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82【西行】
    周赫煊还以为要去城内的旅馆,结果被熊向晖一车拉去华清池。

    这里有比较高档的宾馆,也有民国新建的温泉池子,老蒋以前来西安就偶尔在华清池泡澡。

    反正一应消费都由胡宗南报账,周赫煊安放好行李,便带着婉容一起找温泉池子。夏鼐、吴作人、林风眠、林国达、孙永振和朱国桢也趁机消遣,特别是两位画家,泡着澡吟诗作赋,遥想当年的杨贵妃和唐明皇。

    只可惜,温泉池中的地砖和墙砖比较煞风景,一看就是现代工业品,没有丝毫的古风韵致可言。

    第二日早晨,周赫煊让孙永振去市政府借车,弄来辆卡车就可以出发了。西北这边有好几个油田,汽油、柴油反而比南方更廉价易得,不用让汽车烧着木炭长途跋涉。

    孙永振还没把卡车开回来,胡宗南倒是先到了。

    堂堂集团军总司令,未来的西北王,此时西装革履、戴着眼镜,胸前还挂着一架照相机。

    周赫煊正被孔令伟拉着打牌,突然敲门声响起,孔家的随行家仆禀报道:“二小姐,有位记者先生求见。”

    “让他进来。”孔令伟随口道。

    胡宗南走进房间看了孔令伟一样,眉头稍稍皱起,自我介绍说:“孔二小姐你好,我叫古……”

    孔令伟穿着套黑色西装,扎着红色领带,一手执雪茄一手拿牌,脚边还蹲着条黄毛哈巴狗。她吐着烟圈直接打断:“古记者是吧,找我有什么事?”

    “呃,想……想请教几个问题。”胡宗南连忙递上名片。

    孔令伟瞥了胡宗南一眼,冷笑道:“就你这幅德行还当记者?连话都说不好。也不撒泡尿照照,就想采访我?回去告诉你们社长,叫他直接来找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

    手握重兵的胡宗南将军,此刻只想摔脸走人。他强忍着怒火,赔着笑脸说:“我想给孔二小姐拍张照片。”

    孔令伟把胡宗南的名片扔到地上,不屑道:“以前在上海,我一张照片值10万块。你滚吧。”

    胡宗南立马就滚了,这样的姑奶奶他惹不起。不男不女,举止粗鲁,毫无教养,目空一切,别说娶回家了,就连做普通朋友都嫌恶心。

    “我去上个厕所。”周赫煊起身道。

    孔令伟说:“快点快点,别耽误打牌。”

    等周赫煊追出去的时候,胡宗南已经把假胡子撕掉了,正骂骂咧咧的嘀咕着什么。

    “胡司令留步。”周赫煊喊道。

    胡宗南吃了一惊,回头问:“周先生认识我?”

    周赫煊笑道:“以前远远的见过一面。”

    “原来如此,”胡宗南笑道,“周先生在华清池住得还满意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周赫煊说:“我让人拿着教育部的条子去市政府借车,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胡宗南说:“市政府没几辆车子,既然周先生有急用,我让部队调一辆车过来。”

    “那就多谢了。”周赫煊抱拳道。

    胡宗南突然低声说:“周先生跟孔二小姐很熟?”

    周赫煊苦笑道:“算是吧。”

    胡宗南问:“你觉得她为人如何?”

    “不好说。”周赫煊道。

    “哈哈,”胡宗南干笑两声,“确实不好说。”

    两人又聊了几句,突然听孔令伟在里边喊:“你拉屎还是撒尿?上个厕所这么久!”

    胡宗南连连摇头,抱拳道:“周先生,我先告辞了。”

    “慢走。”周赫煊说。

    胡宗南撒丫子就开溜,回去立即给媒人陈立夫打电话,说日军在秦岭准备发动进攻。他必须马上到前线督战,军情紧急,个人私事只能暂时放一放,请陈立夫务必体谅。

    周赫煊也很快也带人走了,一路开车去敦煌。

    陈立夫把胡宗南的原话告诉宋霭龄,宋霭龄连忙打电话给女儿,一番交流后便猜到胡宗南就是那个记者。宋霭龄把女儿数落了一顿,勒令孔令伟不准再男装打扮,赶紧上门道歉给胡宗南留个好印象。

    宋霭龄如此着急女儿的婚事,不外乎是看到老蒋对胡宗南很器重,想要通过政治联姻来壮大孔家的实力。

    孔令伟没有亲自登门道歉,而是把电话打到胡宗南的司令部,对接电话的参谋说:“胡宗南要是我不来见我,我就赖在西安不走了。”

    胡宗南那个委屈啊,只能硬着头皮去继续相亲。

    孔令伟这次终于换回了女装,不但穿着裙子,而且还脚踩高跟鞋,头上和脖子上都喷了香水。

    胡宗南瞟了眼对方的高跟鞋,顿时心生一计。他邀请孔令伟去徒步观光,足足走了两个钟头野外小路,把孔令伟的脚都走出了水泡。胡宗南佯装不知,一路欣赏美景,还各种赞叹抒情。

    孔令伟快疯了,回到华清池大骂不止,赌咒发誓道:“胡宗南这个王八蛋,就算他哪天当了皇帝,我孔二也对他没有兴趣!”

    胡宗南太机智了,这装婚事退得没有得罪任何人,除了孔二小姐……

    周赫煊他们那一行则很畅快,由于要运输苏联援助的军火,大西北的公路交通非常便利。

    婉容和林国达最为兴奋,他们都是初次领略西域风光,就跟内陆人第一次看海般稀奇。

    几天后就进入甘肃地界,武威、张掖、酒泉……每到一个古城,夏鼐都要趁着休息的时机到处走走。林国达成了他的跟屁虫,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各种提问,这种实地考察学习是最长学问的。

    周赫煊运气比较好,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土匪,倒是见到天上飞过几架日本运输机。这些日本飞机是前往额济纳旗草原空投物资的,少量日本人在那里建造了军事基地,并买通一些中国人做汉奸,还想拉那里的蒙古王爷下水,然后发动叛变在甘肃建立伪政权。

    这种事用不着周赫煊操心,因为共党在三年前就派去了政工干部。那位干部已经和蒙古王爷成了好朋友,在当地军警圈子里也名声响亮,众人皆尊称为“刘秘书”。明年春节,蒙古王爷在“刘秘书”的出谋划策下,请来日本人吃饺子喝烧酒,顺手就把醉醺醺的日本人全部干掉。

    这位“刘秘书”本名周仁山,后来做了西藏区高官和新僵区委常务书记。

    闲话休提。

    一行人到了瓜州折道去敦煌,此时还没什么正经公路,汽车只能在沙漠戈壁中撒欢乱跑。为了避免走错方向,周赫煊还在瓜州临时雇佣了一个向导,终于在九月中旬抵达敦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