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1【郑证因】
    天津西沽,这里也是混混聚居地。

    郑家大楼后的一片空地上,有个汉子耍着九环大刀。刀身长达一米三,重足二十斤,却被他舞得虎虎生风,铁环撞击着刀背铛铛作响,隔得近了甚至能感受到气劲流动。

    蓦地,汉子收刀而立,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好刀法!”

    “郑二哥,再来一个。”

    “我要看太极拳!”

    “……”

    围观的闲汉和混混们咋呼起哄,那汉子却笑道:“都散了,都散了,想看太极拳的改天再来。”

    舞刀汉子名叫郑汝霈,西沽郑氏族人。

    郑家在乾隆年间便是西沽望族,主要经营木材生意,附近好大一片地都为郑家所有。但到了民国年间,郑氏逐渐衰落,家族财产悉数转手于他人,只剩下郑家大楼还屹立如初。

    取而代之的是教堂和杨氏家族。

    杨家早年是基督徒,仗着洋人撑腰作威作福,后来又拜入青帮开设香堂,逐渐霸占西沽一代。

    郑汝霈今年26岁,属于郑氏嫡系,家住郑家大楼后的一栋民房。他幼年就随祖父和伯父学武,后来又拜入北平国术馆许禹生门下,学习太极拳、查拳等功夫。

    郑汝霈学武的动机很单纯,那就是自保。若非有他撑着,郑氏最后一点族产都被青帮夺去了。

    “二哥,报纸,报纸来了!”族弟郑汝桐欢喜地跑来,手里还挥舞着一张报纸。

    郑汝霈把九环大刀一扔,迫不及待地问:“可有《射雕英雄传》的续集?”

    “有,叫《神雕侠侣》,”郑汝桐乐道,“我在半路上看了,里面提到个叫李莫愁的女人,可厉害了。她每杀一个人,都要提前在别人墙上或门上留血手印。”

    郑汝霈笑骂:“你小子,居然敢吃独食,说好了一起看的。”

    郑汝桐挠头道:“我这不是没忍住吗?”

    郑汝霈抢过《大众》副刊,找到连载小说那一页,就这么坐在地上读起来。

    由于版面有限,第一章《风月无情》都没连载完,到李莫愁出场便戛然而止。郑汝霈看得心痒难耐,如果换做几十年后,他肯定要大骂:断章狗!

    “真个没意思,才这么多点儿字,看得不痛快啊,”郑汝霈吩咐族弟说,“明天记得准时给我买报纸来。”

    郑汝桐道:“二哥,《大众》每个礼拜一、三、五出刊,今天看了后天才能见着。”

    郑汝霈郁闷道:“那还不得看到猴年马月去?”

    郑汝桐说:“慢慢看呗,大不了重读一遍《射雕英雄传》。”

    “唉,不提这事了,”郑汝霈转开话题,“你怎么小学毕业就不读书了?不读书哪成,明年给我去考中学。”

    郑汝桐苦笑道:“二哥,我真不是读书的料,学手艺也挺好的。”

    郑汝霈捡起大刀回家,看着简陋的屋子,指着前方的郑家大楼说:“五弟,读书才能有出息。我们郑家以前住在那栋高楼里,现在却只能住小房子,一定要想办法搬回去。”

    郑汝桐嘀咕道:“我倒是想搬回去,住大屋谁不喜欢啊。”

    “唉,不说了。”郑汝霈无奈道。郑家也是倒霉,先后遭遇义和团、洋人和混混,偌大的百年家族迅速衰落。现在混混们不但拜入青帮,而且攀上了褚玉璞的关系,根本不是郑家人能对付的。

    郑汝桐却没那么多烦恼,好奇地问:“二哥,你说那个写《射雕英雄传》的金勇,是不是个绝世高手啊。说不定他还会降龙十八掌,要是哪天遇到,我一定拜他为师。”

    郑汝霈笑道:“金勇就在天津,你想拜师就去找他啊。”

    郑汝桐说:“听说金勇在给褚大帅当差,我可不敢上门讨打。”

    “那都是老黄历了,金勇就是那个办希望小学的周赫煊,他是张少帅的人。”郑汝霈说。

    郑汝桐惊道:“二哥,你怎么知道?”

    “我听北平一个老朋友说的。”郑汝霈道。

    他早年曾拜入北平国术馆,认识许多武术高手。北平国术馆去年登报,说武术可以强国强种,如今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特此告示国民及学生,希望大家能学习国术报效国家。

    这份布告影响很大,北平40多所大学和中学,纷纷向北平国术馆发出邀请,希望他们能派教习前往学校传授武术,此举甚至得到教育部的经费支持。

    以北平国术馆和各大学校之间的联系,有人知道周赫煊就是金勇,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郑汝桐听了颇为兴奋,怂恿道:“二哥,你的身手那么厉害,怎么不去找周先生切磋啊?”

    郑汝霈说:“听说周先生好像不会武功。”

    “怎么可能?他写的武侠小说可厉害了,不会武功绝对写不出来!”郑汝桐道。

    “说的也是。”郑汝霈颇为意动。

    “那还等什么,快走啊!”郑汝桐说。

    郑汝霈问:“去哪儿?”

    “找周先生切磋武艺去。”郑汝桐道。

    两兄弟说着就出门,一直从城北走到城东南的租界,抵达报馆时都快大中午了。

    郑汝霈一身短褂,走进去就问:“请问周赫煊先生在吗?”

    “你是谁?找周先生何事?”报馆员工问。

    郑汝霈说:“我是西沽郑汝霈,特来找周先生切磋武艺!”

    员工差点笑喷,指着总编室说:“周先生就在里头,你自己进去吧。”

    郑汝霈来到总编室外,也不敲门,而是高喊道:“西沽郑汝霈,特来拜会周先生,请求一见!”

    周赫煊起身开门,一脸懵逼地看着来者:“你好,有事吗?”

    郑汝霈抱拳道:“久闻先生大名,郑某粗通武艺,今日想要请教一二!”

    尼玛,什么鬼?

    周赫煊额头上冒出三根黑线。

    然而周赫煊不知道的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民国武侠小说“北派五大家”之一的郑证因,另外四人分别是:李寿民、王度庐、宫白羽和朱贞木。

    郑汝霈的武侠创作之路颇为离奇,宫白羽为了糊口写武侠小说,但他不懂招式,就请郑汝霈担任武术指导。由郑汝霈在纸上画下打斗招式,他再看图写成文字。

    后来宫白羽在写《牧野雄风》的途中患病,一度由郑汝霈代笔。直到宫白羽跟郑汝霈闹翻,郑汝霈才开始自创武侠小说,取笔名“证因”。

    至于朱贞木更搞笑,他跟李寿民是电话局同事。看到李寿民写小说能赚钱,于是自己也动笔创作,后世那些“一床数好”和“众女倒追男主”的后宫套路,就是朱贞木创造的。

    这些都是30年代的事情了,如今还未发生。

    周赫煊不清楚郑汝霈的底细,只能苦笑着解释说自己不会武艺,把孙家兄弟叫来陪这人慢慢玩。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