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96【北大复课】
    《小说月报》顾名思义,每个月只发行一期。

    按照现在这个速度,想要连载完《神女》,至少得历时一年以上。

    随着剧情发展,场面越来越宏大,一个光怪陆离的畸形社会,赤条条地展现在读者眼前的。当连载到第三期时,文学研究会甚至专门为它举办了座谈会,同时按照周赫煊的解释,将这种形式的小说命名为魔幻现实主义。

    此时距离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百年孤独》问世,大概还有40年的时间。

    后来世界文学界讨论魔幻现实主义起源,一直是个很苦恼的话题。许多欧美学者认为,魔幻现实主义诞生于中国,它以《神女》为起点,在之后20年内出现诸多同类作品。

    《神女》的问世正当其时,如今新文学已经开始由盛转衰,中国新派作家们的创作恰好进入瓶颈期。魔幻现实主义就像一道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给许多青年作家带来全新的创作灵感。

    就像鲁迅的《故乡》发表,催生出“乡土文学”这一流派,并成为20年代中国文坛的中坚力量。周赫煊的《神女》,也带起一波魔幻现实主义创作潮流,活跃期从20年代末,一直延续到40年代初。

    甚至有同类型作家高呼:“我乃周赫煊门下走狗!”

    周赫煊的拥趸们不知道他家地址,便纷纷把信寄到《大公报》报馆,每月至少能收到上百封。其中大部分是向他请教文学创作的,周赫煊回了几封便感觉太麻烦,必须得请个专职秘书才行。

    ……

    当周赫煊名震文坛时,南方的战争还在继续。

    孙传芳之前一直坐山观虎斗,想利用北伐军解决吴佩孚,再以“援吴”名义趁机吞掉中南地区。如果战事顺利的话,他还打算顺手把北伐军给解决掉。

    最开始孙传芳的计划非常顺利,还打了几场胜仗,但很快局势就扭转了。

    10月中旬,进攻受挫的北伐军调整战略目标,移师赣北向孙传芳主力所在的南浔路发起攻击。11月初,北伐军只用两天时间,就切断孙军的补给线,孙传芳主力瞬间溃散,一部分缴械投降,一部分坐困愁城。

    北伐军又用了四天时间,彻底消灭江西的孙军残部,一枪不发便占领南昌。

    而战前不可一世的孙传芳,因为看到被包饺子的危险,在决战之初就坐军舰跑路了。以至于他的军队群龙无首,毫无战心,坚持不到一周就全线溃败。

    孙传芳由此失去争天下的雄心,北上投靠死对头张作霖,当面谢罪、俯首称臣。

    张作霖见全国局势大变,在北平也坐不住了,把官邸搬到天津,亲自坐镇后方指挥部。他命令直鲁联军立即南下徐州,以策应南京的孙传芳部队,共同携手对付北伐军。

    在河南圈占地盘的张宗昌和褚玉璞,连家都没回,便被张作霖派往徐州,南北大战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周赫煊的《大众》副刊也已筹备完毕。就在他准备发刊时,北大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准备近日复校,邀请周赫煊这个名义上的校长去讲话。

    周赫煊立即坐火车前往北平,会见了北大的众多教授、讲师。

    好吧,“众多”只是虚词,其实数量并不多,总共还未满30人。

    没办法,如今北平的情况,南方的学者们都不愿受邀任教。而有很多跟共党有关的北大教员,要么南下避难,要么躲进东交民巷,一露面就会被警察抓走。

    名满全国的北大,如今就只剩下20多个教员。好在清华、中法、燕京等大学的老师,接受了北大的兼职讲师邀请,勉强可以承担教学任务。

    北大校门口,周赫煊还没下黄包车,便看到那里挂了条欢迎他的横幅,北大教师们站成一排迎接校长。

    这个阵仗并不算大,如果换成蔡云培,迎接地点绝对会设在车站,而不是自家校门口。

    年初蔡元培回国的时候,北大师生以为他要返校,可是直接放假一天来庆祝,那才叫威望呢。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好多北大的师生,都对蔡元培充满了怨恨。认为他在最困难的时候抛弃北大,所谓爱之深、责之切,便是如此。

    “周校长,你可让我们苦等啊!”钟观光笑着迎上去,热情的跟周赫煊握手。

    周赫煊说:“钟老先生,在下才疏学浅,可当不起各位这样欢迎。”

    “当得起,当得起,哈哈,以后大家的工资都要靠你呢,”钟观光拉着周赫煊的手,介绍道,“这位是国文系主任马裕藻,这位是物理系代理主任李书华,这位是……”

    “马先生好!”

    “李先生好!”

    “周校长好!”

    “……”

    周赫煊逐一跟北大的老师们握手问候,有个年轻人引起他的注意。此君名叫叶公超,实在太年轻了,才22岁,这个年纪居然也能做北大老师。

    周赫煊打听几句,才知道叶公超还是北师大的教员,而且身兼《英文日报》和《远东英文时报》编辑。

    民国时代风云激荡,涌现出无数少年成名的英才。想当初梁簌溟在北大讲课时,也不过才25岁,放在后世是绝无可能的。

    周赫煊在认识所有人后,突然退后鞠躬行礼道:“今后北大就拜托诸位了,鄙人俗务繁忙,恐怕不能履行校长职务,只能负责跑跑腿向教育部要钱。”

    “哪里哪里,周校长言重了,应该我等感谢周校长。”众人连忙说道。

    周赫煊此举目的有三:一是表现出谦虚,给北大老师们留下好印象;二是表明态度,承诺不会干涉日常校务;三是亮出手腕,暗示自己乃北大的财神爷,教育款项需要他去跑。

    只一个鞠躬,有礼有节,有承诺也有恩惠,立即就让北大老师们接受他。

    就算有人看不起周赫煊这个校长,也只能在肚子里腹诽,当面驳他面子是绝不可能的。

    当天晚上,周赫煊住在北大教师宿舍,只等着明日做开学讲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