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9【砸玻璃】
    几日后,张作霖的祭天就职仪式如期举行,北方各大报纸头条,全都刊载着张作霖身穿大礼服的照片。

    张作霖已经走到他的人生巅峰。

    风光过后就是打仗!

    孙传芳这个安国军副司令赶回南京,立即调兵遣将,准备跟北伐军大战一场,以确保他的江浙地盘。长江北岸防务则交给直鲁联军,张宗昌和褚玉璞二人再次南下。

    12月中旬,孙传芳大败,紧接着又起了内讧,军心浮动。

    眼看着北伐军就要占领浙江和安徽,张作霖真的慌了,顾不上什么驱狼吞虎、鱼蚌相争之计,连忙命令张宗昌和褚玉璞前往苏沪支援。

    南方打得热闹,北方同样不太平。

    因为前线战事不利,军阀们开始巧立名目加重税收。什么“讨赤捐”、“剿匪捐”、“扫逆捐”,五花八门让人看花了眼,就连周赫煊的稿税都被多收几百大洋。

    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的底层人民,日子都过得极为艰难。再加上这个冬天没咋下雪,明年北方说不定还会有蝗灾,那个时候恐怕难以收拾。

    话虽如此,日子还得照样过,戏院里照样热闹非凡。

    孟小冬自复出登台以来,迅速在直隶地区打响名气,名头直逼梅兰芳、尚小云等大宗师。她现在整天忙着演出,来回奔波于平津两地,就连和周赫煊见面的空闲时间都挤不出来。

    而杨过和小龙女的师生恋,也在读者当中引起热议。有人直呼不道德,但也就口头说说,其实私底下看得欢呢。

    如今流行师生恋,李寿民就在和他的女学生暗通曲款,前些天还送了副自己的画作。

    这天早晨。

    茶园子里冷冷清清,要下午才能热闹起来。

    几个中年客人喝着茶看报纸,突然其中一人拍案而起:“金勇这个王八蛋,写的什么狗臭屁?”

    “怎么了?”朋友问。

    那人说:“你们看后面就知道,小龙女被那狗道士亵渎了!”

    他的朋友们立即快速阅读,果然看到终南山的道士趁人之危,压在小龙女身上又摸又亲,甚至连衣服都解开了。幸好,这个时候杨过和欧阳锋回来,臭道士才吓得惊慌而逃。

    这就是周赫煊修改后的剧情。

    虽然小龙女没有失身,但显然还是让人无法接受。

    此时此刻,至少有数千人捧着报纸大骂,把周赫煊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

    《大公报》报馆。

    张季鸾正在写社论,突然听到一声脆响。他正奇怪发生了什么,突然间自己办公室的窗户被打破,一块石头飞进来落到他办公桌上。

    难道是有人闹事?

    张季鸾面色凝重地站起来,他走到窗前一看,只见有三四个人疯狂用石块砸报社玻璃。

    “快报警,快报警!”

    就在张季鸾的呼喊声中,华人巡捕已经赶来了。这里是租界,洋人的地盘,街面上随时有警察巡逻,可不能随便搞事。

    砸玻璃的人吓得连忙逃窜,可还是有个倒霉蛋被抓住。

    张季鸾冲下楼质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那人理直气壮地说:“金勇那个王八蛋把我招来的!”

    “什么情况?”张季鸾一头雾水。

    “小龙女啊,小龙女被人玷污了!”那人大吼。

    小龙女?

    张季鸾这才想起来,小龙女是《神雕侠侣》的女主角,而小说的作者金勇,正是周赫煊的笔名。

    问清楚情况,张季鸾哭笑不得,塞给巡捕两块大洋说:“放人吧。”

    《大众》副刊编辑室。

    朱湘捧腹大笑:“哈哈哈,周兄,我早说你这一章要惹事。”

    周赫煊耸耸肩,无话可说。其实他在庆幸,如果按照原著来写,估计愤怒的读者就直接杀进报馆了,当年金庸家可是被泼过油漆的。

    郑证因道:“这章我也看得不舒服,纯属乱来嘛!”

    “你们不懂,这是艺术创作。”周赫煊装逼道。

    “艺术个屁,换成别人是作者,我拎着大刀片就去了!”郑证因道。

    周赫煊狂汗。

    小龙女事件引起的风波,被读者视为一桩趣谈,随着小说情节推动,很快就淡去了。

    特别是武林大会那两章,大高潮套着小高潮,好戏接连上演。民国读者哪见过这种爽文套路,读起来只觉酣畅淋漓,杨过和小龙女联手对付金轮法王时,就好像三伏天喝下一碗凉水,全身毛孔都美得冒泡。

    《大众》副刊销量被刺激得再度增长,都快突破一万份了。

    转眼春节即将来临,家家户户都张罗着庆贺除夕,但却不敢太过招摇。

    民国初年,一切中华传统都被视为落后风俗,就连春节也是如此。政府提倡过西历元旦,甚至公然取缔农历新年,这段时间公务员都是要照常上班的。

    特别是平津这种大城市,要求极为严格,明令禁止放鞭炮贴春联。

    不过张大帅刚刚成为十五省联军总司令,颇有些与民同乐的意思。虽然春节期间没给公务员放假,但也象征性发了些过年奖金,而且也不反对老百姓除夕欢庆。

    周赫煊对过节过生日都不感兴趣,因为他从中学时期就失去亲人。别人家喜庆,他却感觉冷清,对节日莫名产生一种厌恶。

    今年却别有不同,先是孟小冬提着礼物来拜年,接着又是南方的张乐怡写信祝他春节快乐,让周赫煊心里感受到些许暖意。

    除夕那天,李寿民硬拉着他回四合院,连孙家兄弟都被请去。

    李家是四川人,没有包饺子的习惯,反正大鱼大肉摆上桌,喝他个一醉方休。

    或许因为春节的关系,南方战事暂停。

    孙传芳趁机舔伤口,加紧巩固防线。结果春节一过,等北伐军再次杀来时,孙传芳又是一场大败,连杭州都被包围了。

    而在天津,婉容那边突然传来消息,她要跟溥仪离婚,想让周赫煊帮忙请律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