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 383.八面进攻
    “现在剩余时间,22分43秒。”

    蓝随看着手机屏幕上定好的时间,对着耳机的对话孔处问道:“紧张吗?”

    “我只有兴奋而已。”熏已经是抑制不住的森然。

    “其实,多少还有点辣。”静梓吐着小舌头。

    “快点完事吧。”烟烟罗已经是呼出一口青烟来。

    “我感觉我的羽毛有点潮。”入内雀看着自己光滑而修长的手臂抱怨着。

    “可以让我舔一下吗?”不知为何又饿了的米沛儿。

    “呵~”嘲弄中的座敷。

    “我说,我想回去躺着睡觉啊。这么好的天气不在家睡觉是会被天打雷劈的。”置行堀懒洋洋的说着。

    “喂,你们别卡麦好吗?”蓝随摇了摇头,对于这只不靠谱的团队也是有点醉。况且——“天打雷劈什么的,你怎么不说接下来有一道雷要朝我劈——妈耶!!”

    “轰隆!!!”

    随着震动整座城市的一声雷鸣后,间见得电光一闪。同时本来在相互之间吐槽的小群中瞬间没有了半点话语。

    “死了?”熏歪了歪头,续道:“静梓你以后就跟我姓吧。”

    “喂!我还没死呢!!!”

    “那还真是可惜。”X4

    异口同声的话语声,让蓝随没有被雷劈死,反而是要被这群家伙给气死。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都各种准备一下吧。”翻了个白眼,蓝随懒得去和这群家伙废话。免得他们聊嗨,忘记正事。

    蓝随看着天空中阴沉的天气,还有时不时的电闪雷鸣之声。不由得摇了摇头,还真是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天气啊!

    如此感慨着,他也乘着还有一点点的时间,再次翻开地图,把自己的计划再过滤一遍。

    打开手中的地图,其上所描绘地正是整个夏木市。而此刻,地图之上已经是用红线被描绘成为八大块。

    分别为,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由线条组成的米字型进行着划分。

    而,每条线条的源头也有着各自的名字。

    正北——蓝随。

    正南——米沛儿。

    正西——烟烟罗。

    正东——座敷童子。

    这是实力最为高强的四人,这四人同时可以照映身边两个方向,熏,静梓、入内雀、置行堀,四人被其余四人相互照顾,同时用着手机耳机进行随时交流。

    等时间一到,3人,4妖,1僵尸,同时从八面杀入!

    为的就是能够把整座城市的美里富江彻底铲除。

    这个一项不怎么严谨的计划,却是蓝随花了仅有的几分钟的时间制定,同时再用着几分钟时间把她们送到各自的方位之上。

    而,现在一切就绪。

    蓝随把手机翻开,看着其上的倒计时——“10”

    “9”

    熏默默的把手中的太刀出鞘。

    “8”

    静梓深吸一口长气。

    “7”

    米沛儿眼神纯净的看着面前的缓缓逼近的美里富江。

    “6”

    座敷童子的眼眸慢慢变为深红之色。

    “5”

    烟烟罗身边的烟雾已经是向着面前的街道弥漫。

    “4”

    置行堀开始潜入地下。

    “3”

    入内雀开始朝着渡步。

    “2”

    蓝随把手机放入自己的衣袋中。

    “1”

    “杀!!!”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出来,八道利剑同时往着夏木市的腹地冲入。他们这一冲便是无所畏惧,直面向前,同时——杀戮展开!!!

    ————————————————————

    “已经开始了。”

    就在蓝随等人进行冲杀时候,在距离夏木市529公里外的极京之东,安市准人同时朝着在场众人如此说着。

    是的,他们都还没有走。

    或许是有些许兴趣,或许是为了打发时间,反正这些对大陆级别的人还在会议室之中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而,蓝随只说不能进行卫星的画面直播,但是有没说不能进行文字或者是语音直播吧。

    要知道,在夏木市可是还驻着特事室的一队人马,凭借着他们手中的资源要随时掌握蓝随等人的动向还是非常简单的。

    “有趣,还真是有趣,看来我们这位选定的城市候选人还有着其深厚的底蕴。”

    安市准人,笑着把现在的情况报告着,“使用太刀的女孩,剑法凌厉,一剑斩出即是一刀两段毫不手软。

    使用八极拳的小女孩,更是一招一式打出空爆之音。

    还有座敷童子手持着一把柴刀,神出鬼没,出现之际便是美里富江断头之时。

    等等,铁锹是什么鬼,那个从种花家来的僵尸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把铁锹一砸一削,场面也让人很是寒胆。

    想必之下,他的三只式神倒是好了许多。

    青烟之下,再没见美里富江的身影。

    土中遁入,拉入则死。

    轻舞飞翔,瞬间倒下。”

    安市准人满面笑容的朝着东瀛领导人进行如此汇报。当然他的声音也早已传入到其余在场人的耳中。

    只不过,他们对于这些“帮手”可不敢什么兴趣,毕竟要他们来施展的话,还要更加快速一些。

    他们在意的是那位“后补同事”。

    “蓝随本人呢?”草雉创问道。

    “这……”

    安市准人停顿一下后,脸上带着些纠结。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最后只能是按照夏木市传过来的原话说道。

    “他一路走过去,美里富江就死了。”

    走过去。

    就死了?

    这是什么形容。

    在场众人对视一眼后,问道:“他身边有何异状?”

    “周围的建筑如何?”

    “死是怎么个死法?”

    一连三问,看来众人的猎奇心理,不,准确来说是对于他人使用的修行法门多少觊觎着。

    毕竟,百多年的灵气枯竭消亡,还有战争所带来的冲击无疑会让许多家族,门派断了传承。这个时候触类旁门就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众人,都在等待炸安市准人的回话,而他也在进行着沟通。

    半响后,他才回答众道:“身边无异状,建筑草木均无损失,美里富江的死亡就像是樱花的凋零。”

    樱花的凋零,好吧。

    如果那个汇报人员在现场一定会被打死。让你描述如何死亡,又不是要你作诗,樱花凋零个蛋啊!

    但是,如果他们见到此时蓝随周身的一切的话,却又可能会无比赞成这句形容词。

    因为——本来在行走的美里富江在直面蓝随的一瞬间,就这般毫无预兆的倒在地上。美丽的躯壳,却又再无生机,这不正是樱花的凋零。

    而,此刻的蓝随当然是不会去在意什么樱花,茶花,喇叭花什么的。

    他,皱着眉头,停下了脚步。

    此刻,时间已经过了7分钟。

    剩余时间,13分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