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三百七十章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林诗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只有一个人,一个老者。

    看上去也就五十多岁,穿着一身青色道袍,头发梳理得很整齐。发髻上插着一根漆黑如墨的木钗。

    绿衫少女一脸恭敬的退出,把门关好。

    老者面容消瘦,下颌留着一缕长髯,看上去十分温和。

    但从那绿衫少女对这老者的敬畏中林诗猜测,所谓温和,应该只是表象。

    她微微欠身,对这老者施礼:“见过前辈。”

    老者抬头对她温和的一笑:“坐吧,林姑娘。”

    林……姑娘?

    林诗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惊骇。

    这种感觉跟无法掌控自己命运一样,都很糟糕。

    别人不但知道你,而且似乎很了解你,但你却对别人一无所知。

    林诗安静的坐在老者对面。

    老者看着林诗,淡淡说道:“我知道你,你是蝶舞的徒弟,但因为你是帝星那边过来的,蝶舞便威胁你为她去做什么事吧?她就是这个性子,你恼她,甚至因此她被楚羽给杀了,也不算什么,这是她的命。不然,她的分身在这世界,也永无睁眼见天之日。”

    老者的语气愈发平淡:“蝶舞的分身,其实是一个比她本尊更加极端更加狠辣的存在,她现在正满困兽之地的寻找你。以她的势力,和你的招摇,找到你在困难城并不难。”

    林诗安静的坐在那,但脊背却是一阵阵的寒冷。

    有冷汗从那里渗出。

    这老者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什么都知道?

    真的只是困兽之地的一个大人物?

    同时心中震撼,楚羽把天蒙学府的蝶舞给杀了?

    然后……蝶舞在困兽之地留有后手?那人正在满世界的找我?

    老者看着林诗:“现在,你的那个情人楚羽,也出现在困兽之地,他应该是来找你的。但是太年轻了,或许是之前太过顺风顺水,根本想象不到这世间有多凶险。还真以为庞大而又古老的势力,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简单。”

    老者的语气非常平淡,只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林诗站起身,冲着老者深施一礼:“前辈想要什么?”

    老者那张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有些玩味的看着林诗:“为什么不说,请前辈救我?”

    林诗苦笑道:“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我跟前辈非亲非故,有何资格请前辈救我?另外,我相信前辈叫人请我过来,总不至于是为了跟我说这些话,吓唬我一番……”

    “聪明!”

    老者看着林诗:“你坐下。”

    林诗依言坐下。

    老者说道:“不怕告诉你实话,这困兽之地,实际上就是昔年在这里的一片残破宇宙。因为这里还有很多上一个时代的生灵。虽然不算很强,但对年轻晚辈却容易造成巨大伤害。所以在建立镜像世界的时候,这里就被分割独立出去。但却被几大古老家族掌控在手中,因为这里的矿产、药材还有一些强大的兽,都很有价值。”

    林诗静静听着。

    “后来,一些不听话的,犯了错却罪不至死的生灵,被秘密扔进这地方。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再后来呀,这里就成了几大古老家族的练兵场……那些优秀的年轻人,在进入星空大坝之前,几乎都会在这里历练一段时间。”

    林诗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老者,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些事情,按说……前辈不该告诉我才对。”

    “为什么不该告诉你?”老者笑吟吟看着林诗。

    林诗道:“我是帝星的人啊,跟镜像世界的人,天生就是敌人。”

    反正都已经被知道了底细,反正在这老者面前根本没有反抗之力,那也就没必要再遮掩什么了。

    老者呵呵一笑,摇摇头:“谁告诉你的,帝星的人跟镜像世界就一定得是敌人?”

    林诗一脸认真:“我不会背叛我的家乡、亲人、朋友,永远都不会!”

    老者点点头:“没人让你背叛。”

    林诗不解,看着老者。

    老者轻叹,然后露出一丝苦笑:“这世界,没你想的那样简单。我这样说,你或许会容易理解一点。”

    林诗看着老者。

    老者道:“你在帝星,生于帝星世界封印解除的年代,那么对这片宏观宇宙,应该有自己的宇宙观,对吧?”

    林诗点点头,道:“宇宙很大,宇宙的边缘,在我出生之后的时代,已经被观察到两百多亿光年……”

    “是啊,宇宙很大,但你没觉得,帝星和镜像世界,以及那座星空大坝,其实并没有那么遥远?”

    “那是因为折叠空间吧?”林诗说道。

    “是,也不是。”老者看着她:“其实你们在帝星观察到的那些,不过是仙界的投影,我们这世界,说穿了,就像是一个巨大无匹的牢笼。虽然庞大,但却远没有观察到的那么巨大。”

    “在观察中,宇宙在不断的膨胀,不断的胀大,所有的星辰、星系、星云……正在越来越快的远离。”老者看着林诗:“是这样吧?”

    林诗皱眉,凝眸看着老者:“的确是这样……”

    “那是因为,你们看见的,是假象!”老者叹息一声。

    坐在那沉默起来,房间里一时陷入安静。

    良久,老者才缓缓说道:“其实,我们所在的整个宇宙,只有分散在四周角落的太阳系那种地方。彼此之间,完全没有任何交集,也从来不会相遇。一座星空大坝,横在天门之处,却不是拦截生灵进入证道之乡,而是……”

    林诗看着老者。

    老者轻轻道:“为了拦住这里的生灵,进入另一个世界,那世界,被我们称之为……仙界!”

    “仙界?”林诗有些惊讶:“我们不就是仙吗?”

    “差得远。”老者摇头:“我们在凡夫俗子眼中,如同神仙之流,但就算号称不死不灭超越了轮回的圣人……也不过是那么说罢了。你见过几个活了几亿年的圣人?”

    “圣人或许真的能活那么久,但每一次无量纪元劫,都会如秋风扫落叶,让世界凋零……”老者看着林诗,微微一笑:“不过当春天到来,万物复苏,那些叶子,又会重新生长出来。”

    林诗呆呆的看着老者,她觉得有些理解不了老者的话。

    “这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但其实……永远都是那些叶子。”老者说道。

    “您的意思是,轮回?”林诗胡乱猜测道。

    “或许吧,或许就是轮回。”老者道。

    “可这一切,跟您找我……有关系么?”林诗问道。

    “你就不想知道,这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吗?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们要被关在这牢笼里面?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镜像世界和太阳系的生灵,要一直厮杀到今天?”老者看着林诗,接连发问。

    林诗道:“这些事情,跟您找我,有直接关系吗?”

    老者道:“当然!”

    他的语气相当肯定,他看着林诗:“我们这世界,在仙界眼中,跟着困兽之地没区别。若是不想困死在这里,就一定要想办法冲出去!除非你是仙界中直接转世的人,不然,没有法门,你又如何飞升?”

    “那法门,终究只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气运加身,方可最终飞升,回归那世界。”

    “那气运也分真假,若是假气运,飞升之日,便是陨落之时。”

    “这无尽岁月,飞升到仙界的生灵并不少,但十有八九,全都陨落。能侥幸逃回一丝执念的,已经算是翘楚。”

    “这也是为什么关于仙界的一些秘密会流传出来。”

    “经过我们无尽岁月的研究,最终发现,唯有身负真气运的生灵,方可飞升成功。”

    老者说了这么多之后,看着林诗:“而你,根据我的推测,就是一个具备气运之人,但真假未知!”

    “所以呢?”林诗看着老者。

    “所以,我会培养你,扶持你,帮助你!如果赌对了,你是真气运加身者,那么在你飞升之后,希望你能想着我们……”老者看着林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老者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吧自己说成是鸡犬,他看着林诗:“飞升之日,是可以带着很多人一起飞升的!”

    “还有这种事?”

    林诗有些惊讶,不过转念便道:“可如果,我是假气运加身者呢?”

    老者笑起来:“所以才说是……赌!”

    “那星空大坝那里?”林诗看着老者。

    老者呵呵笑道:“你到现在,还以为星空大坝是拦截生灵进入证道之乡进入太阳系和你们帝星的屏障?你错了!那地方充满厮杀,那是因为大家都在寻找那一丝气运!都想飞升!打架自然是真的,厮杀也是真的,但却从来都不是什么为了庇护家园!”

    他看着林诗:“这么说,你是不是突然有点失望?”

    林诗眼中露出几分茫然:“真的是这样么?”

    “不然呢?”老者道:“证道之乡有什么好的?去那里干什么?所谓屠杀证道之乡子民可以得到道蕴……好吧,这件事是真的。所以镜像世界有无数人想要前往那里。可在真正的大能者眼中,任何地方,都不如星空大坝那里来的实在!说不准哪天气运到了,就直接飞升了!”

    “听说上一个时代有超越圣人的存在。”林诗道。

    “岂止是超越圣人?”老者笑笑,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心中却道:还有超越大圣的呢!

    林诗没有继续参加大厅里面的宴会,被那绿衫少女带着来到了一处安静的院落。

    回到房间,林诗坐在那里发呆,她在思考老者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老者……真的一片好心,培养她扶植她帮助她……只为了有那么一天,鸡犬升天?

    那么星空大坝那里有天骄无数!

    他为什么不去扶植一个星空大坝的天骄?

    还有,他说的,星空大坝并非是证道之乡抵御外敌的地方,真是这样?

    这个,是林诗最不能接受,也不相信的一件事。

    老者说的话里面,肯定是有真实的。但究竟那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呢?

    林诗一脸苦恼,她明白,进了这个地方,想要出去,其实很难。

    所以眼下,只能先压住内心深处无尽的疑惑,走一步看一步。

    刚刚那房间里。

    老者依旧坐在那,不过他面前,却有一个极美的少女。

    如果林诗看见,一定会被惊吓到。

    少女蝶舞。

    “老钱头,你确定,你说的那些话,她会相信你?”少女蝶舞有些玩味的看着老者问道。

    “不会全信,担也绝对不会一点不信!”老者说道。

    “你不会是真的想要培养这个小贱人吧?”少女蝶舞笑嘻嘻说道,倒是一点都没有咬牙切齿的恨意。

    老者看她一眼:“即便是,又如何?你手里握着楚羽,我拥有着林诗,这两个人,明摆着都是有大气运之人。蝶舞……你更是一个有气运之人,其实真的没必要……”

    “不!我不想飞升。”少女蝶舞打断老者的话,一脸高傲的扬起头颅,那张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不屑:“仙界,有什么好?哪比得上,这人世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