕是后来加入的宋彬彬和颜小钰,也都以她为首。

    “我有一个主意。”她说。

    一群已经不再是少年的年轻男女,纷纷看向她。

    王妍说道:“别再是那种不靠谱的主意,比如跑去天蒙学府打探消息之类……”

    宇文笑笑摇头:“不会不会,这回的,肯定靠谱!”

    众人看她。

    语文笑笑道:“我家族那边,高价购得了一个信息……”

    毕月月像是想到什么,微微皱眉:“你说的……该不会是什么去往帝星的星路图吧?”

    “咦,你也知道?”宇文笑笑微微一怔。

    毕月月道:“我家族也有人前来兜售,只不过价钱太高了,再说……”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像毕家这种小家族,别说愿不愿,其实也没有那个本事掺和到这种星际远航当中啊。

    宇文笑笑皱眉:“都已经推销到你的家族去了?”

    毕月月扯了扯嘴角,大姐头这话可是有点儿伤人,但她也明白,宇文笑笑并没有别的意思。

    宁灵在一旁说道:“我家族那边,也有人去兜售。”

    许婉蝶笑笑:“我家也是。”

    “还有我家……”

    “我家也有人去问过。”

    “我父亲昨天刚联系过我,说有人卖星路图……”

    眨眼之间,十四个小伙伴,居然全都知道这件事!

    “那你们……”宇文笑笑觉得有点儿丢脸了。

    “我们都没觉得是真的啊!”

    “是啊,前往帝星的星路,据说唯有帝星的血脉才可以,其他人走十死无生啊!”

    “你们不说,我都没想过。”

    “我倒是曾经想过,不过觉得太扯淡……”

    一群小伙伴,七嘴八舌。

    宇文笑笑的脸色愈发不好看。

    她本以为这件事是秘密,哪曾想不但不是秘密,而且几乎已经是闹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她可是知道,自己家族是买了那星路图的。因为卖图的人,信誉相当之高。毫不夸张的说,卖图那人的信誉,甚至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古族。

    而且价格并不高。

    怪不得价格并不高……

    宇文笑笑忍不住心中恼火。

    她有些赌气的道:“那,你们去是不去?”

    “去!”十三个小伙伴,异口同声,没有半点犹豫!

    这下,轮到宇文笑笑有些愣住了。

    毕月月轻声道:“没有先生,就没有如今的我们。先生或许并不在意,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道理我们还是懂的。为了先生,我愿意背叛所有!”

    当初若是没有楚羽,毕月月的母亲恐怕早已经死去。

    宁灵笑着说:“没那么严重,什么背叛不背叛的,我们是先生的弟子,先生在哪,我们自然就在哪,先生叫我们杀谁,那我们就去杀谁。”

    颜小钰一拍巴掌:“自然就是这个道理的!”

    宋彬彬弱弱的道:“我们都是炼丹的,也可以救人。”

    “你闭嘴!”众女异口同声。

    十四个小伙伴,十三朵花,就这么一根草。

    可没有一点众星捧月的待遇,十三朵花心目中的日月,永远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先生。

    至于他……

    这个天分极高,如今已经隐隐进入炼丹大宗师境界的天才,在十三朵花面前,永远只有保姆、厨师、打手、跟班、随从……的命。

    总之他这几年的经历,可以写一部血泪悲惨史。

    当然,也没那么夸张,因为他自己,痛并快乐着。

    不知有多少人羡慕他呢。

    虽然他总想对那些羡慕嫉妒他的人喊一嗓子:有种你们来试试啊?

    但最终每次都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们十四个人,是一个整体!

    一个只属于只教了他们没多久的先生的……小团队。

    “那就走!”

    “走就走!”

    “开船开船!”

    于是,在如今的紫云学院里面,如同传奇的十四个年轻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学院。

    就连他们各族背后的家族,那些亲人们,都不知道他们跑去了哪里。

    只是宇文笑笑的家族,发现那份星路图不见了。

    宇文家的老祖宗顿足捶胸,他不怕那份星路图是假的,只是觉得最看好的一个晚辈,居然特么的跑到帝星投敌去了。

    这要是被镜像世界那些强大的家族知道,宇文家岂不是要遭受灭顶之灾?

    但事已至此,就算他们现在把宇文笑笑逐出门墙,也已经晚了。

    这十四个年轻人背后的家族,差不多都秘密开了一个高层会议。

    至于会议的内容,则没人知道。

    ……

    ……

    天魔山。

    一个芳华绝世的白裙少女,凭栏远眺。

    她轻声道:“那份星路图……是真的?”

    空气中传来一道轻轻的声音:“应该是真的。”

    “其实早就有这东西对吧?”她问。

    “嗯。”空气中那声音回答道。

    “也就是说,他的家乡,还是要生灵涂炭,是么?”

    “教主三思。”空气中那声音,有点答非所问。

    “三思个屁!”容颜绝美的白裙少女突然骂了句脏话,道:“拎着屠刀的人,怎么能少了我们?”

    “教主真这么想?”

    “没错!”

    “真好,总算等到这一天了!”

    “嗯?”

    “没什么……”

    白裙少女翻了个白眼,幽幽道:“我是魔教教主徐小仙,不是当年那个少女徐小仙。”

    “嗯?”

    “所以,我管它是谁,谁敢动他的家乡,我就杀谁!”徐小仙淡淡说着。

    但却有一股可怕的气势,顺着她的身体,升腾而出。宛如一条龙,绕着她的身体,释放着恐怖的气机。

    原本湛蓝如洗的天空突然间风起云涌,大团大团的墨色水汽几乎已经压到他们的头顶。

    那滚滚的云团中,有一道道天雷劈下。

    劈向这白裙少女。

    “给我滚!”

    那些原本劈向少女的天雷就像是一条条被踢了鼻子的狗。

    呜咽着夹着尾巴逃向远处。

    白裙少女突然间破口大骂:“贼老天!这样子很好玩吗?新旧几个时代还不够?视众人如蝼蚁的下场,只能是千里江堤溃于蚁穴!”

    咔嚓!

    一道巨大的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天雷,狠狠劈向白裙少女。

    少女的手中,霍地出现了一张大弓,没有箭,少女却一把拉动弓弦。

    弓如满月。

    那道巨大的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天雷一下子就消失了。

    “哼!”

    少女冷哼一声:“算你识相!”

    这位拥有着绝世芳华的少女,一步成就帝君。

    渡劫的过程,也唯有一个隐藏在虚空中的人看见。

    若是传到外面,一定会生生把人给吓死。

    谁见过这么渡劫的?

    这不叫渡劫,这叫一言喝退天劫!

    这才帝君啊……就已经如此生猛了,到她成圣的那天,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会不会那可怜的贼老天,连一道天雷都不敢降临了?

    还是说……那边会来人直接带走她?

    隐藏在虚空中的那道身影有些不敢想下去。

    “所以呢?”隐藏在虚空的身影轻轻问道,声音不复冰冷。

    “所以我要去地球!”徐小仙一脸霸气。

    这位新晋帝君说道:“我要去那边看一看,有没有臭不要脸的圣人欺负他,去看一眼我就回来!真的!”

    “……”空气中隐藏的那道身影无语。

    “他只能我来欺负!林诗那个小碧池也不可以!”徐小仙忽然抽了抽鼻子,眼睛有点红:“明明是她自己放弃过的,她凭什么啊!”

    “她死了。”空气中那道身影淡淡道。

    “骗我!菩萨相大气运的人会死?”徐小仙撇嘴。

    “菩萨都会死。”空气中那身影声音冷漠,淡然。

    “知道你当年很厉害。”徐小仙瘪嘴:“你把我想说的话给岔开了。”

    “那你可以把话题扯回来。”空气中那道身影说道。

    “算了,我连他都扯不过来,扯话题有什么意思?”徐小仙眨眨眼,那张芳华绝代的脸恢复了平静,然后她说道:“你跟不跟我去?”

    “你说呢?”

    “那还等什么?咱们去干坏事吧!”徐小仙大声说道。

    天空中,骤然出现一个巨大飞碟。

    “老师,开船!”

    “臭丫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