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87【挖坑】
    “老汉儿(父亲),髯公回电了!”

    张心智拿着电报冲进旅店客房,脸色难看道:“事情没弄成。”

    张大千一直留在瓜州等消息,此时连忙夺过电报纸,内容只有八个字:“兹事体大,不易办理。”

    “咋个办?”张心智问。

    “凉拌!”张大千郁闷无比。

    张轶凡在旁边焦急地说:“叔叔你买物资、请工人,已经在莫高窟花了上千两黄金,难不成就这样灰溜溜离开?”

    张心智出主意道:“依我看,不如跟周赫煊打个商量,先答应他只临摹宋明壁画,更里面的晋唐壁画以后再说。他总不可能也一直留在敦煌守着嘛,等他一走,莫高窟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张大千思忖点头:“只能这样了。”

    三人在隔壁客房找到周赫煊,很快说明来意。

    周赫煊笑嘻嘻道:“既然张先生答应保护文物,那我自然赞成。不如这样,我们先定一个章程出来,再依章程办事,你看如何?”

    “可以。”张大千只想赶快糊弄过去。

    周赫煊说:“考古方面我也不太懂,我们回莫高窟找夏博士商量一下。”

    张大千对夏鼐非常反感,但现在不是闹情绪的时候,一切得等到把这些人糊弄走再说。

    周赫煊又亲自开着车赶回去,及至傍晚时分抵达莫高窟,众人围着火堆商量该如何发掘敦煌壁画。

    夏鼐说道:“张先生,我必须先说明一点,你或许对金石学有研究,但金石学和考古学属于不同的学问。所以,请你不要把金石学那一套,生硬照搬到考古上边。你懂我的意思吗?”

    张大千冷笑道:“懂。你是说金石学已经过时了,现在是考古学的天下,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是陈腐守旧之人。”

    “你可以这样理解,”夏鼐毫不示弱道,“考古学是一个非常严密的新兴学科,它还包含有很多社会学、人类学知识,单凭个人是很难完成考古任务的,这需要一个专业团队的协作。所以,张先生你,以及你的学生,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对莫高窟进行考古发掘。你们只能在不损坏文物的前提下临摹研究壁画,这是必须遵守的规则!”

    张大千本来想敷衍了事,但还是受不了一个小辈在他面前指手画脚,他反问:“中国有相关的法律吗?”

    别说中国,此时许多欧美国家都没有考古相关法律,全凭考古学家的操守自觉。许多西方考古学家还有另一层身份,那就是探险家,美名其曰探险,其实就是文物强盗。

    君不见埃及金字塔被西方考古学家破坏得有多厉害?

    不能怪张大千没有基本的考古概念,因为中国考古学界本身就是一团糟,不仅没有考古相关法规,就连考古学界自己都定位模糊。

    “中国考古学之父”李济刚刚留学归国时,本来想把西方考古学那一套照搬到中国,但在实际操作时发现根本没法搞下去。李济不得不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对考古学做了一番本土化,其中最主要的有两个方面——

    第一,把考古学归为史学研究范畴,所以考古不是独门学科,而是史学属下的子科目,最高负责单位为中央教育部。

    第二,中国考古学的宣传和发展,是以民族主义为依托。现今考古界的终极目标,是发掘考察文物古迹,以此来证明中华民族的伟大,以此来证明中华文明不输给西方文明。

    特别是第二点,几乎成为全国人民的共识,也是此时的中国人对考古学的基本印象。这在宣传发展考古学的同时,也带来一个很严重的后果,那就是只论结果不论过程——包括张大千在内的大部分中国人,都不在乎破坏文物,只在乎研究成功,并以此来证明中华文明的伟大性。

    我们批评历史人物,不能纯以后世的眼光看问题,还要结合当时的历史环境。

    这么说吧,把张大千的行为放到网上披露,大部分网友都要痛骂臭批。但在民国时期,只要张大千将敦煌壁画研究成果公布,那么当时99%的国人都会拍手称赞,只有考古学界的专业人士才会站出来指责。

    张大千此举,放在1940年代属于为国争光!

    周赫煊问:“夏博士,当今中国考古界的原则是什么?”

    夏鼐说:“没有学界公认的考古原则,如果真要总结原则,那就是‘真实性’,考古研究不能作假。”

    得,连专业的考古学家都没有必须严格遵守的规制,那就别怪张大千这种门外汉了。

    周赫煊说:“鉴于文物的不可再生性,我觉得吧,我们这一代人必须为子孙后代考虑。在没有完善的科学技术和保护措施的前提下,不能对文物古迹进行盲目发掘。比如敦煌壁画,你剥开外层,就把内层暴露出来,而内层必然氧化变黑,几十年后就基本毁掉了。你说是不是这样?”

    “是的。”夏鼐点头道。

    周赫煊又说:“但凡是也有意外,比如某个农民,一锄头挖出大型古墓。即便我们没有完善技术,也必须对其进行快速发掘,这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

    夏鼐赞同道:“应该的。”

    周赫煊说:“所以我认为,考古应该定一个基本原则做为大前提,即:保护为主,抢救第一。”

    夏鼐拍手大赞:“此乃金玉之言,当为考古学界共识!”

    张大千突然说:“敦煌壁画都毁得差不多了,我就是在抢救。”

    夏鼐连忙反驳:“敦煌壁画毁的只是外层,只要你不去乱剥,内层再过一百年都没事!我们现在该做的,就是保护,保护现存的壁画,而不是所谓的抢救。”

    “反正嘴巴长在你身上,好歹都是你说了算。”张大千郁闷道。

    周赫煊道:“那咱们就以‘保护为主,抢救第一’为前提,把张先生在敦煌的研究定个章程。首先,只有那些内层已经受损或暴露的壁画,张先生才有资格把外层剥掉。其次,在临摹研究壁画的时候,必须遵循基本的考古操作。比如不能在画壁上题字,比如不能直接把梯子压在画壁上,一切有可能破坏壁画的行为都不能有。”

    “没问题。”张大千答应得很爽快,反正只要把周赫煊糊弄走,剩下的事情随便他怎么搞。

    “那好,我们就签一份君子协定,”周赫煊喊道,“国达,拿纸笔和印泥过来!”

    一个钟头过后,周赫煊把协定拟好抄录两份,笑着说:“张先生,请签字用印吧。”

    张大千提起毛笔刷刷写下大名,又盖上自己的印章,没好气说:“周先生,你现在该不会再阻拦我了吧?”

    周赫煊笑嘻嘻的对夏鼐说:“夏博士,请你在莫高窟多留一段时间,把所有洞窟的情况全部检查存档,并拍下照片做证明。一旦张大千先生违反协议,请务必发电通知我。”

    “包在我身上。”夏鼐笑道。

    周赫煊又对负责保护安全的兵头子说:“马排长,等夏博士考察完毕,他会给你一个清单。清单上注明了那些壁画不能动,一旦张大千先生有破坏行为,请你立即给我拍电报。若情况属实,张大千先生破坏了一面墙壁,那我就奖励你十根金条!”

    马排长听得两眼发光,乐呵呵说:“我一定盯牢了,请周先生放心。”

    周赫煊告诫道:“你别为了金条,自己跑去损毁壁画。要知道,你剥的壁画,跟张先生剥的壁画,那是有区别的,专业人士一眼就能看出来。若你敢擅自破坏文物,我让你的排长当不下去!”

    “不会,不会。”马排长连连保证,暗骂读书人的心眼儿就是多。

    周赫煊又回头问张大千:“张先生,你看这样的安排合理吗?”

    张大千脸都黑了,咬牙道:“合理,非常合理!”

    周赫煊眯眼笑道:“张先生,你别想以后赖账。若你违反这份协议,我保证让你在中国名誉尽丧,不信你就试试看。”

    “你厉害,我知道。”张大千被一步步引到坑里,现在是真没脾气了。早知如此,他就不会签那份破协议,现在白纸黑字根本没法抵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