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95【朱绍良】
    朱绍良以前主掌甘肃的军政大权,他刚刚到任的时候,国民政府在甘肃基本没有存在感,地方事务都被马步青、马步芳、马步康等军阀把持着。

    为了树立威信,朱绍良笼络地方士绅,交好地方军阀,拉拢挑拨威胁等手段并用,终于解决了甘肃的割据局面。至少表面上解决了,中央政令能够下达,地方治安也在转好,特别是省府财政迅速充盈起来。

    但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没有得到任何改善。

    朱绍良大张旗鼓的展开禁烟行动,但他老婆华德芬就是兰州的“头号瘾客”,他的五个女儿也骄奢淫逸、放荡成性、声名狼藉。

    朱绍良时常标榜自己清正廉洁,崇尚黄老无为之治,但他本人的生活却极为讲究。抽烟他只抽加力克,喝酒他只喝白兰地,为了满足自己的奢华享受,朱绍良放任老婆华德芬在兰州巧取豪夺。

    他老婆不仅大肆收受贿赂,还公开放高利贷和走私。抗战期间轰动兰州的贪污大案,那个被枪决的第八战区兵站总监班淦,就是在为华德芬的敛财行为背黑锅顶缸。

    朱绍良为官有一种奴性,他把自己视为老蒋的奴才,又把手下视为自己的奴才。他任用官员不看出身,不看才能,也不看关系,只看这个人是否对他衷心。

    朱绍良有个铁杆狗腿子叫章亮琛,这人屁本事没有,唯一的长处就是绝对听话。朱绍良在就任第八战区副司令(司令是老蒋)之后,立即任命章亮琛为战区参谋长。

    一个做连长都嫌水平不足的蠢货,居然被任命为中国第八战区参谋长,简直视抗战大业如同儿戏。

    就在半年前,朱绍良带着章亮琛去重庆开会。章亮琛身体肥胖,精神萎靡,开会时居然睡着了,而且鼾声大作,引得全场侧目。

    老蒋正在上边讲得高兴呢,突然听到有人打鼾,气得三尸神暴跳。他当场就问了章亮琛一个基本的军事问题,章亮琛瞠目结舌,一问三不知,惹得会场将领个个憋笑且愤怒。

    闹出这样的大笑话,朱绍良居然依旧对章亮琛信任有加。直到常凯申亲自给朱绍良拍电报斥责:“……这样的人如何能做参谋长?闻兄专用拆烂污之人……”

    不得已之下,朱绍良才把章亮琛给免职了。

    如今朱绍良在甘肃专管军事,省主席换成了谷正伦。这两人有私下矛盾,凡是朱绍良以前施行的政策,谷正伦一律推翻,凡是朱绍良以前任命的县长,谷正伦一律撤换。

    这种做法搞得甘肃政治混乱,且军政分离、各行其是,严重影响到甘肃的抗日力量。

    此时的甘肃省主席谷正伦也不是好东西,由于田赋不收法币,造成谷价暴涨。老百姓本就生活艰难,谷正伦趁机出台各种敛财政策,逼得商人们不愿去外省采购粮食,于是粮食供应更加不足,甘肃饥民遍地,酿成1943年规模浩大的甘肃“匪灾”。

    十多万“土匪”直逼省城兰州,吓得谷正伦“不计前嫌”,请求朱绍良帮忙解决。朱绍良本来打算安抚灾民,结果两人又因矛盾闹到老蒋那里,老蒋气得命令朱绍良立即剿匪,朱绍良只能带兵把那些灾民给杀散。

    不得不说,朱绍良虽然贪赃枉法,专用奴才,但他在施政能力上比谷正伦强多了。

    谷正伦在甘肃的从政表现,真是白瞎了他“中国宪兵之父”的美称,鬼知道老蒋为什么任命宪兵司令当甘肃省主席。

    话又说回来,历史上张大千之所以离开敦煌,一是实在借不到钱了,二就是被谷正伦逼走的。咱们这位谷司令,不仅一手创立了中国宪兵,也为保护敦煌壁画做出了贡献。

    再回到朱绍良这边,他之所以对周赫煊如此热情,完全跟老周的名气地位无关,只因周赫煊是老蒋器重的人才。

    只要跟自己没有直接利益冲突,常凯申重视的人,朱绍良就会重视。这是他的为官之道,必须时刻与主子保持步调一致。

    朱绍良亲自给周赫煊泡茶,又递上一根加力克香烟,用银质打火机为周赫煊点火道:“明公是来甘肃公干的?”

    周赫煊吸了一口,点头说:“这英国烟味道不错,朱司令好品味。”

    朱绍良笑道:“不瞒明公,我为官一向清廉,就是口味有些叼,薪水全都花在烟酒上了。”

    周赫煊语气里带着几分讥讽说:“朱司令的清廉名声,我也是有所耳闻的,实在是当代为官楷模。”

    “哪里哪里,”朱绍良谦虚道,“如今国难当头之际,正该克己奉公,一心报国。”

    周赫煊说:“我去了敦煌一趟,阻止张大千剥壁画。”

    朱绍良道:“原来是这样,张先生在敦煌的行为,我也从报纸上略知一二。”

    周赫煊笑道:“回来半路上遇到土匪,我就被土匪绑进山寨了。”

    “岂有此理,”朱绍良勃然大怒,“明公,到底是哪里的土匪这般猖狂,我一定带兵去剿个鸡犬不留。”

    “不用,”周赫煊摆手道,“那些土匪已经被我说服了,眼下就在兰州城外,几百号人愿意从军报国。”

    朱绍良有些惊讶,随即赞叹道:“周先生好本事,身陷匪窝而临危不乱,以三寸不烂之舌感化匪贼,还为国家招募了数百健儿,在下佩服之至。”

    周赫煊说:“这些土匪钦慕马彪将军,想要加入骑一师,不知朱司令能否行个方便?”

    朱绍良琢磨道:“这个有为规制。新兵都是统一安排的,更何况骑一师远在前线,虽属第八战区序列,但暂时不归第八战区调派。”

    周赫煊说:“这些人奔赴前线所需的钱粮我来负责,我保证他们在沿途不会惹是生非,只要朱司令给个编制就行。”

    “我要跟马步芳通个气,骑一师毕竟是他的部队。”朱绍良没有再拒绝。

    “有劳朱司令了。”周赫煊抱拳道。

    朱绍良笑着说:“小事一桩,先把那些土匪带去兵营吧,别吓到来往商旅。我已经让内子设好了家宴,请明公今晚务必赏脸。”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