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92【八门拳】
    孙永振一向不喜欢好狠斗勇,他个子并不高,力气也不算大,擂台比试其实是很吃亏的。

    这跟身手高低无关,只是量级问题。

    朱国桢就不一样,他长得人高马大,格斗风格又偏向于刚猛。这种人天生就是属于擂台比试的,十二年前,朱国桢曾在杭州吓得某位太极名家不敢上台。

    见周赫煊微微点头,朱国桢踏前几步说:“用不着孙大哥出手,我来吧。”

    “痛快,痛快!”张德彪摩拳擦掌,哈哈大笑。

    朱国桢道:“比什么?摔跤,拳击,国术,这三样任你选。骑马和打枪就算了,我只是略懂,并不精通。”

    张德彪笑道:“比骑马打枪,那是在欺负你,就比国术吧。我练的是八门拳,你呢?”

    朱国桢说:“形意,八卦,太极,兼习自然拳。”

    两人还没动手,周赫煊就招手问孙永振:“八门拳是什么拳?”

    孙永振解释说:“八门拳在大西北很出名,有八门封手拳、八门信子和驷意八门拳三个分支。八门拳的来历传闻很多,他们自称创立于诸葛亮和岳飞。但根据行内一些老师傅猜测,八门拳应该是明清时候的军中拳法。这种拳打起来干净利索,没有任何花架子,身法幅度不大,适合于古代战阵。”

    明清两代为了巩固边疆统治,朝廷调集了大量军队戍边。而这些来自于大江南北的军中汉子,又带了他们各自家乡的武艺,再结合军阵操练之法,便诞生出各式各样的西北拳种。

    其中最著名的两个西北拳种流派,就是八门拳和通备拳。严格说来,八极拳、劈挂拳、翻子拳等拳法,都属于通备拳之流。

    就在周赫煊与孙永振说话之间,聚义厅内已经开始交手了。

    张德彪使用的是八门封手拳,打起来非常激进。就像古代战场冲锋一样,没有后退,也没有腾挪躲闪,只有一往无前的往上怼。他的双手或拳或掌,直往朱国桢脸上呼,但真正的杀招却在腿上。

    说白了,八门封手拳就是以手部动作为掩护,阻挡干扰对方的注意力,然后双腿暗中往死里弄。如果腿部攻击无效,那就扑上去用手拿人,要么擒拿关节,要么抱人摔跤。

    我们可以把擂台换成古代战场,两军列阵对战,双方的前排士兵撞到一起。此时已经没有兵器攻击的距离了,于是挥舞手臂干扰敌人视线,趁机提脚往裆部就是那么一踢。对方反应很快,躲开了这记断子绝孙腿,那我们就直接扑上去把敌人摔倒——战场上被摔倒约等于死亡。

    朱国桢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拳法,刚开始就被对方的手部攻击给迷惑到,结果膝盖被踹了一脚,疼得差点直接跪地。

    “太毒了。”孙永振低声说。

    张德彪的八门拳招招奔着腿脚关节和裆部走,而且每次出腿都藏在双手动作的掩护下,就好像潜伏于草丛里的毒蛇一样。

    朱国桢不小心被踢中膝盖以后,已经完全落入下风。

    张德彪得势不饶人,进攻越来越猛烈,把朱国桢逼得慌忙退后躲闪。

    到此时,朱国桢已经完成了试探,终于明白对面的双手攻击都是假动作。可惜他膝盖中招导致下盘不稳,没法跟敌人进行腿法对攻,朱国桢灵机一动,直接朝张德彪扑过去。

    朱国桢的想法很简单,对方的双手属于假动作,扑上去也不怕被攻击中门,且拉短距离后又能废了敌人的腿功。

    形意搓手。

    只见朱国桢贴身而上,一腿别住对方的双腿进攻路线,双手在张德彪胸口跟搓麻将一样乱拨,同时不断寻机用肘部击打空出。

    这种打法刚好跟八门封手拳相反,双腿成了干扰阻拦对方的工具,双手展开猛烈进攻。

    张德彪那边也有应对方法,八门封手拳对待贴身敌人,要么擒拿关节,要么直接玩摔跤。现在朱国桢的形意搓手速度太快,而且各种巧劲泻力,犹如泥鳅般根本抓不住。张德彪连续被肘击数次后,干脆直接贴上去抱腰。

    好吧,两人玩成摔跤了。

    张德彪的八门拳非常脏,摔跤的时候居然还不忘掰朱国桢的指头,这种小关节技在后世的UFC擂台上都是禁用的。如果是在战场上,估计张德彪还会用牙齿咬……

    “啊!”

    朱国桢连连被阴招算计,终于动真怒了,直接低头一脑门撞过去。

    张德彪被撞得头晕目眩,朱国桢也好不了多少,但却趁机把对方给推开,随即又是追着一阵搓手。

    张德彪渐渐只剩下招架之力,双手不断阻拦朱国桢的双臂动作。

    写得这么激烈,其实在现场观战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打到现在,两人不断双臂搓抓,就像两个泼妇打架一样,只知向对方挥手挠爪子——比王八拳还难看。

    有很多人嘲笑传统武术的王八拳,其实传统武术很少用王八拳,而是用王八掌。

    在不戴拳套的情况下,实战最好能不用拳头击打,因为很容易造成自己的手部骨折。特别是像泰森这种重拳手,也别吹一拳打出有多少公斤了,你让他徒手全力攻击试试。

    为了避免自己受伤,传统武术在实战的时候,能不用拳就不用拳,就算用拳也不用平拳。中国的各种拳法打人,拳头基本上都是竖着出去的,但更经常是大巴掌呼过去。

    平拳的进攻可以在擂台上得分,但实战当中还不如巴掌好用。巴掌可以推人,可以糊脸,可以遮挡,可以变爪抓衣服,只是没有拳头打出去那么拉风凌厉而已。

    现在聚义厅里的二人就是各种大巴掌,根本就不动拳头了。

    只见朱国桢连续使出形意搓手动作,把张德彪的双手节奏完全打乱。接着他突然抬掌,钻过对方的防御空挡,掌根直接拍在张德彪的下巴处。

    “轰!”

    张德彪翻着白眼,仰身倒地,那一掌的威力跟上勾拳没啥区别。

    写了这么多,其实两人就打了三分半钟。

    “承让!”朱国桢抱拳道,一瘸一拐的回到周赫煊身后。

    张德彪很快被掐人中弄醒,头脑发晕的回座位靠着,再也没有说什么废话。

    马永奎拍手赞道:“好身手!”

    “客气。”朱国桢说。

    周赫煊低声问:“感觉八门拳怎么样?”

    朱国桢说:“一言难尽,在战场上肯定很管用,特别是以前的冷兵器战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