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77【避难】
    不管刺杀案发生在天津城,还是在城外租界地,只要不涉及洋人,案子都由天津地方法院审判。租界内的刑事案件,工部局虽然要过问,但一般都懒得去插手。

    这也是褚玉凤敢派人去租界杀人的原因,就算枪手被抓住,亦由天津地方法院受理,洋人多半会睁只眼闭只眼。

    可一旦涉及到洋人,那事情就闹大发了。审理此案的机构,将由天津地方法院,转变为洋人领事法庭(上海那边还有一些特别法院,比如英国在沪高等法院,美国在沪高等法院等)。

    稍微处理不好,刑事案件就会酿成外交事件,就连北洋政府都要被牵扯其中。

    所以褚玉凤一听说英国人受伤,而且枪手还被抓住,立即就把杜笑山当成了替罪羊。杜笑山也老奸巨猾,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天津警察厅厅长常之英,以前是张宗昌麾下陆军第二十师一〇七旅旅长,后来被褚玉璞收编挖过来。历史上,此人在抗战期间还当了汉奸,官至伪济南道道尹、伪青州特别区行政长官。

    常之英此时绝对算褚家走狗,褚玉凤一声令下,他立即就亲自带队抓人。结果却扑了个空,杜笑山早已逃进租界,到工部局巡捕房自首去了。

    巡捕房。

    马六被吊起来毒打一顿,警员才开始问话:“姓名!”

    浑身鞭痕的马六,再被盐水淋身,痛得哭天抢地,恨不得把小时候偷看寡妇洗澡的事都说出来:“我叫马奎,别人都叫我马六,今年30岁,祖籍河北,家住直隶省保定道(河北安平县)马家河村……”

    “停停停!”

    警员不耐烦道:“我问一句,你就说一句,别抢话!”

    马六连忙说:“好的,长官。”

    “叫马奎是吧,哪个奎?”

    “不知道,我不识字,长官随便写一个吧。”

    “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爹娘和两个弟弟,在逃难时都死了,还有个妹妹被卖给了人牙子,家里就剩我一个。”

    “你不是叫马六吗?就没几个哥哥?”

    “回长官,我左手六个指头,所以叫马六。”

    “职业?”

    “没职业,就瞎混。”

    “那就是混星子。平时住哪儿?”

    “南市xx胡同xx号租的房。”

    “谁指使你杀英国人的?”

    “长官,冤枉啊,英国人不是我开枪打的。”

    “还敢狡辩!来人啊,给我再狠狠地打!”

    “真的,冤枉啊!啊!别打别打,我说……杜笑山杜老爷让我去杀周赫煊,还给了我一把花口撸子和1000大洋。我乔装成卖水果的,在周赫煊家外边儿蹲了好几天,终于看到他出门,然后我就跟上去,这事你可以问擦鞋匠朱五!”

    “朱五又是谁?家住哪里?全名叫什么?”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叫朱五,一直在那条街上擦皮鞋。”

    “好好说,别撒谎,我会把朱五带来跟你对质。”

    “我说,我一定好好说。当时我就跟着周赫煊一路跑,后来他又去见了两个洋大人。但那个洋大人身上的枪子儿,真不是我打的。我只开了三枪,一枪打飞了,一枪打在周赫煊身上,一枪打在他的随从身上。后来我又被冯司令的人追,又打了四枪,花口撸子只能装七发子弹,都被我打完了,洋大人身上的子弹真不是我打的!”

    “暂且信你,等我把杜笑山抓来再说!把这家伙带去好好关着,绑起来把嘴堵上,别让他自杀!”

    ……

    朱五见马奎拉肚子一直未归,眼看着天色都快黑了。他瞅瞅旁边的水果摊,心头一发狠,准备全部推回自己家去。

    刚走了没多远,突然被一群华人巡捕堵上,领头地问:“你就是朱五?”

    “是啊。”朱五下意识点头。

    “给我抓了,”巡捕队长厉声道,“我告诉你朱五,你的事犯了!”

    朱五噗通跪地,嚎啕大哭:“长官,水果我不要了,求你别抓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

    “带走!”

    ……

    事发地点被几个小队的印度士兵封锁,挨家挨户逐个排查,凡是看着像坏人的全部抓走。

    终于,有两个士兵在屋顶发现步枪和照片,其中一人用带着咖喱味的英语欣喜大喊:“我找到了,我找到凶器了!”

    “是我先找到的!”同伴连忙说。

    “我先看到的!”之前那个印度阿三怒道。

    两人为了立功,居然当场打起来,各自被揍得鼻青脸肿。最后打赢的那个抢到步枪,输的那个只分到一张周赫煊的照片。

    他们奔跑着下楼,就跟捡到金子一样欢欣雀跃。

    ……

    杜笑山头上戴着假发,装扮成老妈子从后门出府。他不敢乘坐轿车,走了几条街才叫来黄包车,直奔英租界的巡捕房而去。

    半路上杜笑山遇到一队巡捕,就跟见到亲人似的,他跳下车大喊:“我是杜笑山,我知道今天枪案的幕后凶手,快把我抓起来。快!”

    众巡捕们面面相觑,然后一拥而上,直接把杜笑山五花大绑起来。

    被带到巡捕房的审讯室,还没审问就要用刑,杜笑山连忙喊:“我是来自首的,我全都说,别耽误时间了!”

    负责审讯的警员哭笑不得:“说吧,杜老爷,我听着呢。”

    杜笑山语速飞快道:“周赫煊得罪了褚玉凤,褚玉凤让我找人暗杀他。被你们抓起来的马六,确实是我派出去的,但英国人受伤不关我的事。褚玉凤怕我办事不力,他另外安排了枪手,英国老爷受伤是褚玉凤找枪手做的。还有,我不想杀周赫煊,还特意叮嘱马六别打致命地方。而且我派人提醒过周赫煊,让他出门小心刺客,我都是被逼的!我没想过要杀人,真的。”

    警员眉头皱起,此事牵涉到军阀,已经不是巡捕房能够处理的了,只能上报工部局的老爷们定夺。

    ……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杀周赫煊杀不死,还伤了英国人,连枪手都被人抓到。”

    “还有你,常之英!你堂堂的警察厅长,杀个杜笑山都杀不了,你还有脸给俺们褚家做事吗?”

    “滚,全都给俺滚蛋!”

    常之英等褚玉凤发泄一通,才说:“军座,是不是该给大帅发个电报?”

    “对,对,发电报,赶快给俺备车,俺要去电报局!”褚玉凤已经慌乱失措了。一旦洋人发出照令,就连褚玉璞都保不住他,很可能会被判刑。

    驱车前往电报局的途中,褚玉凤突然又喊:“调头去军营,俺要上前线打仗!”

    好嘛,褚玉凤终于清醒,他知道军队里才是最安全的。天津他是待不下去了,等到领事法庭的判决出来,北洋政府迫于外交压力,肯定会将他撤职查办。

    只有待在前线部队里,才能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就算张作霖亲自来了,都拿褚玉凤没办法,这事拖一段时间或许就能缓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