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21【合作】
    “哈!”

    周赫煊打着哈欠起床,刚刚打开房门,立即有个女仆过来问候:“周先生,早上好!”

    “好。”周赫煊下意识点头。

    “我去帮你打水洗脸。”女仆说完便走。

    不到片刻,女仆已经打来热水,甚至连牙刷和牙膏都准备好了。

    老徐真会享受啊!

    周赫煊看了下手表,已经快上午十点了。他问女仆:“志摩和小曼呢?”

    女仆答道:“先生一大早就去了学校,太太还在睡觉,她一般中午才起床。”

    周赫煊洗漱完毕,女仆又拿来几份报纸和一封信:“周先生,这是今天的报纸。还有这封信,先生说如果你想见老爷,可以拿着信过去拜访。”

    “有劳了。”周赫煊道。

    女仆又说:“早餐已经准备好,有瘦肉粥和灌汤包,也有牛奶和面包。周先生爱吃中餐还是西餐?”

    “中餐吧。”周赫煊随女仆前往饭厅。

    一边吃饭一边看报纸,周赫煊从新闻上得知,北伐军已经攻占上海。就在昨天傍晚,他们去跳舞的时候,毕庶澄扔下部队独自跑路,残余守军全部投降。

    毕庶澄乃是张宗昌心腹,跟褚玉璞也是拜把子兄弟,而且还是个年轻有为的大帅哥。

    今年二月底,毕庶澄奉张宗昌命令,率领两万鲁军支援上海。

    张宗昌的鲁军大多属于酒囊饭袋,唯独毕庶澄骁勇善战,可称得上一员猛将。当他带着部队杀气腾腾入沪时,上海各界战战兢兢,生怕这个军阀大开杀戒。

    还是杜月笙牛逼,使出一招美人计,把上海名妓“老六”送进毕庶澄房里。

    “老六”生得那个美啊,把毕庶澄迷得神魂颠倒,从此坠入温柔乡中,不再过问军事。张宗昌一封封电报发来,毕庶澄视而不见,他连麾下的士兵都置之不理。

    战事打响,北洋海军总司令杨树庄找毕庶澄参议军事,结果根本见不到人。杨树庄一气之下,心灰意冷,率部投降了北伐军。

    眼见局势危急,毕庶澄这才六神无主。名妓“老六”又给他出主意,劝他附义归正参加革命。毕庶澄居然答应了,在得到校长的秘密承诺后,竟将直鲁联军的作战计划全盘告知。

    结果却中了北伐军的拖延之计,当敌人即将杀进城时,毕庶澄终于回过神来,吓得扔下部队,连夜坐船逃回山东。

    等待他的,将是死亡!

    毕庶澄回去就被张宗昌一枪崩了,只有名妓“老六”还念旧情,亲自北上去给毕庶澄收尸。

    这就是老派军阀,为一名妓而不顾大局,焉有不败之理?

    周赫煊吃完早餐,收拾好内衣样品,对女仆说:“等小曼起床,你告诉她一声,我去见你们老爷了。”

    女仆连忙说:“周先生稍等,我帮你备车。”

    徐志摩家有两辆小轿车,专供夫妻二人出行,派头堪比豪门大户。

    徐父徐申如目前暂居浙湖绉业公所(绸业会馆),他在政治上倾向于老派军阀。所以当北伐军杀入浙江后,徐申如连忙逃到上海避难,想等时局清晰后再做决定。

    会馆客房内。

    徐申如站在窗口眺望,感叹道:“看来这南方的天下,还是被革命党拿下了。云靖,你准备好5000大洋,我今晚要去拜会白崇禧。”

    “好的,老爷!”管家躬身退下。

    很快公所的佣人前来敲门:“徐老爷,外面有个年轻人求见。名叫周赫煊,说是徐少爷的朋友。”

    “周赫煊?”

    徐申如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吩咐道:“请他进来吧。”

    周赫煊笑着进屋,抱拳道:“徐老爷子安好!”

    “贤侄请坐。”徐申如也换上一副笑脸。

    两人都在互相打量,徐申如感觉周赫煊气度不凡,是个有潜力的后生。周赫煊也有些意外,他以为会见到一个白胡子老头,没想到徐申如竟是位老帅哥。

    徐申如今年已有55岁,但保养得很好。他白面无须,戴着眼镜,身穿长衫,相貌上跟徐志摩有九分相似,气质极其儒雅,不像商人,反倒更像大学教授。

    等周赫煊坐下后,徐申如亲手帮他冲茶,问道:“贤侄现居何职?”

    周赫煊接过茶杯,致谢道:“忝为北大校长,也跟朋友合办《大公报》。”

    徐申如猛地记起来,梁启超在信中提过周赫煊,难怪这名字听起来耳熟。他的态度热情了几分,笑道:“任公可是对你赞誉有加。”

    “任公谬赞了。”周赫煊说。

    有梁启超做背书,周赫煊又跟徐志摩是朋友,那大家就算自己人了,气氛顿时热络了许多。

    闲聊片刻,徐申如才问:“贤侄此次来沪,所谓何事?”

    “做生意的,”周赫煊打开箱子,取出内衣样品和专卖证书,“伯父且看。”

    徐申如初时不解其意,等明白内衣用处后,表情顿时变得精彩:“贤侄怎会想到做肚兜生意?”

    周赫煊说:“如今提倡妇女解放,就跟当初放脚一样,放胸也很必要。有了健康的胸乳,才能哺育健康的孩童。可放胸之后,却没有新式内衣穿戴,女性出门难免尴尬。”

    “倒是一门好生意。”徐申如点头道。他是浙江有名的大商人,自然眼光奇准,听周赫煊一解释,立即看到其中的商机。

    但从道德方面,徐申如又过不了心中那道坎。他总觉得女性内衣摆不上台面,真卖这玩意儿的话,难免对他名声有损。

    周赫煊说:“北方风气守旧,所以我打算来南边做内衣生意。但我无根无底,想要跟伯父合作办厂,希望伯父能够帮助一二。”

    “这个嘛,”徐申如整理措辞道,“你的肚兜生意,我是很看好的,但恐怕很难为世人接受。”

    周赫煊立即说:“宣传舆论方面伯父请放心,由我来处理。伯父只需要负责工厂管理、原材料供应,以及提供销售渠道即可。”

    徐申如考虑再三说:“我可以投资入股,生产和销售我也可以帮忙,但我不能站在台前。你懂吗?”

    “我懂的。”周赫煊笑道。他心中却在腹诽:妈蛋,赚钱有你的份,背骂名我一个人来,这算盘打得够精妙。

    徐申如说:“那就好,贤侄准备投资多少?”

    “这个视情况而定,我打算再拉一家入股。”周赫煊没空管理生产和销售,又不敢把业务全部交给徐申如,所以还是决定找张家合作,多个股东至少能相互掣肘。

    徐申如属于成精老狐狸,一眼就看穿周赫煊的想法,当即笑道:“贤侄行事谨慎,日后必大有作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