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78【周公馆的牌局】
    宋美龄说崔可夫是三四流货色,那也是有原因的。

    崔可夫三年前就已经是集团军司令了,但在苏芬战争中表现得太过糟糕。他所指挥的第九集团军,重型装备比芬兰全国还多,谁知出师不利,直接导致丢官。

    当时苏军先头部队163师奉命进攻,却被芬兰的一个小分队堵在路上,苏军被迫沿路展开成20度公里的纵长队形。接着,芬兰军队以一个团的兵力,把苏军这个精锐师的补给线切断,然后用主力包围袭扰。

    崔可夫立即派44师来救援163师,结果163师全军覆没,负责增援的44师也所剩无几,两个师加起来损失了3万多人,被缴获坦克、重炮、车辆无数。而芬兰在这一仗里,前后投入的兵力不超过5000人。

    崔可夫从头到尾都没有指挥失当的地方,这场惨败最大的错误是44师中途停止前进。但这跟崔可夫没有任何关系,是44师的师长维诺格拉多夫判断失误,以为遇到了芬军主力,擅自违抗崔可夫的命令原地固守,继而导致163师被芬兰军队全歼。

    烂的不是崔可夫,烂的是整个苏联红军,各级军官的素质实在不堪入目。

    但大部分中国人不知道啊,就拿常凯申和宋美龄两口子来说。他们都认为崔可夫是因为打了败仗,才被斯大林发配到中国当军事顾问的,打心眼儿里看不起,更不愿听取崔可夫的军事建议。

    周公馆。

    麻将桌上坐着四人,分别是周赫煊、张恨水、崔可夫和欧文。

    崔可夫和欧文这两个外国人,不仅中文说得贼流,而且都是打麻将的好手。前者的童年在中国度过,并在青年时代走遍了整个中国北方;后者已经是第四次到中国访问,并在此期间畅游了大半个中国。

    “杠!”

    未来的苏联红军元帅,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指挥官,苏军攻克柏林的最后一击者,此时正抓着骰子扔向牌桌。

    崔可夫在牌底摸了一张,熟练的用拇指默牌,然后猛拍在桌面:“哈哈,杠上开花!”

    “崔将军这手气,没得说。”张恨水摇头苦笑着给钱。

    四人再开新局。

    张恨水一手摸牌,一手写稿,眼睛在稿纸和牌桌上来回逡巡。这是他多年练出来的本命技能,写作任务紧又想打牌的时候,便在麻将桌上一起完成了。

    特别是《金粉世家》和《啼笑因缘》,这两部小说,有很多章节都是在打麻将时写的。

    “二饼。”

    欧文拍出一张牌,随口问道:“崔可夫将军,贵国可否考虑与日本解除中立条约?”

    崔可夫手指玩着麻将说:“我只是小小的军事顾问,国际大问题不该由我来考虑。”

    “九万。”周赫煊朝二人瞟了一眼。

    自从出了德国炮兵顾问被日本买通做间谍的事件以后,所有的外国顾问都被高度监控。不管是崔可夫还是欧文,他们每次出门的时候,屁股后面都有军统特务跟着。

    不仅如此,有时候他们外出,军统特务还会悄悄进入其住宅,搜查是否有重要的秘密文件。

    所以,欧文本来有写日记的习惯,但在重庆做顾问期间,他日记本上一个字都不敢写,生怕无疑中暴露了信息。甚至欧文都不敢公开联系崔可夫,害怕引起老蒋的忌惮,于是就有了今天的牌局。

    “吃。”

    张恨水的右手还在继续写稿,这丝毫不影响他吃牌,两只手的动作几乎是同时进行。甚至,张恨水还竖起耳朵,关注着两个外国顾问的谈话内容。

    趁着崔可夫摸牌的时间,欧文又说:“希望你能跟斯大林先生转达一下,美苏两国应该合作。不仅是直接合作,还有援助中国的间接合作。”

    “四条,”崔可夫笑道,“这种事情,你应该联系潘友新先生(苏联驻华大使)。”

    欧文又打出一张牌,微笑道:“我们都是最高领袖派来中国的顾问,谈起来更直接且有效果。苏联不断减少对华援助,并和日本签署互不侵犯条约,这种行为是非常不理智的。”

    崔可夫冷笑道:“半年前,我带着150架战斗机、100架轰炸机、300门大炮、500辆卡车来到中国,仅仅过了半个多月,中国就发生了皖南事变。我们苏联还怎么加大援华力度?援助国党的军队去打共军吗?”

    “那件事已经解决了,不是吗?”欧文道。

    崔可夫似乎不想再说,直接摊牌道:“你跟我讨论是没有意义的,去找苏联的驻华大使吧。”

    欧文无奈叹息:“我能联系到他,就不会来找你了。”

    整个抗战期间,苏联代表在中国是被严格监视的,国府不希望苏联使节和任何其他国家接触。一年多以前,老蒋甚至故意把苏联顾问团安排进法国大使官邸,导致被轰炸以后的法国大使没法搬回原址,以此来挑拨苏联和法国使节的关系。

    这种拙劣的小把戏搞得法国和苏联使团啼笑皆非,他们反而因此结下了良好友谊。

    为了不引起常凯申的神经紧张,各国使节很少私下接触。像欧文这种信奉中庸之道的家伙,就更不敢直接找苏联大使谈话。

    “对对胡,给钱吧。”

    周赫煊推牌摊手,他才不想介入两个外国佬的话题。

    表面上看,苏联和日本签署互不侵犯条约,是对中国抗战的极大打击。但事实上,这是对中国很有利的,因为苏联和日本签署合约的目的,是为了让日本放心南下,可以提前让日本和英国打起来,并且把美国也拖入战局。

    美国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但日苏密约已经签订了,只能说服苏联加大援华力度,让日本对苏联有所顾忌,不敢真的放心进攻东南亚。

    今天的牌局只是初步接触而已,互相试探试探,然后各自把情况发回国内。

    说起苏联和日本的互不侵犯条约,崔可夫在其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他从国府那里搞来日本在南方的军事布防情报(中国从一架坠毁的日军飞机上缴获的),复印之后发回苏联,斯大林收到这份情报以后立即答应和日本签署密约。

    那份军事情报,把日军对东南亚的战略企图暴露无遗,这让斯大林终于松了口气,于是添把火让日寇放放心心南下。

    “开饭了,”崔慧茀走进来,笑道,“各位先生,吃完了再打牌吧。”

    崔可夫耸耸鼻子,兴奋地说:“是麻辣火锅,我已经闻到香味了。”

    周赫煊道:“还准备了高度白酒。”

    崔可夫拍着周赫煊的肩膀哈哈大笑:“周先生,等你以后去苏联,我请你喝纯正的伏特加。”

    众人围着火锅坐下,欧文没有再提正事,而是跟崔可夫说起中国军队的情况。

    崔可夫一边大嚼毛肚,一边摇头道:“中国的军队太糟糕了,贪污腐化成为常态,官兵矛盾十分严重。士兵生活困难,无法满足温饱,健康状况更是恶劣。我曾到前线阵地考察,有一次让我印象深刻。102师居然有一半以上士兵患有疟疾,而且得不到医治。后勤部门说已经调派了药品,前线指挥官又说没有收到药品,我搞不清楚他们谁说的是假话。还有中国的参谋总部官员,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300个师里有多少士兵,因为大部分的部队在吃空饷,一个满编师只有四五千人属于常态。”

    张恨水听得一脸羞耻,这虽然不是他干的,但作为中国人,还是不想听到自己国家的军队被外国人如此鄙视。

    崔可夫几杯酒下肚,越说越起劲:“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获取这些类似情报没有任何困难。因为中国军方压根就没人认真管理过这些事情,我可以轻松打听到,日本间谍同样可以。中国前线部队的情况,对于日军来说几乎是透明的。所以中国的军队很难打运动战,一是他们的士兵太糟糕,二是他们的行动路线很容易被敌人获知。中国最精明的指挥官们,每次打运动战时,都不敢把太过具体的命令下发到部队,这也算是他们的补救预防措施吧。”

    欧文仔细聆听并记在心头,他需要知道这样的消息,而崔可夫也只故意告知的。

    几人打牌到傍晚,各有所得,都心情愉快地离开周公馆。

    周赫煊则叫来林国达,吩咐道:“国达,把这份报告送去云岫楼,亲手交到蒋总裁手上。”

    周赫煊又不是傻逼,两个外国佬在自己家打牌,百分之百会引起常凯申的怀疑。他干脆主动把欧文和崔可夫的谈话内容记录下来,让老蒋明明白白的知道,剩下的就不关他的事儿了。

    欧文和朱可夫显然也是清楚的,所以他们故意选择在周公馆接触,以此来接触常凯申的警惕之心。

    此后的几年里,周公馆几乎成为这些外国使节的特定交流场所,隔三差五就有人来打麻将吃火锅。周赫煊烦得都不愿自己写报告了,直接让崔慧茀、马珏,或者是林国达代笔,反正都要交给常凯申过目。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