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75【散财】
    月亮田。

    金岳霖指着院侧的一排竹篱笆,得意道:“明诚你看,那就是我修的鸡舍。蚯蚓池也快弄好了,再过些时候就能用来科学养鸡。不是我吹牛,整个西南联大的老师里面,论养鸡的技术,我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佩服。”周赫煊好笑道。

    金岳霖说:“过几天我就去叙府弄些鸡仔回来,那里有个科学养鸡示范场。”

    周赫煊问:“你不回西南联大教书了?”

    “请了两个月的假,有代课老师。”金岳霖道。

    周赫煊颇为感慨,金岳霖已经达到了情圣级别,他养鸡都是为了给林徽因补身子。

    “周先生,吃饭了!”

    林徽因的母亲何雪媛站在门口喊道。

    这老太太是林长民的继室,出生于殷实小作坊主家庭,不会读书写字,又不会针线女红,且还从小娇生惯养,脾气很大。除了林徽因以外,她生下的儿女全夭折了,自然不得书香世家的婆婆喜欢。

    后来林长民又娶了个上海女子,何雪媛便被打入冷宫,脾气更加古怪。连亲生女儿林徽因都跟她无法交流,母女俩动辄就会吵架。

    这不,即便面对周赫煊这个客人,老太太都脸色冷冰冰的,她只有在对待外孙和外孙女时才有笑容。

    营造学社的成员都在,由于饭桌坐不下,梁思成的学生们便把办公桌抬出来。桌上有新炒的一盘肉菜和一盘蔬菜,剩下全是昨天周赫煊宴请时的残羹,那些剩菜被林徽因和同济的两个教授分别端了回去。

    饭也是陈米煮的,颜色已经有点发黑。

    梁思成有些不好意思,笑着招呼道:“明诚兄,饭食寒酸,你不要介意。”

    “是我让你们破费了。”周赫煊说。

    老太太虽然脸色冷冰冰的不待见人,却刻意把新炒的两盘菜都摆在周赫煊面前。她自己倒了些剩菜的汤水拌在饭里,一言不发的默默吞咽,似乎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有肉!”九岁大的梁从诫两眼发光,但却很有家教,并未直接伸筷子开抢。

    “吃吧。”林徽因分别给儿子和女儿夹去肉片。

    十二岁大的梁再冰,小心翼翼在肉片边缘咬了一口,然后连拔好几口饭,接着又夹盘子里的菜叶吃。半碗饭下去,她碗里那块肉还剩三分之二,把周赫煊看得很是心疼。

    周赫煊问道:“思成兄,你这里还有什么困难?”

    梁思成没有谈钱的事情,而是说:“有可能的话,请明诚兄帮我订《建筑论坛》、《国家地理》和《时代周刊》这三种美国杂志。”

    “没问题。”周赫煊道。

    林徽因见丈夫似乎难以启齿,补充道:“我们还缺各种参考书籍,主要是建筑方面的。”

    周赫煊说:“我会帮忙搜集。”

    梁思成喜道:“那真是太好了,有了明诚兄帮忙,以后的工作肯定效率百倍。”

    周赫煊也不提捐赠财物,这种事当面说出来,会让梁思成和林徽因感到难堪,他甚至都不好招呼那位老太太多吃肉。只能离开李庄再说,隔三差五寄一些过来,帮助营造学社改善生活。

    周赫煊特别照顾梁家,并没有其他意思。从道德层面讲,梁启超帮周赫煊取表字,就算他的前辈师长,是有义务帮助其儿子和儿媳的。

    一顿饭吃完,林徽因和母亲一起去收拾洗碗,周赫煊则被请进了营造学社的办公室。

    后世李庄政府把梁思成、林徽因故居修得很漂亮,墙面还刷了白灰,但除了房间结构以外,其他已经完全改变模样。这是栋年久失修的木制建筑,潮湿而破旧,最大的一间被隔出来做公共办公室。

    梁思成办公桌上摆着大量的图片资料,他笑着介绍说:“这都是前两年在川康考察的古建筑,需要进行研究汇总。”

    周赫煊问:“我寄给你的照片收到了吗?”

    梁思成道:“收到了,富顺文庙很有意思。就算没有那个裸童雕塑,也是值得研究的,可惜现在缺乏财力和精力去实地考察。”

    “有机会的。”周赫煊安慰道。

    梁思成笑着说:“是啊,等抗战胜利以后,就可以到处走走了。”

    周赫煊说:“以后你再来重庆筹集经费,可别绕着我家走啊,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

    “一定。”梁思成点头道。

    两人正聊着天,罗哲文突然跑进来:“周先生,外面有个童教授带着老婆来找你。”

    “童教授?”周赫煊想不起来自己跟哪个姓童的认识。

    出去一看,却见童第周和妻子正站在屋檐下,周赫煊还是没有任何印象。

    童第周直接鞠躬道:“周先生,我听说您来了李庄,专门来表示感谢。”

    “你是?”周赫煊问。

    童第周说:“我叫童第周,承蒙周先生善款资助,才有机会去欧洲留学。”

    “原来是童博士啊,久仰大名!”周赫煊又惊又喜。

    童第周的大名如雷贯耳,那是上了新中国课本的,周赫煊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一时间没法认出来而已。直到现在,周赫煊每年都还在捐款资助留学,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资助过童第周。

    童第周连连说:“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发表了几篇论文而已。”

    周赫煊问:“你在李庄有什么困难吗?”

    童第周说:“一切都好,只是实验设备奇缺,没法做比较深层次的研究。”

    周赫煊道:“你需要什么就列个单子出来,我尽量帮忙购买。”

    “多谢周先生。”童第周本想客气,但现在条件太困难,只能接受周赫煊的好意。

    周赫煊在李庄足足逗留了一个星期,走的时候身上多出好几张物资名单,都是各个机构所需要的东西。有些他没法搞到手,但大部分是可以满足的。

    等回到重庆,周赫煊立即着手购买。同时,他还托龙三公子的关系,给西南联大也送了一批物资过去,接着又写信询问其他几所大学想要点什么。

    反正国内工厂赚的钱都要变成废纸,还不如早点花干净,这导致他的名字出现在后世各种学者的回忆录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