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77【具有中国思想的美国顾问】
    当周赫煊从李庄回到重庆时,海明威夫妇还在前线做采访,而访华大使柯里则已经离开中国。

    柯里没走几天,常凯申身边就多了个政治顾问,名叫欧文·拉铁摩尔。

    在此后的一年半时间里,但凡是重要场合,甚至是老蒋举行圣诞晚宴,欧文·拉铁摩尔这个美国顾问都会跟在身边。他估计是常凯申最喜欢的外国顾问了,不仅能说一口流利中文,就连老蒋的宁波方言都听得懂——欧文是被一个宁波奶妈子带大的。

    五月底,罗斯福公开在全国做战争宣传,并宣布总统和国会有权征用人力、物力和工业部门以应对即将发生的战争。美国的许多财团和百姓强烈反对,要求政府继续采取中立外交政策,但罗斯福依旧在有条不紊的启动战车。

    六月中旬,历史悠久的美国游骑兵部队再次组建。

    六月下旬,德国实施巴巴罗萨计划,苏德战争正式爆发。

    早在半年之前,英国媒体就大肆宣传德国即将入侵苏联,无非是想早点把苏联拉进英国的阵营。然而这种宣传起到了反效果,以至于苏联在破获德国进攻计划的时候,斯大林误以为那些情报是英国故意编造的。

    斯大林认为,德国在彻底解决英国之前,不可能大规模入侵苏联,因为白痴才会做出这种不智之举。

    斯大林似乎忘了,希特勒并非白痴,但却是个疯子。

    因此苏联被打个措手不及,半天之内就损失飞机1200架,其中有800架还没来得及起飞,直接在机场就被炸毁。

    苏联红军的情况很糟糕,虽然人数占优,但75%的军官任期都不超过一年,可以说都是些战场菜鸟。

    而且在苏德战争刚刚爆发的时候,苏联这几年肆意扩张的恶果也显露无疑,新占领的土地上到处是带路党。

    由于波兰的高压统治,当初苏联瓜分波兰的时候,当地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热情响应,喜迎王师。然而他们很快发现,苏联的高压统治,比波兰政府有过之而无不及。

    于是当德国入侵苏联时,各种带路党就出现了。新吞并的波罗的海三国尤为明显,大约3万立陶宛人参与叛变,并在隔天宣布脱离苏联而独立。随着德军的推进,这一波叛变潮很快蔓延到爱沙尼亚。

    就在德国进攻苏联的第三天,常凯申派人召见周赫煊,新上任的政治顾问欧文也被叫来问策。

    常凯申今天居然没戴假牙,这让周赫煊颇为意外,因为老蒋只有在极私人的场合才会不戴假牙。这是为了显得亲近信赖,而欧文·拉铁摩尔估计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外国顾问。

    大家见面的地点不在书房和会客厅,而是安排在花园里。

    宋美龄当场切了两个柠檬,用牙签挑着放入水杯,笑着说:“快来尝尝,这是我亲手炮制的柠檬茶。”

    “谢谢。”欧文微笑着点头,他的中国话字正腔圆。

    周赫煊也点头道:“谢谢。”

    常凯申问欧文道:“罗斯福总统对德国入侵苏联有何高见?”

    欧文说:“总统认为,德国人将向纵深推进,但苏联必将重振旗鼓。最终战败的是德国,而苏联将赢得胜利。”

    常凯申笑道:“不错!我同意总统的观点。我手下所有的将军都告诉我,德国人将获胜,但我认为苏联能坚持下去。苏联人多地广,虽然军事力量不如德国,但可以用空间换时间,凭借巨大的毅力坚持到最后。这就跟中国的抗战一样,侵略者必将失败,而正义的一方必将胜利。”

    周赫煊喝着柠檬茶,静静的看着老蒋装逼。

    欧文附和道:“蒋先生对国际时局的分析很正确,您有着惊人的战略眼光。”

    常凯申心头大爽,介绍道:“这是我国著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周赫煊先生。”

    欧文说:“周先生早已享誉美国,我也是久仰大名。”

    周赫煊笑道:“拉铁摩尔先生的中国话说得真好,成语也用得很准确。”

    欧文道:“我在中国居住的时间,比在美国还要久,中国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常凯申帮着介绍道:“拉铁摩尔先生是中国边疆学专家。”

    这个专家不是吹捧得来的,欧文现实从北京到新僵走了一圈,又从北京到黑龙江走了一圈,接着又深入内蒙古做研究,前后历时数年之久。他对中国边疆的认知,远远强于99.9%的中国人。

    前些年,欧文还去延安转了一圈,见到了数位开国大佬,对陕甘宁边区的民族政策大为赞赏。

    常凯申如今对欧文非常器重,他显然没读过欧文的著作。在《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一书中,欧文明确指出:“共党在中国大西北实行的联合少数民族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政策,其实是中国历代‘王道’的延续。可以预见的是:中共通过联合少数民族,在驱逐日本帝国主义的斗争中,现实占领中国广阔的边疆地区,然后如当年的隋唐一样,以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为根据地,最终推翻盘踞中原和沿海的腐败统治者。一个新的,统一的中国将会形成……”

    此君的身体是外国人,但思维方式完全已经中国化,他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和地理民族了解得极为透彻。

    后来常凯申还拿欧文和宋子文做比较,说宋子文是个中国的美国人,而欧文是个美国的中国人。

    就说现在吧,偶尔从头到尾隐藏锋芒,对老蒋也是各种附和吹捧。他虽然是罗斯福派来的顾问,也从不主动发表意见,因为他觉得过犹不及。他认为指手画脚太多反而让人生厌,不可能得到老蒋采纳,关键时候发表少数意见,这样才会得到重视。

    这人信奉的是儒家那一套中庸思想,而且他对中庸的理解,比大部分中国人更加透彻,甚至比较符合中庸的本意。

    常凯申在问询了一番苏德战争之后,剩下的时间便是扯闲天了。宋美龄的话越来越多,老蒋反而闭嘴沉默——好吧,不是老蒋不想说话,而是他根本没法介入话题,因为他不会英文。

    在场四人都会说中文,宋美龄居然使用英语聊天,然后又把谈话内容翻译给老蒋听。

    欧文显得很尴尬,并发觉常凯申和宋美龄互不信任。于是他说话越来越谨慎,关于政治基本不谈,只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宋美龄抱怨了一番英国,又开始数落苏联。她说:“我们的苏联军事顾问素质相当低,因为现在苏联正遭到德国进攻,他们需要自己所拥有的每一位能干的军官。所以我们得到的顾问都是三四流的,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欧文附和道:“苏联红军在大清洗后,确实军事人才奇缺。”

    宋美龄又转头问周赫煊:“周先生觉得呢?”

    “好像是这样。”周赫煊只能点头道。

    此时驻中国的苏联首席军事顾问、苏联军事代表团团长,名叫瓦里西·伊万诺维奇·崔可夫……嗯,三四流货色。

    (PS:不是老王在黑啊,宋美龄是真说过这种话,包括当着老蒋的面跟会中文的人全程说英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