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93【当官了】
    周赫煊当官了,是教育部的官。

    他年纪轻轻、资历不足,张作霖想安排他担任北大校长,就必须给个比较体面的政府公职。

    北洋时期的官职,一共分为九等二十二级。

    第一等为特任官,由政府以特令形式任命,比如中央各部部长,以及地方省长;第二等为简任官,由政府挑选合格官员担任,比如中央各部次长和省政府委员;第三等为荐任官,由主管长官推荐人才担任,比如中央各部科长和地方县长。

    周赫煊以前没有任何政府职务,所以比较适合做第三等荐任官。

    教育部的三等荐任官共8人,其中秘书长1人,司长3人,参事4人。

    秘书长和司长如今都满员了,唯独参事还有空缺,周赫煊自然而然的荣升教育部参事。

    整个过程完全符合正规程序,先由教育总长任可澄发出邀请,得到周赫煊应允后,再通过教育部正式下发荐任书。周赫煊摇身一变就成为北洋政府的三等官,级别相当于地方县长,每月官俸360银元。

    北洋政府的薪水很有意思,技术官员往往比行政官员拿得多。比如副部级别的行政官员,薪水最高才500元,而同等级的技术官员最多可以拿800元。

    周赫煊怀着深深的恶意联想:难道是因为行政官员便于贪污,所以才用高薪来补偿技术官员?

    当教育部任命书下发到北大时,那边的教授们集体懵逼,连夜召开北大评议会。

    参与会议的人员不多,只有北大考古研究室主任马衡、北大物理教授李书华(中法大学代理校长)、北大国文系主任马裕藻(北大校花马珏之父)、北大生物系主任谭熙鸿、北大植物标本室主任钟观光、北大教授洪涛生、吴虞(被胡适誉为中国思想界的清道夫)等,总共加起来还不满10人。

    一封北大校长委任书摆在众人面前,场面陷入沉默当中。

    马裕藻率先发话,敲着桌子说:“到底什么情况?怎么突然选个年轻人来当校长?”

    谭熙鸿道:“我跟周赫煊认识,他的人品还是极好的。”

    “这不关人品的事,”吴虞提出疑问道,“教育部为什么安排周赫煊来北大当校长,他跟张作霖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幕后交易?”

    钟观光叹息道:“值此危局,有人愿意来当北大校长,敢于接手这个烂摊子,已经值得庆幸了。”

    “是啊,有校长总比没校长好。”李书华说。他今年也接手了一个烂摊子,“三一八惨案”的时候,中法大学(建国后并入北理工)校长李石被政府通缉,李书华临危受命代理校长之职。

    “老四,你怎么看?”马裕藻问马衡,他们两个是亲兄弟。

    “我没看法,你们说了算。”马衡属于那种埋头做学问的人,不喜欢参与俗事,他未来会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

    谭熙鸿比较倾向于支持周赫煊,他说:“我觉得不论如何,最重要的是让北大尽早复课。教育部现在肯任命校长,说明事情已经有了转机。”

    吴虞抱怨道:“问题是这个周赫煊才二十几岁,正当年轻气盛的时候。他以前没有任何办学经验,如果跑来北大胡乱指挥,那我们该怎么办?”

    钟观光对周赫煊印象不错,辩解道:“也不能说没有办学经验,直隶地区的希望小学他也曾参与其中。”

    “大学跟小学能一样吗?”吴虞质问。

    洪涛生笑道:“老吴,你一向蔑视权威,反对礼教,今天怎么反而论资排辈起来了?”

    吴虞解释说:“我不是论资排辈,而是怕周赫煊太年轻,到了北大以后乱搞。”

    钟观光提议道:“我们在这里也讨论不出结果,不如先去接触一下周赫煊,试探试探他的想法。”

    “可以,”马裕藻说,“你跟仲逵认识周赫煊,就劳烦你们走一趟。”

    ……

    翌日,钟观光和谭熙鸿便前往清华园,找到正在创作《神女》的周赫煊。

    二人也不拐弯抹角,谭熙鸿直奔主题道:“明诚,你怎么突然被任命为北大校长了?”

    “前几天徐志摩被抓,我和梁任公先生去找张作霖放人……”周赫煊把情况详细解释一遍,苦笑道,“我只是想趁机帮北大说说好话,没料到把自己也绕进去了。”

    “原来如此,这是件好事啊。”钟观光笑道。

    谭熙鸿问:“如果明诚担任校长,你打算怎么做?”

    周赫煊说:“一切照旧,我只负责找教育部要钱,平时都住在天津。你们自己选一个代理校长出来,自行管理日常校务,我不参与其中。”

    钟观光和谭熙鸿相视一笑,俱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喜意。

    事实上,蔡元培在北大做校长的时候,就当了好几年甩手掌柜。一直由蒋梦麟担任代理校长之职,负责处理校务问题,而蔡元培则在欧洲旅游。

    蒋梦麟几个月前上了张作霖的黑名单,如今已悄然南下,投奔国民政府去了。北大现在的情况非常尴尬,校长蔡元培辞职不干,代理校长又玩失踪,校务只能由学校评议会来处理。

    如果周赫煊履行承诺,不管北大日常事务的话。那北大自己再选个代理校长就是,跟以前没啥两样,这是北大师生可以接受的。

    就在钟观光、谭熙鸿高兴之时,周赫煊又说:“但我有一点要求,那就是北大以后不能公开喊出革命口号,不能公开出版革命刊物,也不得组建革命性质的社团。”

    “这个嘛,”谭熙鸿皱眉道,“似乎有违北大的自由校风。”

    周赫煊放话说:“如果不能做到这点,那我请辞校长职务。”

    周赫煊属于两边拿捏,先向张作霖要钱、要承诺,再向北大提各种要求。反正是张作霖和北大想要尽快解决问题,他只负责从中牵线而已,随时可以抽身不管。到时候头疼的,也还是张作霖和北大。

    钟观光说:“明诚你提的这几点要求,我可以代为转告北大评议会。至于具体的答复,还要大家讨论后再做出决定。”

    “没问题,”周赫煊笑道,“我明天就回天津,你们讨论出了结果,直接给我发电报即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