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8【追更】
    周赫煊对庐隐的了解,来自于大学选修课《中国现代文学史》。她是中国第一位女权主义作家(吕碧城不算),作品常以女性为主视角,但文风直切、刚劲、倔强,下笔如刀。

    庐隐的女权是真女权,追求男女平等和独立自主,提倡女性不要当花瓶,女性应当要自救,女人应该和男人共同分担家庭和社会责任。对于无法从事工作的家庭妇女,应把她们做家务、教养子女也视为劳动。

    这种思想在民国初年,是难能可贵的——放到几十年后的中国也很可贵。

    而周赫煊选修《中国现代文学史》时,对庐隐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那悲剧性的一生。明明生活在官宦世家,却从小受尽磨难,结婚生女结果丈夫病逝。被婆婆赶出家门,又苦了好些年,终于遇到好男人再婚。眼看着过了几年幸福生活,却最终难产而死。

    事实上,庐隐可以不死的,都是穷困所致。夫妻俩为了省钱没进医院,只花十多元钱请助产士来家接生,结果流血不止,送到医院已经无法救治。

    跟朱湘自己作死的悲剧不同,庐隐的悲剧全都来自社会。

    重男轻女!

    如果她是男儿身,父母绝不会把她视作灾星,任其自生自灭。如果她生的是男孩,婆婆也不会在丈夫死后,把她们母女俩赶出家门。

    这个女人从来没屈服过,一辈子都在跟命运抗争,可惜她终极还是敌不过。

    “黄女士这是要去北平吗?”周赫煊问。

    庐隐点头说:“北平市立女子中学缺个校长,我受邀过去履职。”

    “黄女士真是年轻有为。”周赫煊笑道。他知道庐隐的校长当不久,因为不善于处理俗务,只做了一年便主动辞职。

    校长嘛,而且还是公立学校的校长,必然要跟各种官员接触。当官的都是什么德行,这点人尽皆知,她对此烦透了,宁愿不做校长改当普通老师教书。

    “呜……”

    火车汽笛长鸣。

    庐隐慌慌张张扣好行李箱说:“周先生,下次再聊,我要赶火车。”

    周赫煊道:“黄女士,如果在北平过得不如意,可以来天津《大公报》报馆找我。”

    “好的,再见!”庐隐不及多说,把女儿放到背上,两手提箱子快步离开。

    “唉!”

    周赫煊看着庐隐单薄的背影,忍不住叹叹气。民国艰难,民国的女人更艰难。像庐隐这种相貌普通,又不靠家世和男人的女性,能年纪轻轻做校长已经算奇迹了。

    回到家中,很快就有人上门拜访,却是励力书局的老板刘汇成亲自送钱来了。

    “周先生,这是上个月的版税。”刘汇成双手捧上一张洋行支票。

    后世的版税基本上半年一结,但民国战乱频繁,大家都怕出意外,所以按月结算。

    周赫煊瞟了眼,见上面的数额有1万多,立即笑道:“刘老板,这点小说,随便派个人来就行,何必劳你大驾。”

    刘汇成赔笑说:“别人那里可以,周先生的版税我必须亲自送上门,这才显得尊敬嘛。”

    “刘老板有心了。”周赫煊说。

    刘汇成试探道:“周先生,你的《神雕侠侣》已经连载了8万字,是否可以出单行本了?”

    好嘛,这才是刘汇成的真正目的,商人无利不起早。

    《神雕侠侣》如今已连载到郭靖带杨过上终南山,郭靖刚刚在山上大发神威,让读者们看得大呼过瘾。而主人公杨过从小偷鸡摸狗,还拜欧阳锋为义父,一看就不是啥正经货色。但偏偏这样的主角更有人情味,更容易被读者接受。

    有批评家在报纸上评价道:“《射雕侠侣》中的杨过,和《射雕英雄传》的郭靖决然不同。郭靖老实木讷,杨过却邪气凛然。一出场就不知偷了谁家的鸡,小小年纪就会调戏女人。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侠客,他是大坏蛋杨康的儿子,他有自己的个性和人格,他最后能成长到哪一步,让我们拭目以待。”

    可以说,《神雕侠侣》比《射雕英雄传》还受欢迎。如今唯一让人诟病的,就是把古灵精怪的黄蓉,写成面目可憎的中年妇女,黄蓉粉们就差没骂街了。

    面对如此热卖的小说,刘汇成自然想拿下版权。

    周赫煊也不绕弯子,笑道:“35%的版税,刘老板同意的话,咱们就签合同。”

    “好!”刘汇成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下来。

    ……

    早晨。

    单成福拢着袖子走到院中,给即将上班的李寿民等人打招呼:“早呢,吃了没?”

    “吃了,老爷子早上好。”李寿民问候道。

    天气有些冷,单成福喝着白汽走到胡同口,几个老伙计已经等在那儿了。他们不是来下棋的,这种鬼天气,傻瓜才会在外边下棋,不给冻成狗才怪。

    “咋还不来呢?”张四爷打着哆嗦说。

    “快了,快了!”单成福跺着脚活动身子。

    没多久,陈二爷提着鸟笼子过来,笑道:“都在呢,早啊!”

    张四爷没好气说:“早个屁,冻死爷们儿了。”

    几个老头儿等了好些时候,终于有送报工过来喊:“拿报嘞,《新天津报》、《益世报》、《大公报》、《大众报》……”

    “快点,快点!”老头们连声催促。

    报纸一拿到手,他们已经等不及了,站在原地就读起来。

    你说他们是在干嘛?

    等着追更《神雕侠侣》呢!

    上一章写到,杨过在重阳派受尽欺压,闯了大祸,胡乱逃入禁地当中,读者们都会吊起了胃口。

    陈二爷是前清的读书人,看书奇怪,很快就读到小龙女正式登场。只见报纸上写道:杨过抬起头来,只见一只白玉般的纤手掀开帷幕,走进一个少女来。那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好个绝妙少女!”

    陈二爷忍不住低声喝彩:“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等他把今天连载的内容看完,又叹息说:“可惜太过冷艳,不近人情。”

    张四爷笑道:“女人就该冷些好。”

    “我更喜欢黄蓉,聪明伶俐。”单成福道。

    “看来这小龙女应该就是女主人公,甚合吾意。”陈二爷捋胡子说。

    “武打小说要看男人,你管女人干嘛?”单成福一边说一边比划,“想不到郭靖已经成了绝世高手,我看东邪西毒加起来都打不过他。那个降龙十八掌,一招打过去,把北斗大阵都破了!”

    陈二爷说:“这你就不懂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说就要有男有***阳调和才好看。”

    “老不正经!”众人齐声鄙视。

    张四爷说:“还是黄先生写的小说好看,我天天就盼着看后面的。”

    “是周先生,我的房客!”单成福得意道。

    民国时候娱乐方式太少了,一本武侠小说不但受年轻人追捧,甚至可以让几个老头子大冷天等着追更。

    整个天津,不知有多少人天天追看《神雕侠侣》,如今《大众》副刊的日销量已经因此突破8000份。狂热粉丝甚至把《神雕侠侣》誉为当今第一好书。

    周赫煊却在苦恼,龙骑士的剧情要不要改动呢?

    不改不行啊,民国时期虽然性观念逐渐开放,但那仅限于知识分子。普通老百姓还是极重贞操的,真个让道士把小龙女玷污,估计报社都要被砸烂。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