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5【被人求字】
    戏院后台显得很拥挤,二十多号人在里面忙着卸妆、清理道具。周赫煊他们一进去,就显得更挤了,戏班演员们纷纷好奇地看过来。

    周赫煊还没说话,于凤至就带着张学良,走到孟小冬面前笑道:“孟老板,恭喜恭喜!”

    “老板”是对京剧名角的尊称,一个戏班里,原则上只有台柱子才能这样称呼。

    “于姐姐说笑了,我可不是老板,”孟小冬连忙介绍旁边的中年人,“这是我三伯父孟鸿荣,人称小孟七,他才是老板。”

    张学良抱拳道:“原来是孟老板,失敬,失敬!”

    孟七最初是孟小冬祖父的雅号,他几个儿子当中,就数老三孟鸿荣最为出息。所以孟鸿荣也被称为小孟七,乃是戏班的台柱子。

    “多谢赏脸,”孟鸿荣问,“不知几位贵客尊姓大名?”

    孟小冬介绍道:“三伯,这位是少帅张学良和他的夫人于凤至,这位是北大校长周赫煊,这几位是《大公报》的编辑李寿民、沈从文、朱湘和郑证因先生。”

    戏班众人大惊,如今张作霖权势滔天,兵威覆盖大半个中国,而张学良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他们想不到孟小冬居然认识少帅,而且看起来关系还很好,这可不得了!

    “原来是张少帅,在下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孟鸿荣连忙拱手鞠躬。

    张学良微笑接受,于凤至笑道:“孟老板不必见外,小冬是我认的妹妹,都是自家人。”

    这边正聊着,孟鸿群对妻子纳闷儿道:“咱家老大在天津住了两三年,居然攀上张家的关系,她怎么都瞒着不说啊?”

    张云鹤见周赫煊一直站在旁边,虽然不说话,但似乎跟张学良很亲密的样子。她也是精明人,居然就此猜出大概:“女儿能认识少帅,恐怕还要多亏那位周先生,他是咱家老大的心上人。”

    孟鸿群眉头一挑,似乎有些担忧女儿的婚姻问题。

    张云鹤劝道:“你就别多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戏班子刚来北方,立足未稳,能有少帅撑腰支持,何尝不是件好事?”

    “你说得也对。”孟鸿群无奈道。

    戏班子属于社会最底层,表面风风光光,可若是没有靠山,那就谁都能欺负他们。

    特别是孟小冬不但戏唱得好,而且姿色动人,在汉口时就被军阀看上,所以才急匆匆北上天津隐居。去年孟小冬拜白玉昆为师,在跟随师父前往济南演出时,又被张宗昌相中。幸好当时要打仗,张宗昌被张作霖急电招去,这才躲过一劫。后来白玉昆搬往济南定居发展,邀请孟小冬一起过去,孟小冬因为害怕张宗昌都不敢随行。

    今年孟小冬又被褚玉凤强请,亏得有周赫煊帮忙才化险为夷,这都是没有靠山的缘故。

    现在孟小冬攀上少帅夫妇,戏班众人自然大喜过望。孟鸿荣甚至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该把台柱子的身份让出来,改由孟小冬来做当家人(名义上的)。

    “唉哟,稀客,稀客!”

    新明戏院的老板刘广顺,听到风声连忙赶来,堆出满脸笑容拜见道:“张司令,张夫人,在下新明戏院老板刘广顺。二位尊客驾临此地,真令本戏院蓬荜生辉,刘某三生有幸!”

    刘广顺也是妙人,居然知道张学良喜欢别人称呼他军职,特别喊了个“张司令”来讨好。

    张学良笑道:“好说,刘老板客气了。”

    刘广顺趁机道:“现在略备酒菜,司令说有闲暇,不如移驾小酌两杯。”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张学良可不给对方攀关系的机会。

    “我送您!”刘广顺连忙跟上。

    等张学良离开,周赫煊才微笑道:“小冬,恭喜你演出成功。”

    李寿民也说:“小冬,你那出《定军山》,唱得已经炉火纯青了!”

    “谢谢两位大哥,我还有颇多不足,需要继续改进。”孟小冬说话时,含羞带笑地望着周赫煊。

    朱湘对京剧不感兴趣,对戏班道具却颇为好奇。他把这地方当成自家卧室,到处瞎转悠,不多时居然把口髯戴上,捋着长胡子招摇踱步。

    “咯咯咯!”

    孟幼冬指着朱湘放声大笑,童声童气地说:“你好调皮!”

    朱湘蔑视权贵,看不起平辈人,却对小孩子格外喜欢。或许是他心中还保留着童真吧,居然跟孟幼冬玩得不亦乐乎。

    郑证因却盯着墙角的花枪看,终于忍不住好奇走过去,提到手上拎了拎,不屑道:“原来是样子货,打人都打不疼。”

    孟学科是练武生的,一手花枪刷得特别溜。他听到这话,立即反驳道:“才不是样子货,我们也是有真功夫的。我爷爷在天平天国当了十多年兵,还跟着英王打仗,他的枪法可厉害了!”

    “呵呵,接招!”

    郑证因笑了笑,突然抬枪爆刺。只见枪影闪动,枪尖擦着孟学科的头皮划过,扎在其头顶的假发当中。

    孟学科被吓得呆立当场,好久才缓过神来,崇拜道:“你好厉害,教我使枪吧!”

    “我的枪法可不是用来表演的。”郑证因摘下花枪,扔回墙角,慢悠悠走到周赫煊身边。

    戏班演员们看着郑证因和戴胡子玩的朱湘,一个个呈现无语状态,心想:小冬的朋友怎么尽是怪人啊?

    周赫煊好笑道:“子沅,别玩了,把胡子还给人家。”

    孟小冬忍俊道:“没事,朱大哥要是喜欢,以后可以经常来戏班耍子。”

    刘广顺把张学良夫妇送出大门,又麻溜地跑回来,对周赫煊说:“周先生,刚才怠慢了,恕罪恕罪。”

    “刘老板客气,走,我请大家吃饭!”周赫煊豪气道。

    刘广顺抢着说:“我来请客。”

    三十多号人前往隔壁的酒楼,戏班演员们跟在后面。大人表现得很沉稳,但几个小辈却忍不住,不时地窃窃私语——

    “小冬姐真行啊,连奉军少帅和北大校长都跟她是朋友!”

    “以后咱们春和班可有好日子过了。”

    “那个周先生长得又高又大,真是英俊。”

    “妮儿,你可别乱想,那是我未来大姐夫!”

    “真的?周先生是小冬姐的相好?”

    “别瞎说,什么相好,现在都叫自由恋爱。”

    “……”

    不知不觉间,孟小冬似乎成了戏班子的顶梁柱,就连长辈们跟她说话都客气了许多。戏曲造诣深厚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认识大人物。

    酒过三巡,快散场时。

    “小孟七”孟鸿荣认为北大校长必然学识渊博、书法高明,恳请道:“周校长,我春和班刚搬来北边,还请先生赐下墨宝,题写班名。”

    “写毛笔字?”周赫煊一脸懵逼。

    真是报应不爽啊,他到处找人讨要墨宝,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可惜他的毛笔字实在不能见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