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85【得讲法律】
    “你干什么?”

    “周先生,快放下枪!”

    “别伤了老师。”

    “有话好说。”

    “煊哥别乱来。”

    “……”

    枪一拔出来,众人纷纷大惊。

    除了夏鼐和两个保镖以外,其他人纷纷劝阻,就连婉容都显得颇为紧张。张大千的子侄和徒弟们,更是震惊莫名,想冲上去夺枪,又怕伤到了他们的老师。

    张大千在中国画坛的地位很高,再加上有包括于右任在内的国党元老们撑腰,那是轻易动不得的。

    别说周赫煊,便是老蒋也不敢造次,稍微出点什么问题就很难善后。

    张大千愣了一愣,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他知道周赫煊不会真开枪,却又想不明白周赫煊为什么这样做,当即问道:“明诚这是什么意思?”

    周赫煊道:“敦煌壁画动不得。在我看来,别说是唐代壁画,就连宋元壁画都最好别剥,留着等以后技术成熟了再说。你现在把外面的废画剥掉,就让里面的画层暴露。几十年后,这些鲜艳的壁画必然因氧化而变色,后世子孙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坨东西。”

    夏鼐在旁边附和道:“周先生说得对,壁画外层也不能随意剥去。”

    张大千摇头叹息:“看来,我们有必要好好聊聊了。”

    “对,有事好商量,周先生快把枪放下,”张大千的儿子张心智劝道,“快到中午了,先去外面吃午饭,大家边吃边聊。”

    婉容也拉着周赫煊的衣服说:“煊哥,别走火了。”

    周赫煊顺坡下驴把枪收了,他又不敢真开枪,再端下去除了胳膊发酸没啥效果。

    营地里人员很杂,汉、藏、蒙各族由于饮食习惯不同,食物也是分三口锅烹饪的。加上干杂活的当地农民,足足几十号人,甚至还有一些马匹和骆驼。

    人吃马嚼两三年,张大千前后花掉几千两黄金再正常不过,雇佣那些当兵的就是一笔大支出。

    大家围着简易的桌子坐下,饭菜还没烧好,每人面前都沏了一杯茶。

    张大千首先开口道:“明诚,你知道我现在的工作,对中国文化有什么意义吗?”

    周赫煊反问道:“大千先生,那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对中国文化有多大危害吗?”

    “你能不能听我说完?”张大千有些烦躁。

    “请讲。”周赫煊说。

    张大千指着洞窟的方向,带着一丝狂热说:“中国自有绘画以来,先有人物画,再有佛像画,山水只不过是一种陪衬。但到了后来,山水独立成宗,人物逐渐势衰。以至于,明清文人视山水为正统,视人物画为匠人画,人物反倒成了山水的衬托物!曹衣出水,吴带当风,颊上添毫,画龙点睛,这些赞美绘画艺术的成语,都是专讲的人物画。可惜现在看不到了!你知道这对画家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吴作人在旁边抢答:“就像儒家的《论语》成了残篇。”

    张大千的声音越来越大:“自晚清以来,西方画技传入中国,青年皆赞其油画的色彩、线条、空间、精密……更有甚者,污蔑中国画根本画不来人物,只知花鸟山水!你看自南宋到明清,中国的人物画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不能怪国人自轻自贱,是我们把老祖宗的技艺给丢掉了!”

    吴作人估计是被敦煌壁画给震撼得不行,连连附和:“确实如此,那些壁画不比西方油画差。”

    周赫煊有些无语,他花钱请来的画家,现在居然帮着张大千说话。

    张大千豪迈地说:“一旦我完成对敦煌壁画的研究,必然引起世界画坛轰动,让我们的国画扬眉吐气,甚至改变未来一百年的画坛风气。线条将被国画家们重新重视,矿物颜料的勾染之法将会复兴,国画之风将由苟简变得精密,繁复大气将取代国画的小巧写意,女人画像将从病弱转为健美……到那个时候,谁还敢说国画是陈腐过时的东西,谁还敢说国画比不上西方的油画?”

    敦煌壁画就如同《侠客行》里面的太玄经,属于绝世秘籍。

    从民国到二十一世纪,但凡能在莫高窟坚持临摹一年半载的画家,个个都画技突飞猛进。不仅如此,敦煌壁画对建筑设计师、服装设计师、舞蹈家、雕塑家等职业有着同样的效果——这是属于全人类的巨大财富。

    “大千先生此言甚妙,我愿留下来一起临摹壁画。”吴作人听得热血沸腾。

    周赫煊自动忽略吴作人的抢戏,他说:“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能破坏文物。”

    “迂腐之极!”张大千不屑道。

    夏鼐指着张大千的鼻子质问:“你敢说,你在其中就没有私心?”

    张大千昂首笑道:“我非圣人,怎能没有私心?我的私心和中国花坛的公心是站在一起的,我不仅是为自己研究晋唐画艺,也是为全中国所有画家研究它!届时,国画家在面对西洋画家的时候,就不用再低头掩面。我们可以说,中国画是全世界最好的画!”

    “你别把自己想得太伟大,”夏鼐讽刺道,“如果所有的国画家都赞成为了研究绘画技巧而破坏文物,那我将替他们感到羞耻!”

    张大千激愤斥责道:“你不是画家,你懂个屁!研究发掘敦煌壁画,就等于是国画届的一场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也不能破坏文物,你是中国画坛之耻!”夏鼐毫不示弱。

    周赫煊见两人快打起来了,连忙制止:“好了,好了,都稍安勿躁,听我讲几句。”

    “你说。”张大千没好气道。

    周赫煊问:“张先生,你是否赞成保护文物?”

    张大千道:“我当然赞成。”

    周赫煊又问:“敦煌壁画是不是文物?”

    张大千急了:“话不能这样说……”

    周赫煊打断道:“你只需回答,是,或者不是。我再问一遍,敦煌壁画是不是文物?”

    张大千闭眼道:“是。”

    周赫煊继续问:“你在临摹壁画的时候,有没有破坏到它?请不要解释,只需回答,有,或者没有。”

    “有!”张大千把脸调开。

    周赫煊又说:“一切中国文物,都是全体中国人共有的财富,个人是不能随意去发掘破坏的。我想问,张先生你有没有政府的批文?”

    张大千辩解道:“髯翁(于右任)是支持我……”

    “你有没有政府批文,有,或者没有!”周赫煊突然喝道。

    张大千欲言又止,沉默几秒突然说:“没有。”

    周赫煊起身大喝:“你没有政府批文,有什么资格剥掉敦煌壁画!别跟我扯什么保护文物、研究艺术,还扯到国家民族的高度。是不是我宣称一声,我要研究复原汝窑的制瓷工艺,就可以把故宫的国宝偷出来研究?甚至是砸坏了研究它的分子结构?张大千,我告诉你,你的行为是犯法的!我以一个中国公民的身份,勒令你马上停止自己的恶劣行为,否则我将尽一个公民的义务,协助政府把你捉拿归案!永振,国桢,把这人绑起来送回重庆受审!”

    这一连串话说出来,众人目瞪口呆,孙永振和朱国桢则左右按住张大千的肩膀。

    “我……你……污蔑!”

    张大千气急败坏,说话哆嗦道:“我……我这就回重庆,让教育部给我开批文!”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