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15【妇女解放】
    有了兴趣寄托,婉容的生活突然变得充实起来。她白天偶尔找陆静嫣一起逛街看电影,剩下的时间都在练习漫画,晚上则到周赫煊家中请教漫画技巧。

    连续好几天相处,周赫煊和婉容打得火热,就差没有实质性的逾矩行为了。

    转眼间,“三八”国际女妇女来临。

    此时北伐军已经占据南方大部分地区,军事上且不提,政治上开始实行一系列具有进步意义的新政,比如移风易俗。

    3月8日,汉口。

    由政府组织的20多万军民,在汉口举行三八国际妇女节欢庆大会。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穿街过市,引来阵阵侧目,好多大姑娘小媳妇都出来看稀奇。

    街边,一个小男孩儿突然指着游行队伍说:“妈妈你看,那些阿姨好奇怪,她们为什么不穿衣服?”

    “小孩子别看!”妇人连忙捂住儿子的眼睛。

    一个老者痛心疾首,连连斥骂:“伤风败俗,伤风败俗啊!”

    却是游行队伍当中,混杂了几十个浑身光溜溜的女人。那是真的光溜溜,一丝不挂啊!

    名妓金雅玉走在最前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她挥舞着彩旗,高喊口号:“中国妇女解放万岁!”

    “中国妇女解放万岁!”后面的裸身女人跟着大呼。

    还有无数进步青年学生,无分男女,都跟着大喊妇女解放。他们平时或许看不起娼妓,但此时此刻,双方却结成统一战线,都为中国妇女解放而奔走呐喊。

    民国初年,中国妇女确实急需解放。而这次的游行目的,是对准女子束胸去的。

    从南宋到晚清的审美意识里,平胸才是美。美丽的胸乳,是小乳,可以盈盈一握,文人雅士称之为丁香乳。

    所以正经女人都需要束胸,为保名节,乳疡不医,虽死犹荣。

    民初女子身体不能外露,即便是睡觉,也要穿着长过膝盖的背心。最初女子以帛布束胸,又来娼妓们开始用小马甲,良家妇女也纷纷效仿。

    短小的马甲前片,缀有一排密纽,将胸乳紧紧扣住,这是最原始的花样。后来追求开放的女子们,将紧身小马甲也演绎出风情,采用轻薄纱料制成背心,外罩网纱,露胳膊现肌肤,因而受到保守人士攻击。

    在九年前,上海议员江确生致函江苏公署:“妇女现流行一种淫妖之衣服,实为不成体统,不堪寓目者。女衫手臂则露出一尺左右,女裤则吊高至一尺有余,及至暑天,内则穿红洋纱背心,而外罩以有眼纱之纱衫,几至肌肉尽露。”

    七年前,上海政府发布公告,禁止穿露腿和露手臂的衣服,一旦发现立即逮捕,照章惩办。

    著名画家刘海粟,去年怂恿学生采用裸模作画,并在画展公开展出人体画像,差点被孙传芳抓起来蹲大牢。

    如此歧视、压迫妇女的风俗,怎能不去推翻它?

    妇女解放运动在南方愈演愈烈,进步派和保守派互喷口水。妇女协会宣传组四处奔走,她们在蛇山阅马场演讲时,顾灵芝高喊:“要坚决放脚,要坚决剪发,还要反对束胸!束胸是最不人道的!束胸是一条毒蛇!它缠着网民妇女的肉体和灵魂……”

    说到激动处,顾灵芝脱掉上衣,双手托着自己没有束胸的***热泪盈眶高呼:“你们看,这就是真正的解放!全中国妇女解放万岁!”

    等年中胡适从国外回来,还专门在中西女塾的毕业典礼上宣扬“大奶奶主义”,他说:“没有健康的大奶奶,就哺育不出健康的儿童。”

    这场轰轰烈烈的妇女解放运动,又被称为“天乳运动”,从三月份一直持续到七月,南方政府最终颁布“禁止女子束胸案”。

    南方闹得起劲,北方也跟着咋呼。

    不少北方报纸为了讨好张作霖,详细报道了事件经过,并斥责革命党不知廉耻、伤风败俗。

    《大公报》的文章则持中间立场,从医学和生理角度,理性分析了束胸对女子的害处。但也说放胸可以,但不能在公开场合露乳,南边的运动搞得太过分了。大庭广众之下玩裸奔,放在西方也是有伤风化的。

    这天是周末,周赫煊没有去报馆上班。

    婉容来找他请教漫画技巧时,正好看到桌子上摆着报纸,扫了一眼便脸蛋通红,啐道:“这种羞耻的事情,怎么能拿到报纸上讨论?”

    周赫煊笑道:“很正常啊,呼吁妇女解放,这对女人来说是件大好事。”

    “周先生也是支持放胸的?”婉容问。

    “当然支持,束胸、缠足都是对女人的迫害,应该坚决抵制,”周赫煊突然瞟向婉容胸部,好奇道,“对了,你们满族女子也束胸吗?”

    婉容的脸红得更厉害,低声道:“我也是束了的。”

    束胸、缠足都是汉族的风俗,但满汉在文化上互相影响严重。1928年清东陵被盗,人们就在乾隆的尸骸旁边,发现一个缠了三寸金莲的女子。

    由此可以佐证,虽然满族禁止缠脚,但有些满族女子却偷偷缠了,这是在追求流行时尚。而身为皇后的婉容束胸,多半也是受到审美习惯影响。

    周赫煊倒是很想知道,婉容把胸放开后会有多大。

    “周先生,你怎么一直盯着人家……那里看啊。”婉容羞得跺脚。

    “咳咳。”

    周赫煊尴尬地咳嗽两声,说道:“其实你可以把胸放开的,这样更有利于身体健康。”

    婉容红着连说:“若是放开了,那出门多难看啊。”

    婉容说的难看,并非是大胸难看,而是胸前凸点难以见人。

    周赫煊脑子里灵光一闪,哈哈笑道:“我想到一个赚钱的好法子!”

    “什么赚钱?”婉容有点跟不上节奏。

    周赫煊想做什么生意?

    女性内衣!

    天乳运动越闹越大,连北方都受到影响,许多进步女子悄悄放胸,但却遇到尴尬事——没有用以代替的内衣穿。

    周赫煊完全可以开制衣厂,创立内衣品牌啊。无论哪个时代,女人和小孩儿的钱都最好赚,这是一门前途大好的生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