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97【人不如狗】
    朱绍良举办的家宴有些无趣,周赫煊全程被他和两个女婿拍马屁,婉容则被朱绍良的妻子和五个女儿拉着聊化妆品之类的东西。

    朱绍良的大女婿叫张宣泽,此时还在兰州开工厂,两年后将掌管中央银行在新僵的大权。当毛Z民和王乃中被盛世才诬陷入狱后,张宣泽又将接任迪化市政委员会委员长职务。

    另一个女婿叫黄懋信,也在兰州开工厂。此人出身于赣南富绅家庭,爷爷辈是盛宣怀时期汉冶萍公司的大股东,还曾做过安源煤矿的大老板。民国期间,这个家族的代表人物是黄序鹓,著有《海关通志》和《中国经济史长编》,是民国经济学界的大拿。

    只看这两个女婿,就知道朱绍良的富裕,根本不愁钱花还大肆贪污,可耻可恨!

    除此之外,朱绍良还有两个女婿是军人,一个在前线打仗,一个被安排去兵工厂任职。其中名叫邓墨林那位是黄埔九期毕业,后来逃到美国混得很不错,直至2008年才病逝。

    等到朱绍良的小女儿嫁人,这一家子在党政军系统全面铺开,势力盘根错节。

    整个民国就是这样,要么靠师生恩义,要么靠裙带联姻,国府高层被一个个家族所控制,朱绍良家族只是其中的缩影而已。

    就拿胡宗南和孔令伟相亲这件事来说,无非是陈立夫想通过孔家和胡宗南联姻,以达成CC系和黄埔系在大西北的合作。而戴笠从中作梗,提前打电话给胡宗南揭露孔令伟的恶行,则属于军统和中统的斗争。最后老蒋见压不住CC系,便把一个留学归来的军统女特务嫁给胡宗南,通过联姻让军统与黄埔系合作共同压制CC系。

    蒋家天下陈家党,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的。陈果夫、陈立夫的CC系触角太深太广,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就连老蒋都完全没有办法,一边暗中打压,一边还得借助CC系的势力来统治中国。

    朱绍良属于中央军出身,跟哪个派系都不沾边,他只忠于常凯申。他不敢彻底倒向哪一边,但又同时交好各方势力。若非周赫煊早就已经结婚且妻子就在身边,估计家宴当晚,朱绍良的小女儿就会摸进周赫煊的房间——周赫煊是学术界泰斗,这种联姻也是极有效果的。

    抵达兰州的第三天,周赫煊见到了“新西北五马”之一的马鸿逵。

    这位老兄也惯会拍中央马屁,他一个堂堂的集团军总司令,前段时间居然扔下部队不管,亲自率卫队护送于右任考察西北。鞍前马后服侍了两三个月,把于右任伺候得妥妥帖帖,用石头砸掉敦煌壁画外层,就是马鸿逵的亲兵干出来的事情。

    听说周赫煊带了“义民”投军,并想加入骑一师,马鸿逵当即拍胸脯保证他来办,并无偿赠送给“义民”们200匹战马。他还和朱绍良商议讨论,决定给马永奎一个营的编制,任命马永奎为骑一师新编独立营营长职务。

    马永奎大喜不已,直把马鸿逵当成了伯乐,发誓赌咒要为党国效力。

    事实上,周赫煊和马永奎都不知道,他们成了老蒋和马步芳争夺兵权的工具。

    老蒋如今正想着把马彪的骑一师给吞掉,而马鸿逵既想交好中央,又想压制军阀马步芳,朱绍良则完全听老蒋的命令。三人通过电话商量之后,立即决定把马永奎的新编独立营当沙子掺进骑一师,马鸿逵的心腹也被特地安排进独立营做副营长。

    在不知不觉当中,周赫煊把西北大军阀马步芳给得罪了。

    不过知道了也无所谓,反正周赫煊跟马步芳没啥交集。就算周赫煊独身一人跑去马步芳的地盘,这个超级大银魔也不敢贸然杀他。

    说起来让人很无语,马步芳虽然号称“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但却把自己的外孙女给奸了。人家没有违背誓言啊,他没有奸“我生者”,只是奸了“我生者”的女儿。

    正所谓,女儿的女儿的儿子,还是我的儿子——马步芳亲手把这个儿子给掐死了。

    部下的妻女,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难逃马步芳的魔爪。后来旅居中东的侨胞向台湾当局控诉,包括汉、回、满、蒙、藏、哈、撒在内的各族女性,被马步芳蹂躏过的超过5000人。这家伙后来跑去开罗居然还敢向埃及的女人下手,更是把追随他去国外的部下女眷全睡了。

    这货带着一大群姨太太去麦加朝圣的时候,当地阿訇都不准他进天房,认为这是对真主的亵渎。马步芳也是厉害,立即把姨太太们就地送人,还为此倒贴钱。等朝圣结束后,他又跑去硬讨回来,沦为当地的笑料。

    这混蛋在沙特当大使(台当局)期间,把堂弟的老婆和三个女儿全睡了,并逼着她们一起生活。母女四人难以忍受折磨,在使馆参赞的帮助下把事情闹大,最终被沙特警方给解救出来。

    这一国际丑闻曝光之后,把台当局的脸都丢尽了。

    更扯淡的还在后面,台当局派去调查团,劝说马步芳以国事为重。马步芳居然隔楼与侄女儿对骂,还时常夹杂着阿拉伯语,引来沙特近千市民围观,乃至造成交通堵塞。

    当马步芳获知骑一师要新编独立旅之后,立即跑来兰州找朱绍良讨说法,此时周赫煊早就已经带着随从到西安了。

    至于马永奎和那些土匪们,在留在兵站里集训两个月,然后搭着运兵专列前往口内。师爷庞攸没能在省府谋到职务,但被周赫煊带去了西安做公务员。

    周赫煊心急火燎的赶回重庆,起因是他接到电报,《大公报》总编张季鸾病危了。

    而随着日寇对香港的步步紧逼,周赫煊立即电令解散《大公报》香港分社,并让主持香港事务的胡政之回重庆接替张季鸾。

    这些年《大公报》一直小骂大帮忙,让常凯申非常满意,且由于报纸影响力极大,常凯申这次亲自下令派专机去接胡政之回渝。

    然而让人愤怒的一幕发生了,《大公报》副总编王云笙在接机的时候,没有看到胡政之的踪影。从飞机上下来的,是宋霭龄、孔令伟以及大量家仆和行李,外加十多条西洋宠物狗。

    老蒋特地派去接胡政之的专机,竟被十几条狗占了空余座位,导致胡政之因此滞留在香港。

    报界大师不如狗……

    王云笙气急之下,立即写文章登报揭露。

    CC系不知怎么又跟孔祥熙闹了矛盾,陈立夫立即配合大肆宣传。于右任又站出来添把火,亲自弹劾孔祥熙,顿时民怨沸腾,党内热议。

    孔掌柜的日子不好过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