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60【抵达清华】
    “污……轰隆隆!!!”

    火车缓缓驶入正阳门东车站,车头冒出大量的蒸汽,仿佛一只发怒的钢铁怪兽。

    津芦铁路在1903年増筑过,从卢沟桥延伸至内城前门外东南。这里日渐繁华,朝北临近东交民巷,南边则是前门商业区,每日有大量客商在此汇集。

    车站有三座站台,其中两座还带有雨棚。三个候车室的乘客,依次进入站台内,排着队准备登上火车。

    驶来的火车终于停稳,车门打开,乘客们蜂拥而下。但有一截车厢很奇怪,乘客下车后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自动站在车门两侧,似乎在等待哪位大人物。

    站台上候车的人们,顿时朝那边好奇张望。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走出,穿着普通,并无什么离奇之处,但却颇受众人拥戴。

    周赫煊自己提着行李箱,从人群中间走过,梁簌溟和扛着箱子的孙家兄弟紧随其后。

    等他们走出几步,身后的陈达突然喊道:“先生,你的梦想,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梦想!我们会时刻谨记的!”

    “诸君珍重,再会!”周赫煊放下行李箱,回身朝众人深深鞠躬。

    学生们纷纷弯腰回礼,喊道:“先生保重!”

    这场面让站台内的乘客无比稀奇,全都把目光集中在周赫煊身上,猜测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梁簌溟摘下眼镜,抹掉眼角的泪痕,感叹道:“贤弟今日之演讲,振奋人心,道出了每个中国人深藏五内的宏愿。”

    “也只是梦想而已,任重而道远啊。”周赫煊也不知为何,他明明是在忽悠别人,却把自己都忽悠瘸了,深陷在热血激昂的情绪中不可自拔。

    众人默默跟在他们身后,一言不发地步入车站中央大厅,然后带着复杂心情各自散去。

    “静嫣,我刚才都听哭了,”吴婧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发问,“你说先生的梦想,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陆静嫣摇摇头:“我不知道,我现在又激动又难受。”

    站外。

    周赫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吐了口浊气笑道:“寿铭兄,别想那么多了,先去清华园要紧。”

    梁簌溟自嘲说:“你是不知道我这人,情绪容易激动,爱做小女儿态,倒是让贤弟见笑了。”

    梁簌溟何止是情绪容易激动,他看到穷人的悲惨生活都会落泪,因为感觉国家无出路,已经自杀过好多回了。

    就在此时,突然有个青年跟上来,对周赫煊说:“周先生你好,我是《申报》记者南怀成。刚才在火车上不便打扰,但先生的一番话让我感触万分,我希望能将这些内容刊登出来。”

    “南记者你好,”周赫煊与他握手道,“《申报》不是在上海吗,你怎么来北平了?”

    南怀成解释说:“南口那边战事激烈,我想过来采访一下。”

    “原来南先生还是战地记者,佩服。”周赫煊赞赏道。

    如今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有两份,一份是《申报》,另一份是《新闻报》,日销都超过10万份,其中《申报》的日销量更是达到14万份。

    南怀成问:“周先生,您在火车上演讲的内容,还能复述出来吗?”

    “可以。”周赫煊说。

    南怀成当即拿出采访本,说道:“我赶时间,如果周先生不介意的话,咱们现在就记录。”

    周赫煊叙述,南怀成速记,很快就把那份1800余字的演讲稿抄写完毕。

    两人握手道别,周赫煊他们乘车离开,南怀成也叫了辆黄包车:“去电报局!”

    在颠簸的黄包车上,南怀成还在继续写稿,将自己的车厢内的所见所谓都写出来,等到电报局的时候已经撰稿完毕。

    上海《申报》那边,每天都有专门的办事员守在电报局,很快就收到稿件。一看内容,立即派人送回报社总部,半个小时后新闻稿已经直达报馆。

    《申报》主笔、代理总编何贵笙连门都忘了敲,直接冲进社长室:“量才,你快看看这篇稿子!”

    史量才笑道:“什么新闻如此着急,国民革命军又打大胜仗了?”

    “你自己看吧。”何贵笙将新闻稿放在桌上。

    史量才拿起来阅读良久,脸上的笑容变得沉重起来,突然一声长叹:“唉,我们又何尝没有这个梦想。”

    何贵笙说:“我想把它作为明天的头版头条。”

    “你是代理总编,你说了算,”史量才继续埋头品读那篇演讲稿,赞道,“这位周先生真是好口才,把所有中国人心底的话全说完了。”

    何贵笙笑道:“他跟我们是同行,天津《大公报》复刊就是他的手笔。”

    史量才略微点头:“有机会的话,我倒想当面见一见。”

    “不和你说了,我这就去给这篇新闻写社论。”何贵笙拿起新闻稿就急匆匆离开。

    “等等,”史量才突然将何贵笙喊住,“把他那首《一代人》,放在演讲内容的前面吧。”

    “什么《一代人》?”何贵笙却没听过这首诗。

    史量才笑道:“就是周赫煊写的现代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何贵笙品味片刻,点头说:“这首诗倒是应景,放在稿件里很合适。”

    不提《申报》,咱们把视线转回北平。

    周赫煊、梁簌溟和孙家兄弟来到清华园,立即有校务人员去通报领导,很快清华国学研究院主任吴宓就疾步走来。

    “哎呀,寿铭,我对你可是苦候已久,总算是来了!”吴宓隔得老远就出声笑道。

    吴宓也是为大学者,学贯中西,与陈寅恪、汤用彤并称为“哈佛三杰”,乃是清华国学研究院的实际创办者。

    梁簌溟与吴宓握手后,介绍道:“这位就是《大国崛起》的作者周赫煊。”

    吴宓一听肃然起敬,热情道:“周先生,久仰久仰,任公可是对你的大作无比赞赏,他听说你来肯定很高兴。”

    “我这次来,正要当面拜谢任公先生。”周赫煊道。

    吴宓跟他们闲聊几句,笑道:“先不说废话了,我马上派人帮寿铭安排住宿,顺便把任公(梁启超)、静安(王国维)他们也叫来,今晚一起欢聚痛饮!”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