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25【建厂】
    周赫煊返回上海后,没有去投旅店,而是直接来到徐志摩家。反正这里客房多,空着也是空着,而且还有厨子和佣人伺候。

    这天正是周末,徐志摩在家休息。

    一见周赫煊,徐志摩就关切地问:“明诚,我听说南京发生了骚乱,你没事吧?”

    “别说了,一言难尽,”周赫煊苦笑道,“我给你介绍两个朋友,金陵大学农学教授布克,这是他的妻子珀尔,也是一位作家。”

    徐志摩热情好客,与赛珍珠夫妇握手道:“两位好!”

    “徐先生你好,我中文名叫赛珍珠。”赛珍珠笑道。

    徐志摩惊讶道:“珀尔女士的中文说得真好。”

    “我们一直住在中国。”布克解释说。

    周赫煊就跟在自己家一样随意,坐下端起茶杯问:“小曼呢?”

    徐志摩说:“她跟朋友打牌去了,可能晚上才回来。”

    周赫煊没再打听,坐在沙发上慢悠悠喝茶。倒是徐志摩和赛珍珠聊得很欢,赛珍珠还拿出她的《大地》初稿,徐志摩看了大为赞赏,称这是一部中国农村的浪漫史诗。

    浪漫史诗,往往意味着脱离实际。

    众人闲聊片刻,突然又有人来造访。

    来者名叫张嘉铸,大约二十四五岁,去年刚从哈佛大学毕业回来。他是徐志摩前妻张幼仪的八弟,年初在上海创办了新月书店(大股东),专门出版销售新月派诗人的作品。

    徐、张两家说来也奇怪,明明徐志摩抛弃妻子,已经跟张幼仪离婚了,但相互之间却走得很近。

    徐申如上个月还给前任儿媳在上海买了洋房,张嘉铸又成天跟前任姐夫混在一起,这些人交往起来也不嫌尴尬。

    “禹九,你怎么有空到我这里耍?”徐志摩笑问。

    张嘉铸没好气道:“我成天都有空,闲得只剩下时间了。”

    张嘉铸确实有资格闲,他家也是大土豪。

    张润之一共12个子女,老大是上海油霸,著名企业家;老二玩政治和学术,乃国社党创始人,新儒学四大金刚之一;老三搞金融,后世被誉为现代中国银行之父……

    张嘉铸排行老八,虽然此刻还没啥出息,但也哈佛毕业,日后将成为知名实业家。

    徐志摩笑道:“我给你介绍一下,禹九,这位是周赫煊周先生……”

    张嘉铸属于急性子,没等徐志摩说完,便拍手说:“原来是周先生,我读过你的诗,久仰久仰!周先生也搬来上海了?”

    “我是来找人合作做生意的。”周赫煊道。

    “什么生意?”张嘉铸都还没弄明白情况,就拍胸脯说,“可以找我合作啊。”

    周赫煊好笑地拿出内衣样品:“肚兜生意。”

    张嘉铸拎起内衣看了几眼:“这好像是新式内衣,挺漂亮的。”

    赛珍珠夫妇也被吸引过来,布克观察说:“这些都是活扣,似乎比美国的新式内衣更方便。”

    “而且样式也好看。”赛珍珠补充道。

    张嘉铸哈哈笑道:“小妹肯定喜欢,要不把她也拉进来参股。”

    张嘉铸口中的“小妹”,是徐志摩的前任小姨子张嘉蕊,学服装设计的,过几年就会成为民国各种选秀场的评委,知名社会活动家。

    周赫煊眼珠子一转,笑问:“禹九老弟,你真打算入股?”

    “那是当然,新式内衣多新鲜啊,年轻人就该尝试新事物。”张嘉铸说。他从小不愁吃穿,没有体验过人生疾苦,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找徐伯父,他也打算投资。”周赫煊立即起身。

    “走吧,说干就干!”张嘉铸颇为赞同周赫煊的雷厉风行。

    等两人离开后,徐志摩都还没回过神来——怎么初次见面才几句话,就已经谈成合作了?

    道理很简单,周赫煊不放心徐申如,把张家也拉进来便足够。两家虽然关系好,但自从徐志摩和张幼仪离婚后,便已产生了裂痕,张家对徐家怨气十足。

    也就张嘉铸这个愣头青,才会屁颠屁颠跟在徐志摩屁股后面跑。

    周赫煊和张嘉铸的造访,让徐申如有些意外,等想明白后又哭笑不得。说实话,他家大业大,根本看不起那点肚兜生意,更不会从中做手脚玩猫腻,嫌脏手!

    唉,由他们年轻人去折腾吧。

    徐申如是用看待晚辈的态度,非常耐心地和周赫煊、张嘉铸谈合作。甚至吃点亏也无所谓,就当是对张家的补偿,谁让自己儿子抛弃妻子呢。

    内衣工厂的地址暂定浦东,上海背靠海路,内连长江,方便进货出货,而且工人也更好招聘。

    徐申如出资2万,负责原料供应和生产,占股30%;张嘉铸出资2万,负责销售和管理,占股30%;周赫煊出资2万并提供专卖权,负责宣传舆论,占股40%。

    徐申如和张嘉铸其实不用亲自过问,两家都有各自的专业人才,随便派几个人来管事即可。

    接下来半个月,周赫煊、张嘉铸二人都在满地跑。他们属于商界新手,跟着专业人士瞎起哄,看热闹的时候反倒更多。

    徐申如神通广大,厂房还没选好,他就已经运来两百台缝纫机,又紧锣密鼓地招聘、培训工人。

    上海在民国初年属于轻工业核心基地,各种厂房公司多不胜数,尤以纺织业为最。

    一战期间,及其随后的几年,中国纺织业繁荣空前,随便建个厂都能大赚特赚。但到了1921年后,西方和日本商人卷土重来,再加上中国纺织业供大于求,市场瞬间就崩了。就连张謇的厂子都连年亏损,其他人更不必提——20年代的抵制洋货运动,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产生的。

    周赫煊现在搞内衣厂,开局就有两个优势:一是纺织业竞争激烈,导致棉、纱价格低廉,原料成本低;二是前些年大厂倒闭,导致无数工人失业,现在把工人招来随便培训几天就能上岗。

    甚至连厂房都是现成的,盘下一家倒闭纱厂,经过简单装修布置,不到半个月便可开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