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76【卸磨杀驴VS兔子咬人】
    “杀人啦!”

    街上的行人听到枪声,就像是一群无头苍蝇般胡乱逃窜。几个车夫连他们的黄包车都不管了,连滚带爬逃进街边店铺,抱着脑袋朝外面偷偷窥视。

    “达令,达令!你没事吧?”洋婆子惊慌失措地问道。

    雅各布·海曼捂着自己大腿,鲜血汩汩的从弹孔溢出,他脸色苍白道:“快送我去医院输血,我好像被击中大动脉了!”

    “哥!哥,你醒醒啊!”孙永浩抱着孙永振使劲摇晃。

    孙永振语气虚弱道:“别摇,痛。”

    “哦哦,”孙永浩猛地反应过来,“黄包车,黄包车,人都死哪儿去了?快过来!”

    周赫煊此刻正被孙永振压着,他强忍着肩膀上的疼痛说:“100大洋,送去医院就100大洋,快喊。”

    孙永浩闻言立即喊道:“车夫都过来,送到医院100大洋!送到医院就100大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几个车夫瞬间就从店里冲出来,争先恐后地说:“坐我的车!我跑得快。”

    就连不相干的车夫都过来了,七八辆黄包车护送着三位伤者奔向西医院,甚至有人拉着空车跟在旁边跑,无非是想趁机要一笔赏钱。

    英租界的印度士兵和华人巡捕也迅速赶来,他们看到伤者有英国人,顿时显得慌乱无比。军警自发在前面开道,巡捕则护在四周,务必保护好英国大人平安就医。

    至于周赫煊和孙永振的伤势,他们才不管,死了都无所谓。

    幸好会施医院离案发地点较近,十分钟不到伤者已经被推进手术室。

    雅各布·海曼的伤势不严重,步枪子弹威力大,直接把大腿肉给打穿了。主要是止血比较麻烦,腿部动脉疯狂飙血,如果不及时抢救,很可能失血过多而亡。

    周赫煊和孙永振就有点悲催,他们中的是手枪子弹,威力不大,却卡在了骨头里。周赫煊是左肩锁骨受伤,孙永振是背部肋骨受伤,都需要先做手术摘除子弹。

    也幸亏孙永振命大,子弹稍偏一点的话,他受伤的就不是背部肋骨,而是内脏了。

    ……

    马六装作受惊群众,慌乱地朝北边逃跑。他要先去城郊取埋好的银子,再前往码头登船,杜笑山会派人给他送船票。

    跑着跑着,马六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却是个高大健壮的汉子追来,心虚之下,马六使出吃奶的力气疯狂加速。

    可惜马六在追踪周赫煊时,就已经跑了一个多钟头,而侯七则是以逸待劳,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终于,马六跑不动了,喘着气回头问:“呼,呼,兄……兄弟,你追……追我做什么?”

    侯七也停下,猫抓耗子般戏耍道:“老子追的就是你!”

    “兄弟哪……哪条道上的?别……开玩笑。”马六套近乎说。

    侯七笑道:“老子黑龙江‘三山好’,做的是无本生意。”

    马六行刺后没把枪丢掉,此刻他悄悄摸向后腰,握住枪柄继续说:“原来是东北的绿林兄弟,在下马六……”说到这里,他突然拔枪射击,“去死吧!”

    “砰砰砰砰!”

    马六的表情狰狞而疯狂,对准侯七连续不断开枪。只可惜他枪法太烂,连续四枪打过去,被侯七就地一滚便躲过了。

    “咔!”

    再想开枪时,子弹已经打完。马六把空枪朝侯七砸去,然后转身继续逃跑。

    侯七还有闲心把扔来的手枪接住,他几个健步冲上,飞起一脚蹬在马六后腰。马六踉跄着扑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把下巴都磕破了。

    侯七踩着马六的脑袋,麻利地拆枪组枪,调侃道:“不错啊,使的还是花口撸子。这玩意儿可是稀罕货,老子都没用过几回。”

    所谓“一枪二马三花口,四蛇五狗张嘴蹬”:“一枪”指勃朗宁M1900,“二马”指柯尔特M1903,“三花口”便是勃朗宁M1910。勃朗宁M1910排在兵器榜第三,俗称“花口撸子”,弹容量七发,有效射程50米,深受广大民国枪迷的喜爱。

    “兄弟,绕……饶命!”马六脸贴在地上,惊恐地说。

    “饶你妈拉个巴子,”侯七抓着马六的头发提起来,抡起手枪就朝他头上砸了几下,“你他妈周先生都敢杀,有没有把冯司令放在眼里?”

    马六额头上被砸出两个大青包,哭丧道:“哪个冯司令啊?”

    “东北军空军司令冯庸,少帅的拜把子兄弟,”侯七又是一拳砸在马六肚子上,“我跟你说,你小子摊上大事儿了。你这次杀的是少帅的人,还连带着伤了英国人,十条命都不够枪毙的。”

    马六解释道:“那洋人不是我开的枪。”

    “不是你,也是你的同伙!”侯七说,“老老实实把幕后凶手供出来,有了真凶,你才能变成从犯,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狗命!”

    马六高呼:“我不能说,杜老爷是我的救命恩人!”

    “杜老爷?”侯七笑问。

    马六眼珠子一转:“我是绝对不会供出杜老爷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也是个操蛋货!”侯七哭笑不得,挥起拳头把马六打晕,然后跟拖死狗一样拖走。

    没走多远,巡捕房的华人巡警也听到枪声赶来,将侯七团团包围道:“不许动!”

    侯七扔掉手枪,举起双手说:“我是冯庸冯司令的侍卫,今天闲逛的时候碰到刺杀事件,凶手就是这个被我打晕的人。”

    ……

    褚府。

    副官飞快地冲进屋禀报:“二爷,杜笑山的人动手啦!”

    “哈哈哈哈,”褚玉凤得意大笑,“他奶奶个熊,让俺等了好久。把人打死没有?”

    副官语气犹豫道:“不清楚,周赫煊跟他的随从都中枪进了医院。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把话说完,别跟个娘儿们似的。”褚玉凤不耐烦道。

    副官低声说:“二爷,跟周赫煊同行的还有个洋人,那个洋人也中枪了。而且,那个洋人是租界的名医,连英国总领事都找他看病。”

    “什么!”

    褚玉凤大惊失色,把手里的茶碗砸到地上臭骂:“这个杜笑山,尽给俺找麻烦,洋人是他能惹的吗?”

    副官说:“二爷,这事得早作打算,把咱们摘出来。”

    褚玉凤在堂屋里走来走去,反复思量后说:“你去让常之英把杜笑山抓起来,判他个贪污渎职、挪用善款,尽早枪毙了!”

    “是,卑职马上去办!”副官领命离开。

    “等一下,”褚玉凤咬牙道,“不用让法院判了,抓人的时候直接击毙,就说是拒捕抗命。”

    本来褚玉凤是不想做这么绝的,但此事已经牵涉到英国总领事,他必须果断斩掉线索。绝不能让杜笑山把他供出来,否则后患无穷。

    这就是民国的军阀,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视国人性命若草芥,却对洋人畏之如虎。

    ……

    杜府。

    杜笑山不可置信地看着心腹,语气颤抖道:“怎么会伤到洋人?马六误我啊!”

    心腹解释说:“好像不是马六打伤的,有人在房顶上埋伏了枪手。”

    “是褚玉凤!”

    杜笑山面色狰狞道:“肯定是他,褚玉凤这损种信不过我,自己也派了枪手去刺杀。”

    “老爷,现在怎么办?”心腹问。

    杜笑山混迹江湖多年,卸磨杀驴的事情见得太多,当即说道:“拿衣服和假发来,我要乔装去租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杜笑山去租界做什么?

    当然是寻求洋人保护,他派的人只打伤了周赫煊,洋人中枪跟他没关系,杜笑山不愿背这个黑锅。

    至于周赫煊那边,杜笑山提前示警,也算结下了善缘,说不定还能得到原谅。毕竟,他是受褚玉凤支使的,本身跟周赫煊无仇无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