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章 危难关头(2)
    “打劫!交出所有的财物,交出所有的美人!”大汉双手叉腰,得意洋洋的大吼着:“赶紧的,麻利的,把所有值钱的玩意全部交出来。嘿!”

    大汉罗虎心里甜滋滋的,浑身飘飘欲仙,每个毛孔都好似在朝外释放仙灵之气,看着无数修士,尤其是那些曾经高高在上让他根本不敢直视的宗门高层,以及那些貌美如花他只能在夜间脑海中浮想联翩的美貌女修,他就兴奋得浑身直哆嗦。

    好似身处云端,罗虎在这一刻,真正抵达了人生巅峰,那种奇妙的感觉,让他无法摆脱,只想一辈子都能够如此的风光、如此的高高在上、如此的主宰无数人的生死荣辱!

    对了,还有那些可爱的天庭官吏!

    曾经沧澜山的矿监衙门啊,随意一个最低等的小吏走出来,都会吓得罗虎屁滚尿流,吓得他魂不守舍,只能像一滩烂泥一样跪在地上打哆嗦。

    可是现在!

    矿监衙门的监正‘虎大力’,不就跪在地上了么?

    那些矿监衙门的小吏们,也都一个个哭天喊地的在四处乱跑,更有甚者已经被他麾下无敌的傀儡大军斩杀当场,变成了残破的尸体!

    如此的满足呵,如此的热血澎湃!

    罗虎放声大笑,在一大群剑傀儡的保护下,一步三摇的向那几个花容失色的红裙少女走去。

    走了几步,罗虎猛地还抬起头来,看了看那包围了整个矿监衙门周边万里方圆的剑幕。见到剑幕依旧光华璀璨、莹润皎洁,他顿时放下心来,不由得仰天大笑了三声。

    九十八年前,罗虎还只是矿监衙门直辖范围内的一个小小矿工,比起那些地位卑贱随时可能死去的矿奴,他的地位勉强高了一些,算是一个最底层的平民的身份。

    罗虎出生不好,天生品性更是恶劣,性喜女色,但是一做矿工的小人物,哪里有什么闲钱去琢磨那些勾当?每个月的薪水发下来,九成九都拿去填了那无底洞。

    没钱时,每日里,他就是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修在心中臆想翩翩,幻想自己如何和她们颠鸾倒凤、如何的和她们风流快活。

    终于这一日,耗尽了手头闲钱,罗虎按捺不住心头火气,对身边同为矿工的邻居家好女儿下了手,因那少女哭喊求救的关系,罗虎唯恐被人发现,一时失手扼死了那邻家女儿。

    罗虎所在位置,乃矿监衙门直辖的矿场,律法森严、堪称严苛。罗虎做下这等恶事,最轻也是一个斩首示众,外带灵魂被取出后用地火折磨百年的下场。自知自己下场堪忧,罗虎当即逃亡。

    区区一凡人百姓,矿监衙门也不会将他放在心上,派出了一队最底层的监工护卫尾随擒拿。

    也不知道罗虎走了什么运,他居然就这么一路闯入了沧澜山深处,九死一生的逃出了矿场监工护卫队的追捕。不仅如此,他还失足摔下悬崖,掉进一极其隐秘的秘境洞府,得到了一名自称‘森罗剑帝’的太古大能的传承。

    那森罗剑帝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来历,但是他传承的《森罗剑典》博大精深,更有一颗本命剑丸被罗虎一口吞了下去,罗虎依仗剑丸中森罗剑帝留下的本命剑气淬炼身魂,短短百年不到,罗虎居然踏足天人境界,成就了无上天人,更以剑道为根基,凝聚了三十三天之力!

    然后,本命剑丸中的剑气就彻底消耗一空,罗虎却卡在了《森罗剑典》的一个极重要的关窍上——他需要无数的矿石资源,尤其是各种珍稀矿石淬炼《不灭森罗剑体》。

    这不灭森罗剑体一旦成功,号称一缕剑芒尚存就永恒不灭,更有绝强的防御力,除非修为超过罗虎十倍之人,否则压根别想伤害他一根汗毛!

    森罗剑帝给罗虎留下了无数好东西,甚至有一整支威能绝强的剑傀儡军团,一枚可以发挥出森罗剑帝生前九成威能的剑符,以及一座防御力、攻击力都堪称恐怖的森罗剑阵。偏偏在森罗剑帝的秘境洞府中,一块矿石都没留下!

    罗虎的脑筋多简单啊!

    没有就去抢啊!

    而且,他是从沧澜山狼狈逃出来的,他就看准了沧澜山,他要去抢沧澜山矿监衙门。

    于是他瞅准了整个无量山西方天庭掌控的领地中,所有的宗门、散修都要去给冥角一族纳贡的机会,壮着胆子来打劫了!

    先是耗费了一枚森罗剑符,三下五除二干掉了一座冥角一族的巢穴,歼灭了所有的冥角大军,随后剑傀儡军团呼啸而下,摧枯拉朽般将沧澜山矿监衙门的天庭驻军斩杀殆尽。

    看看那些惊恐莫名的宗门修士,看看那些一脸恐惧的散修。

    再看看那些风华绝代,一个个都和仙女一样美女的女修们。

    罗虎的血液在沸腾,他浑身的每一根毛细血管都在膨胀,一股火焰从他膨胀程度最为剧烈的毛细血管聚集部位冲了上来,烧得他本来就不多的脑浆几乎干涸了。

    他伸出手去,笑吟吟的朝着红裙少女笑道:“妹子,跟虎爷走吧!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天天晚上让你快活得和神仙一样!”

    人群中,楚天看着罗虎的表演,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你也是个暴发户土财主,没见过世面的蠢货。人家堂堂女修,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你当……她们是凡间土匪山寨中的压寨夫人么?”

    虽然被罗虎表现出来的恐怖力量震慑了,楚天的话一出,依旧有无数修士抱着肚皮笑了起来。

    就连几个红裙少女也都是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罗虎则是面皮通红,毛孔内好似能渗出血来。

    楚天的话,刺痛了他心头最深的伤疤,让他想起了他还是如此卑微的一个矿工时,那些在矿场做监工护卫的修士们对他们这些卑贱之人的嘲讽!

    那时候的他,甚至连跪在地上亲吻这些修士靴子的资格都没有呵!

    那时候的他,甚至只要敢直视任何一个女修一眼,都会被打成肉酱呵!

    可是现在,他罗虎不是当年的罗虎了啊!

    罗虎缓缓转过身,指着七八里外的楚天冷声道:“谁家的裤裆没拉紧,把你条蠢鸟露出来了?”

    罗虎骂得难听,楚天袖子里鼠爷已经气急败坏的嚎叫了起来:“天哥儿,怼他!弄死他!”

    楚天也不吭声,他右手一翻,一招苦木大手印就朝着罗虎拍了下去。

    枯黄色的千丈大手带着一股沉肃的死寂之意,快若闪电的拍了下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