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78【蠢得像头猪】
    就在周赫煊遭遇枪击的前两天,冯玉祥在五原整军誓师,宣布就任国民军联军总司令,正式加入国民革命军的行列。

    事实上,国民军力扛直奉联军两三个月时,冯玉祥根本不在前线指挥。他早宣布下野了,跑去苏联学习考察,这次回国正好收拾残军,踌躇满志地卷土重来。

    对比气势如虹的国民革命军,北洋军阀看似强大,其实内讧严重,就似一个生了病的巨人。

    先来说几个月前吧,张作霖的手下李景林,吴佩孚的手下靳云鹗和田维勤,曾跟冯玉祥、李景林密谋结盟。他们商量,由孙传芳进兵山东驱逐张宗昌,李景林占据天津阻止奉军南下,靳云鹗进军山西与冯玉祥夹击阎锡山,田维勤出兵南苑、通州与冯玉祥联手把张作霖赶回东北。

    经过一系列动作,张作霖顺手解决掉李景林,吴佩孚也罢免了靳云鹗,各自清理内部叛徒才终于站稳脚跟。

    然而面对接连大捷的北伐军,北洋军阀内斗还在继续——

    当北伐军进攻湖北时,孙传芳没有去帮忙。他打的如意算盘是:让北伐军和吴佩孚狗咬狗,等两败俱伤后再去收拾残局。以“援吴”的名义,顺势占领吴佩孚的湖南、湖北地盘,那他的五省联军就可以扩大为七省了。

    而张作霖呢,说是派兵南下支援吴佩孚,其实是想从吴佩孚手里夺取直豫两省地盘,进而窥伺湖南、湖北,把奉军势力扩展到长江以南。

    张作霖的策略是:利用吴佩孚、孙传芳被北伐军重创的机会,以“援吴”的名义灭吴,以“援孙”的名义灭孙,最后再荡平北伐军,从而夺取整个天下。

    嗯,想法都是很好的。

    在吴佩孚的主力被北伐军击溃后,张作霖感觉时机已到,立即委派张宗昌为援吴总司令,积极南下支援吴佩孚。

    吴佩孚也不是傻子,连连谢绝张作霖的好意,说自己在京汉线尚有雄师十余万,分分钟把南边的逆党干掉,就不用劳烦东北大兄弟了。

    张作霖为人热心,硬是要帮忙。

    因为北平由直奉两系共管,张作霖首先逼走吴佩孚的部将、北平卫戍司令王怀庆,改由奉系将领于珍接任。接着又以“嗦响”为要挟,搞垮杜锡珪内阁。杜锡珪这个代理总理,屁股都还没坐热,就把位子让给了顾维钧。

    张作霖从而独自掌控北平,成为北洋政府的真正主人。

    与此同时,张作霖又命令张宗昌和褚玉璞,沿京汉铁路南下,占领吴佩孚控制的保定、大名一带。

    周赫煊遭遇刺杀的时候,褚玉璞正在“支援”保定,可惜吴佩孚的守军不接受“支援”。

    就跟吃饭买单一样,一个说:“这顿饭我请!”另一个说:“我来请,谁付钱我跟谁急。”

    然后双方就打起来……

    张宗昌、褚玉璞用热情的炮火,支援了吴佩孚的保定守军,给盟友带来春天般的温暖,几天时间便把保定给支援下来。

    然后张宗昌和褚玉璞又吵起来。

    原因是分赃不均。

    军阀混战有个特点,就是战场上的伤亡率很低,一场大仗打下来,漫山遍野全是溃兵。对于战胜方而言,这是一个扩军的好机会,张宗昌和褚玉璞都是靠收拢溃兵起家的。

    联军指挥室里。

    张宗昌拍桌子道:“俺是援吴总司令,保定是俺援助下来的,按理说该分大头!”

    褚玉璞也不含糊:“俺是援吴总指挥,援助保定的这场仗,是俺指挥的,怎么说也该拿六成!”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时,褚南湘突然进来禀报说:“大帅,天津急电,是常之英发来的。”

    褚玉璞抓过电报纸一看,顿时勃然大怒,踢开椅子说:“胡闹!”

    “出什么大事了?”张宗昌好奇地抢过电报,看完之后捧腹大笑,“哈哈哈哈,褚矮子,你那兄弟真他娘是个人才!俺服了。”

    褚玉璞气得发笑,说道:“这哪是俺兄弟,分明是一头蠢猪!”

    褚玉璞没理由不生气,因为他那个亲兄弟实在太草包了。

    如果换成褚玉璞,根本就不会顾及洋人,直接派兵穿便衣带短枪,冲进周赫煊家里就抓人了,然后以赤色分子的罪名秘密枪毙。哪用得着搞什么暗杀?简直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就算是事情败露,伤了英国人,褚玉璞也不会吓得离开天津。把杜笑山推出去当替罪羊就是,咬死了自己跟刺杀事件无关,难道英国佬真的敢派兵抓人?最后肯定是不了了之。

    最让褚玉璞生气的是,褚玉凤居然私自调动天津守军,说是要带部队到前线打仗。这尼玛在搞笑呢,私自调动军队那才是大罪,暗杀个把人跟违抗军令比起来,连个屁都不算。

    幸好现在是用人之际,如果换做平时,褚玉凤前脚带守军一走,估计张学良后脚就把天津给占了。天津可是褚玉璞的根基,他把看守老窝的重任交给亲兄弟,没想到褚玉凤居然傻得跟头猪一样。

    从事件开始到最后,褚玉凤就没一件事办对的,简直烂泥扶不上墙。

    褚玉璞无奈扶额道:“南湘,你马上回天津一趟,帮俺兄弟疏通少帅和英国人那边。顺便跟周赫煊说,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俺不想再追究,让他也别再搞事。不然的话,就算他飞上天,老子也把他翅膀给折了!”

    “是,大帅!卑职这就去办。”褚南湘抬手敬了个军礼,躬身退下。

    褚玉璞又喊来贾贺:“你马上给俺兄弟发电报,让那个混蛋马上返回天津!叫他给俺老实点,再敢惹事,老子回去扒了他的皮!”

    贾贺离开后,张宗昌还在笑:“哈哈哈,老是有人说俺张宗昌笨得像猪,跟你兄弟比起来,俺是真比不过。”

    “你笑够了没有,”褚玉璞没好气道,“笑够了俺们继续商量,这溃兵该怎么分。”

    “再让俺缓一缓,哈哈哈哈,快笑岔气了。”张宗昌一边笑一边拍桌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