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51【断发明志】
    要搞就搞个大新闻!

    放眼当今中国,文绣可说是最具舆论轰动性的人物。

    特别是对普通老百姓而言,他们才不关心啥军阀混战,也不关心北伐能不能成功,反正换谁当大总统都一个鸟样。他们更关注皇帝皇后的婚姻八卦,因为这玩意儿比打仗和革命新鲜多了。

    “有请本会副会长文绣女士讲话!”

    张学良微笑着退到旁边,把麦克风让给文绣,全场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文绣明显有些紧张,不停捏着自己的手指。她此刻穿着“文明新装”,就是那种高领收腰短袖衫和过膝布裙的组合,民国女学生都爱这么穿。

    就在众人等着文绣讲话时,她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把剪刀,解散挽于头顶的长发,咔嚓一剪刀下去。

    “哗!”

    大家惊讶地看向主席台,有点跟不上文绣的节奏。

    不愧是刀妃啊,随时随地都带着把剪刀。

    文绣高举着那截被剪掉的头发,毫不留恋地扔到地上,大声说:“刚才剪断的是愚昧无知的旧时代,如今的中国已经步入文明社会。《中华民国宪法》(曹锟颁布那个)第五条规定,中华民国人民于法律上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别,均匀平等!女人也是人,也是中华民国的公民,一样有责任为国家和民族做出贡献。我文绣在此立誓,将把自己的余生奉献给中国教育事业。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主席台上的女子掷地有声,台下的男人反应各异。有的鄙夷、有的钦佩、有的不屑,还有的冷眼旁观、无动于衷。

    周赫煊抿嘴偷笑,这位刀妃的表现可以啊,还怕她关键时候掉链子呢。

    这段话对于达官贵人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效果。但如果通过报纸传出去,绝对会引起轰动,估计那些爱国青年要把文绣当女神看待,而渴望自由进步的女性更是会把文绣视为精神偶像。

    此时此刻,只有一个人愤怒无比,眼睛里的怒火都快喷出来了——那就是人群当中的溥仪。

    好吧,溥仪今天也被请来了。

    捐钱这种大好事怎么能忘了咱皇上?

    一个流亡中国的沙俄将军,溥仪见面就送几万银元做军费。出手如此阔绰,给中国教育捐款也必须大方啊。

    “不守妇道,妖言惑众!”溥仪低声咒骂。

    可他也就骂骂而已,身边两个张学良的侍卫盯着呢。文绣刚上台那会儿,溥仪就想要冲上去,结果被便装侍卫给堵了回来。

    愤怒中的溥仪且不提,皇后婉容已经陷入呆滞状态,今晚最受震撼的就是她了。从起诉离婚,到当众剪发,再立誓搞教育,文绣所做的一切,都让婉容无法想象。甚至在她的心底,还有那么一丝丝羡慕。

    “啪啪啪啪!”

    冯庸带头鼓掌,走到麦克风前说:“感谢文绣副会长慷慨激昂的讲话。在此,我要说明一件事情。中华希望教育基金会的责任是兴办教育,人事行政开支不得高于当年捐款的15%。谁敢贪污,绝不姑息!现在就开始捐款吧,大家自愿,想捐多少都可以!”

    张学良朝台下的于凤至招招手,夫妻二人走到捐款箱前,共同签字写明捐款额度。

    工作人员大声喊道:“京榆地区卫戍总司令、直鲁晋奉联军总司令张学良先生,及其夫人于凤至女士,捐款5万银元!”

    “啪啪啪啪!”

    在热烈的掌声中,好多宾客暗自苦笑。这尼玛少帅一捐就是五万,他们若是捐少了,纯属不给少帅面子。

    冯庸是第二个捐款的,工作人员又喊道:“东北军空军司令冯庸先生,捐款4万银元!”

    接着是申耀荣上台,他代表褚玉璞捐款。褚大帅已经上前线去了,无法亲自到场:“直隶督军兼直隶省长、直鲁联军前敌总指挥褚玉璞先生,捐款4万银元!”

    按照官场的讲究,张学良捐款5万,其他人就不得超过这个数,所以冯庸和褚玉璞都认捐4万。

    张宗昌的亲信也跑来捐了4万,剩下那些客人,有身份有地位的,基本上都捐3万。稍微差些的就捐2万,1万,8千和5千。五千大洋属于最低数额,再少根本拿不出手。

    身上没带现钱无所谓,写下捐款额度就行,自有工作人员上门去拿银子。

    至于诈捐,呵呵!

    “前清废帝、中华民国公民溥仪先生,及其夫人婉容女士,捐款5万银元!”

    工作人员突然一嗓子喊出,大家都齐齐朝溥仪看去。

    那称呼太损了,居然刻意强调中华民国公民……

    冯庸低声讥讽道:“这皇帝在跟六子较劲呢,非得捐5万不可。”

    “我倒希望他再多捐点。”周赫煊笑道。

    捐款结束后一统计,好家伙,足足118万又5千大洋!

    若非有张学良撑场面,只凭周赫煊奔走呼吁的话,这么多捐款够他跑断腿。

    宴会终于正式开始,贵人们手里端着白开水,各自找人联络感情去了。

    于凤至手里也是一杯白开水,哭笑不得问:“汉卿,这主意是谁想出来的?好好一个西式宴会,白开水就打发了。”

    “喏,在那边呢,”张学良指着周赫煊,“这位周先生可是一肚子坏水儿。”

    “我倒要过去认识认识,”于凤至丢下张学良,径直走到周赫煊身边,举杯说,“周先生好。”

    “夫人您好!”周赫煊笑着跟于凤至碰杯。

    于凤至的身材苗条纤细,但并非那种弱不禁风的女子。她新学旧学都读过,浑身散发着大家闺秀的气质,而且掌握着张家的财政大权。就连少帅前几年练新军,都是从于凤至那里拿私房钱补贴。

    张学良对这位夫人又敬又怕又爱,平时都尊称为“于大姐”,没有于凤至的同意,他根本不敢带外面的女人回家。

    “周先生的文章我读过,特别喜欢那部《射雕英雄传》。”于凤至说。

    周赫煊笑问:“东北那边也能买到《新天津晚报》?”

    “搬来天津才看的,”于凤至说着突然举杯,语气尊敬道,“汉卿戒大烟的事,我要多谢先生!”

    “举手之劳而已,”周赫煊问,“少帅的烟瘾戒得如何了?”

    “还行,”于凤至叹息道,“应该可以戒掉吧。”

    两人闲聊片刻,大厅内突然响起了舞曲。

    溥仪不顾便衣侍卫的劝阻,直接冲到文绣面前,咬牙切齿道:“文绣女士,我想请你跳支舞!”

    文绣一愣,大着胆子说:“可以。”

    两人现身舞池的瞬间,立即引起来全场注目,记者又是逮着一阵狂拍。

    婉容坐在角落里,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一般,点燃香烟猛吸个不停,目光涣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她嘴上的烟头被人夺走,身边传来男人的声音:“我说过,我不喜欢吸烟的女人。”

    婉容下意识回头,只见周赫煊正在冲她微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