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91【吹牛皮】
    师爷庞攸本来穿着大棉袄,戴着顶瓜皮帽,穿戴打扮活像个乡下土财主。

    他首先摘下帽子放好,再掸掸身上的灰尘,阔步走到周赫煊跟前。话还没说,先抖抖并不存在的宽袍大袖,随即作揖拜道:“明公当面,学生庞攸有礼了。”

    什么鬼?

    周赫煊问道:“这位是?”

    马永奎介绍说:“这是山寨的师爷,庞攸庞师傅。”

    庞攸的自我介绍更加详细:“学生原籍山东堂邑县,幼时曾读三年私塾,两年小学堂。时逢鲁中大灾,家人为暴民所戮,学生一路行乞至天津,又被媒子骗去滦州挖矿……”

    周赫煊狂汗,只能耐心的听着这位师爷报生平履历。

    说实话,庞攸的一生经历还真是丰富多彩,读过书,讨过饭,挖过矿,当过兵,做过官,现在又藏身土匪窝做师爷。此人看上去已经五六十岁了,其实年龄比周赫煊还小,只因饱经了太多风霜而显老。

    庞攸自吹自擂道:“学生虽处西北边隅,身为山中匪类,但不敢或忘圣人教诲。邻近三乡的小学堂,我和大当家都是捐了钱的,力图教化乡野愚氓。为匪六载,我等不曾杀害无辜之人,所屠皆为大奸大恶之辈。学生亦早晚用功读书,日夜勤练刀枪,只为有朝一日能上阵痛击倭寇!”

    “好!”

    周赫煊大赞一声,握住庞攸的手说:“庞先生品性高洁,出淤泥而不染,令本人大为佩服。既然庞先生想要上阵杀敌,那我就写信推荐你去胡宗南司令手下任职,保证实现你的平生所愿!”

    “呃……”庞攸有些懵逼,尬笑道,“这个……怎奈学生疾病缠身,难行远途。怕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啊!”

    听到两人对话的内容,婉容噗嗤一声笑出来,这笑声让庞攸更加尴尬。

    马永奎也对庞攸的表现有些鄙视,他大喊道:“来人啊!准备酒菜,今晚我要宴请贵客,全寨上下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在《水浒传》风行于世之后,似乎每个土匪窝里都有聚义厅,周赫煊等人现在就被恭请到聚义厅。

    山寨里的大小头目很快聚拢来,除了马永奎、张德彪和庞攸以外,还有寨中压水(负责商业谈判、肉票评估)林德成,账房师爷马仲光,巡风头领(警卫队长)杜衡,踏线头领(侦查队长)罗老七——另外还有个搞情报外联的头目如今正在县城里插签未归。

    听说周赫煊是中央大员,还是什么空军副司令,土匪头子们个个围着看稀奇,居然都不害怕因此惹来灭寨大祸。

    抗战时期的土匪就是这样,跟政府的关系非常暧昧。大土匪除非像马仲英那样玩得太过分,基本上都是被招安的结局;小土匪只要没闯大祸,政府也没那个财力和精力来围剿。

    甚至于,许多被招安成为正规军的土匪团伙,只要没被调离自身地盘的,大部分都私底下伙同当地政府暗中继续做土匪买卖——军饷还不够吃饭。

    这种情况造成土匪们根本不怕官,即便是中央大员来了也一样。

    等到国党战败,这些被招安的团伙立即重新变成土匪,再加上国党溃兵形成的土匪,于是有了新中国初期轰轰烈烈的剿匪行动。

    “也没长三头六臂啊,空军副司令就是个文弱书生?”

    “长得倒是俊俏,怕不是老蒋养的兔子。”

    “大哥胆子也太小了,依我看,直接弄死了干脆,这荒郊野外的谁知道啊。”

    “看到那婆姨了吗?脸蛋儿真是嫩啊,比寨子里的女人好看多了。”

    “……”

    几个土匪头目窃窃私语,声音越说越大,听得孙永振和朱国桢怒目而视。

    “胡闹!”

    马永奎呵斥道:“都给老子闭嘴,再乱说话就滚下山去!”

    庞攸介绍说:“诸位兄弟,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国空军副司令,大名鼎鼎的周赫煊周先生。他老人家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曾在天津赈济无数灾民,堪称活菩萨,是个大大的善人,弟兄们切莫怠慢了!”

    甘肃这地方还是信息太落后啊,庞攸所知的周赫煊事迹,大都是好几年前的陈年往事了。他虽然标榜读书人,但除了武侠小说以外,根本没看过周赫煊的其他著作。甚至关于周赫煊在中国学术界的地位,以及航空委员会的相关情况,庞攸都是从旧报纸和旧杂志上得到的零散消息。

    在抗战时期,甘肃几乎没有什么进步刊物,外地的报纸也很难发行到这里。

    这么说吧,随着国府近年来的两次反G浪潮,甘肃全省现在只剩下一个秘密党支部。这里属于国府、军阀和土匪的天下,眼光开明、思想先进的有识之士早就跑去外省了。

    马永奎把周赫煊请到客位坐下,讨好道:“周将军,我手下都是些粗人,说话难听你不要见怪。”

    周赫煊笑道:“没事,我经常跟粗人打交道,早就习惯了直来直去的脾气。”

    马永奎又对婉容赔礼说:“周夫人,我的手下太粗鲁,先前让夫人受委屈了,我老马向夫人陪个不是。”

    “无妨。”婉容道。

    师爷庞攸说:“周夫人,聚义厅里都是些粗人,不如我让老妈子带你去客房休息?”

    婉容这些年也见识过不少风浪,她神色自如道:“不必了,这里挺好的。”

    马永奎竖起大拇指赞叹:“不愧是将军夫人,巾帼不让须眉。”

    孙永振和朱国桢一直分别站在周赫煊、婉容身后,庞攸说:“两位壮士请落座。”

    “不必!”孙、朱二人齐声道。

    马永奎又竖起大拇指说:“忠义护主,佩服!”

    庞攸接着往上捧,笑道:“两位壮士气度不凡,能跟随明公左右,想必也是江湖豪杰。”

    这二人非常有趣,根本不像是土匪,只论拍马屁的功夫就已经炉火纯青。

    周赫煊为了给手下长脸,吹嘘介绍道:“这位是孙永振,山西人士,神拳车毅斋的徒孙,剑仙李景林的记名弟子。曾在天津一拳打死直隶督军褚玉璞,也在山东击毙过数十兵匪,还在英国徒手擒获一个日本刺客!”

    众人闻言大惊,再看向孙永振的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

    “失敬,失敬,孙兄弟好身手!”马永奎起身抱拳道。

    孙永振则是老脸通红,周赫煊吹得他都不好意思了,摆手道:“没啥,没啥。”

    武林高手嘛,大部分都是这样吹出来的。或许几十年后,有人还会拍成电影呢,正所谓:周赫煊妙算施巧计,孙永振单拳毙军阀。

    周赫煊又说:“这位是朱国桢,直隶人士,他是虎头少保孙禄堂的弟子,也是自然门主杜心五的弟子,曾在全国武术国考中获得最优等,做过何键麾下第四路军武术总教官,也曾做过湖南国术馆总教官。”

    “哎呀,真是小看了英雄。”庞攸连忙说。

    庞攸是山东人,又在直隶短暂停留过,当然知道虎头少保孙禄堂和自然门主杜心五的大名。孙永振既然是这二位的徒弟,又考过民国“武状元”,还在军队里当过总教头,这实力绝对杠杠的。

    其他土匪头领也纷纷惊叹,巡风头领杜衡更是直接喊:“两位兄弟这么厉害,不如留在山寨里入伙吧!”

    张德彪则有些不信邪,指着孙永振和朱国桢说:“全凭这姓周的一张嘴,谁知是真是假?有种过来比划比划,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对,比划比划!”

    土匪头子们纷纷附和,山寨里娱乐项目太少,自然要想方设法找点乐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