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13【画画】
    英租界,咖啡馆。

    “你真的和溥仪分居了?”陆静嫣惊讶地望着婉容。

    “嗯。”婉容点点头。

    陆静嫣缓了好半天神才说:“这事若传出去,肯定比去年刀妃革命还轰动。”

    婉容忧虑道:“所以我才不敢离婚,万事都有回旋的余地。”

    陆静嫣问:“那你现在住哪儿?”

    婉容倾诉说:“外面租的房子。挺自由的,就是有点冷清,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

    “那你平时可以来找我啊,”陆静嫣笑道,“对了,下个月9号我和子权在国民饭店举行婚礼,你一定要来参加哦。”

    “他……会不会也去啊?”婉容问道。

    陆静嫣的父亲陆宗舆,是民国初年响当当的卖国贼(二十一条、巴黎和会),老家甚至召开万人大会,公开剃除陆宗舆的乡籍。此人属于安福系政客(段祺瑞派系),后来投靠汪精卫当了汉奸。

    陆家这时跟溥仪走得也很近,所以婉容才有此一问。

    “你说溥仪先生?我当然邀请他了。”陆静嫣说。

    婉容立即摇头:“我还是不去了,改天提前送你新婚礼物。”

    陆静嫣又说:“那我另外单独开一个舞会,只请几个要好的朋友,这样总行了吧?”

    “嗯,可以的。”婉容其实心里有点恐惧。她性格内向又软弱,不善于跟陌生人打交道,没有男人陪着不敢参加公开活动。而且她的心态也没转换过来,总是丢不下皇后的头衔,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示人。

    两女闲聊片刻,又结伴去逛了会儿百货公司,这才各自分别回家。

    婉容走到家门口时,突然折道前往隔壁的小洋楼,敲响周赫煊家的房门。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周赫煊正在吃饭,他开门热情地说:“郭小姐请进,还没吃饭吧?”

    “嗯,”婉容和随身侍女走进房内,她拿出一个盒子说,“今天下午逛街的时候,随手买了一副领结,周先生你看看喜不喜欢?”

    “谢谢,非常漂亮。”周赫煊笑道,其实他从不戴领结的。

    婉容开心地笑了:“我不太会买东西,你喜欢就好。”

    周赫煊指着饭桌说:“一起吃饭吧。”

    “那……好吧。”婉容犹豫着答应。

    两人对桌而坐,侍女则去厨房跟刘吴氏搭伙。

    婉容的吃相很文静。捉着筷子轻轻将菜夹起,然后用手遮掩放进嘴中,慢慢咀嚼吞咽。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甚至连牙齿都没露出丁点儿。

    周赫煊笑言:“你这样的吃法多别扭啊,又没有外人在,何必拘谨?”

    “吃饭不都这样吗?”婉容诧异地反问。

    “你看我的。”周赫煊夹起一块肉放入嘴中,刨饭大口嚼着,转眼间就吃了小半碗饭。

    婉容顾忌道:“你是男人,当然可以狼吞虎咽。我一个女子,这样吃饭多难看啊。”

    周赫煊怂恿说:“别管难不难看,你试试再说。”

    “那我试试。”婉容犹豫道。

    她刚要再吃,周赫煊就打断说:“把你的左手放下,别总遮着嘴。吃个饭而已,又不是什么难以见人的丑事。”

    “哦。”

    婉容依言放开手,就着饭菜刨进嘴里。她刚开始动作很慢,后来渐渐加快速度,嚼动的幅度也不由增大。

    这样吃了几口,婉容像发现新大陆般,欣喜道:“好像这样吃饭是更香,我以前最多只能吃半碗,现在吃了半碗都还没饱。”

    “凡事都要放得开,生活中自能发现无穷乐趣。你就是被束缚得太久了,浑身捆绑着教条,所以才觉得事事不顺心。”周赫煊说。

    “也许吧。”婉容微微一笑。她感觉跟周赫煊相处时,特别轻松惬意,不用时时刻刻藏着绷着。崔慧茀虽然跟她是好姐妹,但两人之间总有一道礼教隔阂,隐约保持着主子跟奴才的距离。

    周赫煊发现,把一个皇后改造成新社会的公民,还是颇有成就感的。他笑道:“你如果实在太闷,改天带你去俱乐部打保龄球。”

    “真的,那太好了!”婉容大喜,她正整天无聊呢。

    吃过晚饭,婉容还逗留着不走,她回家也闲得没事干,只想在周赫煊这里多热闹热闹。

    两人来到书房,婉容看着空荡荡的书架说:“周先生,我还以为你这个大学者,书房里肯定汗牛充栋呢,怎么才这几本?”

    周赫煊指着自己的脑袋,装逼道:“我读的书都在脑子里。”

    婉容走到书桌前坐下说:“我很喜欢你的《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里面的故事都好有趣。对了,你做文章那么厉害,会画画吗?”

    “我只会简单的素描。”周赫煊说。

    “西洋画?”婉容问。

    周赫煊点头道:“最基础的西洋画。”

    婉容喜滋滋道:“那你用素描帮我画一幅画像,我再用中国的工笔画帮你画一幅。”

    汗!这得多闲啊,变着法儿的找乐子玩。

    周赫煊书房里没有铅笔,只能用钢笔和稿纸凑合,而婉容则端坐在椅子上。

    周赫煊在民国认识的三个女人,张乐怡是那种拥有大家闺秀气质的干练女子,孟小冬则是带有江湖英气的小家碧玉。而婉容就有些复杂了,举手投足间有着皇室贵气,但恬静内向,柔弱病娇,这让周赫煊想起《红楼梦》里的林黛玉。

    钢笔在稿纸上刷刷刷画着,几分钟就完工,周赫煊递给婉容说:“看看画得像吗?”

    “这么快?”

    婉容诧异地接过来,只看了一眼便捂嘴笑起来:“咯咯咯,周先生,你画的都是什么呀?”

    周赫煊话的是卡通版婉容,身体很小,脑袋奇大,反正就是走萌系路线。

    婉容忍不住又看了几眼,品评说:“表情倒有几分神韵,就是画得太怪了。这是哪门子画法?”

    “西洋漫画,不止可以画人,还可以画动物。”周赫煊说着又画出米老鼠和唐老鸭,而且是一副完整的四格漫画。

    婉容惊道:“真是稀奇,可以教我吗?”

    所以说任何人都有价值呢,婉容不懂交际、身无长技、耽于享受,整个一坐吃山空的米虫。但她画画却不错,从小就联系水墨和工笔,就算没了溥仪的分手费,也完全可以靠这个吃饭。

    不过晚清民国会画画的太多,婉容的画技只能算中等,想要成名出头,就必须走一条独特的道路。

    那就是画漫画!

    周赫煊的恶趣味生出,他想把皇后培养成知名漫画家。

    婉容坐在桌前,亟不可待地要学习漫画,但周赫煊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你执笔的姿势不对,以前没用过钢笔?”周赫煊问。

    婉容摇头:“没有啊,我以前都用毛笔的。”

    “这样握,我来教你!”

    周赫煊走到婉容身后,掰着她的手指耐心指导,就跟教小孩儿一样。婉容却心不在焉,脸红着低头不语,因为两人的姿势过于亲密了,周赫煊几乎从后面把她半搂在怀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