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13【惊天秘计】
    此人穿着西装马甲,领带扎得齐齐整整,头发梳得油光可鉴,正是前清废帝爱新觉罗·溥仪。

    周赫煊在后世见过溥仪的照片,一眼就认出来。褚大帅却不知道,狐疑地看了几眼,不确定地问:“你就是被废掉的那个小皇帝?”

    话说,溥仪虽然被人从皇宫里头赶出来,狼狈逃进天津租界,但小日子却过得非常风光。

    在皇宫里面时,溥仪活动空间有限,所接触者大都是宫女和太监。但在天津却不一样,他已然成为这里的风云人物,英、法、意、德等国的领事和驻军司令,都跟溥仪保持着密切联系。他经常受邀参加舞会、晚宴、婚礼和阅兵等活动,空闲时间还能去打球、逛街、看电影,远比宫中的生活潇洒得多。

    此间乐,不思京!

    溥仪双手握拳,瞪着褚玉璞这个乱臣贼子不说话。他身后的外国人却突然蹦出一串鸟语,厉声道:“IamaTianjinBritishconcessionLordHarmsoftheboardofdirectors,commandyouleavehereatonce.Now!”

    褚玉璞捅捅自己的耳洞,回头问周赫煊:“这洋鬼子说什么呢?”

    周赫煊翻译道:“他说他是天津英租界董事会的哈姆斯勋爵,希望大帅你不要在这里搞事,勒令你马上离开。”

    “哈哈哈哈,”褚玉璞放声大笑,“俺可不是来搞事的。过几天俺要迎娶五姨太,特地来给小皇帝送请帖,到时候可一定要赏脸啊。”

    听了这话,溥仪气得更厉害,他堂堂的大清国末帝,就算混得再差,也不至于跑去给一个小军阀娶姨太太贺喜,褚玉璞纯粹就是来羞辱他的。

    溥仪硬生生咽下这口气,对身边的老头说:“到时候给大帅挑一份贺礼去,送客!”

    “扎!”

    老头儿拍打袖子单膝跪地领命,继而又对褚玉璞说:“大帅请回吧。”

    “真是小家子气,连门都不让俺进,”褚玉璞扫了那个英国勋爵一眼,终究还是不敢乱来,他隔着大门冲溥仪喊道,“小皇帝,月初的时候少帅是怎么跟你说的?他让你趁年轻多读点书,别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这是不听话啊!”

    溥仪顿时一惊,不想再听褚玉璞说话,转身扭头就走。

    褚玉璞又喊道:“别以为俺不知道,你前些天见了康有为,还联络吴佩孚复号还宫搞复辟。今天俺把话撂在这儿,你再敢耍花样给张大帅添乱,当心俺把你活埋了!”

    溥仪的脚步越走越快,根本不愿吱声,分分钟就失去了踪影。

    “娘的,窝囊废一个,皇帝也不过如此,”褚玉璞喝令道,“打道回府!”

    就在此时,远处街道上驶来一个黄包车群,大概有七八辆的样子。

    最前头那辆黄包车坐着个美貌女子,年约二十岁左右,身上穿着风衣和长裤,一头秀发被烫成大波浪,鼻梁上还挺着副圆框墨镜。

    婉容皇后?

    周赫煊差点没认出来,因为婉容那副摩登女郎的打扮,让人很难跟她前清皇后的身份联系起来。

    黄包车群在张园门口停下,自有随行的太监付车钱,宫女和侍卫则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簇拥着皇后从大门进入。

    褚玉璞看了婉容几眼,回到车上随口问道:“你们有没有啥法子,让那个窝囊废皇帝消停点?一天到晚尽给张大帅添麻烦。”

    副官褚南湘立刻说:“卑职派几个人过来日夜盯着。”

    “有个屁用,”褚玉璞道,“溥仪每天接见的不是英国领事,就是法国司令,你敢对他们动手吗?去年有个流窜到中国的沙俄将军,溥仪一见面就送了五万两银子,狗日的还没死了当皇帝的心。”

    褚南湘连忙说:“卑职考虑不周,请大帅责罚。”

    福特汽车已经启动,慢悠悠地离开张园。褚玉璞问周赫煊:“你有什么办法?”

    周赫煊笑道:“这种军国大事,我哪有主意啊,大帅还是另请高明吧。”

    褚玉璞也不管真话假话,无比粗暴地下令道:“必须给我想个法子,否则罚你三天没饭吃。”

    你麻痹!

    周赫煊以为褚玉璞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还来真的,当天中午就把周赫煊关在屋里饿肚子。

    这二货大帅太难伺候了,周赫煊感觉自己好命苦。

    半下午的时候,周赫煊猛拍房门,大声喊道:“我要见大帅,快放我出去!”

    他喊了大概三分钟,褚南湘才来到门外应道:“周先生,安静点吧,老老实实给大帅出主意。”

    “我想到办法了。”周赫煊说。

    褚南湘给他打开房门:“我带你去见大帅。”

    周赫煊说:“肚子饿,先让我吃饭。”

    “见了大帅再说。”褚南湘面无表情道。

    周赫煊心中一万头羊驼狂奔而过,却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褚南湘上楼。

    褚玉璞正在睡下午觉呢,打着哈欠问:“你有什么法子?”

    周赫煊神秘兮兮道:“请大帅屏退左右。”

    “说!”褚玉璞道,“南湘是我的堂侄,不是外人。”

    褚南湘却很懂事,自动退下,顺手还把房门给关上。

    周赫煊低声道:“溥仪有两个老婆。”

    “这事俺知道。”褚玉璞点头。

    “可以从他的皇后和妃子下手。”周赫煊出着鬼主意,颇有些狗头军师的潜质。

    褚玉璞下床披了件外套,坐到沙发上端水喝,不解地问:“怎么下手?”

    周赫煊笑道:“挑拨她们跟溥仪离婚。”

    “噗!”

    褚玉璞喝到嗓子眼的一口茶水喷出来,目瞪口呆道:“你说什么?挑拨皇后跟皇帝离婚!”

    “是啊,”周赫煊分析道,“只要挑拨她们跟溥仪打离婚官司,成功了必然让他名声扫地,哪还有脸再想着复辟?就算不成功,也会分溥仪的心,让他短时间内没功夫联络起事。”

    褚玉璞感觉自己在听天方夜谭,他忍不住问:“这皇帝和皇后也可以离婚?”

    周赫煊反问道:“溥仪和他的后妃,现在是不是中华民国的公民?”

    “算……算是吧。”褚玉璞有点拿不准。

    “既然是中华民国的公民,那就得遵守民国的法律,法律允许女性主动提出离婚,”周赫煊说,“大帅您现在是直隶省长,天津地方法院归你管。一旦皇后和皇妃提出离婚,你可以亲自过问这件事情,并且把舆论闹大,让全国百姓都知道。到时候,不管成与不成,您都将威望大增,天下闻名!”

    褚玉璞已然惊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指着周赫煊大笑:“哈哈哈哈,不愧是读书人,一肚子坏水儿!不过,要怎么挑拨皇后和皇帝离婚呢?”

    周赫煊道:“现在溥仪有一后一妃。淑妃文绣出身贫寒,颇受皇帝冷落,亦遭皇后欺压,过得很不自在,只要派个人暗中稍加怂恿,多半就能成事。至于皇后婉容,我听说溥仪身体有些问题,这深闺寂寞,不如派一个英俊小生去接触接触。”

    “你是说勾引皇后红杏出墙?”褚玉璞琢磨片刻,又瞅了周赫煊几眼,点头说,“我看你就很合适,勾引皇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周赫煊没想到引火烧身,额头冒汗道:“我……我还要给大帅写小说。”

    “这是军令!”

    褚玉璞笑着过来拍拍周赫煊的肩头:“你别害怕,只要你把皇后勾搭上手,本大帅亲自当你们的证婚人。”

    周赫煊呆立良久,恨不得买块豆腐一头撞死。

    让你丫嘴贱!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