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68【顺风船】
    旧金山码头。

    “小南,小宁,快跟爸爸说再见!”于珮琛抱着两个女儿说。

    “爸爸,见!”周宁挥舞着小手,奶声奶气喊道。

    “哇呜呜呜呜!!”周南突然嚎啕大哭,似乎隐约明白这是要跟爸爸分开。

    周宁扭头看着姐姐,愣了愣,也像是受到传染一样大哭起来。

    周赫煊连忙把女儿抱住,一阵亲吻安慰,终于让两个小家伙破涕为笑。

    周赫煊又抱住前来送行的费雯丽:“薇薇安,你们在美国多多保重,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拍电报。”

    费雯丽穿着风衣,戴着墨镜和帽子,踮脚亲吻周赫煊的额头说:“我会的,你不要担心。”

    “两位姐姐再见!”马珏也笑着挥手。

    “再见!”

    周赫煊这次回国正好搭顺风船,跟美国访华特使团一起离开。

    此行的访华特使叫劳克林·柯里,是罗斯福的高级行政助理,以罗斯福私人代表的身份对中国进行访问。

    在近代历史研究中,很多学者认为,此次柯里访华是受宋子文邀请,就即将通过的《租界法案》进行商讨,想要获得更多的美援帮助。其实这个理解有误,因为常凯申和宋子文提出访问邀请时,《租借法案》都还没在美国国会提出来。

    事实上,常凯申邀请的是罗斯福的亲信顾问霍普金斯,目的是为了达成中英美三国的远东合作计划。但霍普金斯前段时间跑去英国了,罗斯福就把行政助理柯里任命为特使。

    不仅如此,海明威夫妇也是这次的特使团成员,就是那个后来写《老人与海》荣获诺贝尔奖的海明威。

    海明威的表面身份是美国政府特派员兼《柯里尔》杂志和《午报》记者,但他的真实意图,是受罗斯福派遣调查“皖南事变”及国共关系,以方便美国政府制定具体的援华计划。

    历史上,海明威夫妇还在重庆秘密会见了周公。

    玛莎(海明威妻子)当时就被周公的风度所折服了,她后来回忆说:“我们认为,周是个胜利者,是我们在中国所见过的唯一的真正的好人。如果他是典型的中国共党的话,那么中国的未来将是他们的。对我来说,我已被这位魅力十足的男人强烈地吸引住了。”

    而海明威则回忆说:“周是一个具有极大魅力和智慧的人,他与所有国家的驻华使馆都保持着密切联系。他成功的使几乎每一个在重庆与他有过接触的人,都接受了共党对于所发生的任何事情的立场。”

    海明威在回美国面见罗斯福时,直接预言说:“这场战争后,共党一定会接管中国,因为那个国家里最优秀的人都是共党。”他还写了一份国共关系报告,并在报告里明确指出:常凯申把日本看作是“皮肤病”,而把“中国赤祸”视为心腹大患。

    ……

    美国访华特使团乘坐的是“马特尼桑”号客轮,这艘船只能开到夏威夷,到那里将转乘泛美航空公司的飞机前往香港。

    周赫煊在船上见到了柯里以及海明威夫妇,三人非常热情的主动握手问候:“你好,周先生,非常高兴能与你同行。”

    “我也非常高兴,要不去喝几杯?”周赫煊邀请道。

    三个美国人明显都是酒鬼,欣然道:“很不错的建议。”

    玛莎·盖尔霍恩熟练地坐在吧台前,端起酒杯说:“周先生,我很喜欢你那首摇滚歌,非常带劲!”

    “我的荣幸。”周赫煊笑道。

    海明威道:“自从看过你的小说《神女》之后,玛莎就一直想去中国。”

    周赫煊摇头说:“中国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战争对我来说很熟悉,”玛莎说,“我报道过西班牙内战,报道过苏芬战争,我知道战争对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我希望了解中国,并把中国的情况写出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万分感谢,我敬你一杯!”周赫煊举杯道。

    玛莎·盖尔霍恩是一位女作家,同时也是个战地记者。她和海明威是在酒吧里认识的,并在一个月前成为海明威的第三任妻子,嗯,她自己也是二婚。

    这夫妻俩有很多共同点,都是作家,都是战地记者,都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甚至他们历次离婚的理由都一样——跟另一半的思想理念不和。

    只不过,玛莎·盖尔霍恩更具有攻击性,她在重庆时单靠提问就能惹得宋美龄发飙爆粗口。

    这不,还没说几句好话呢,玛莎就开始揭周赫煊的短:“周先生,我听说你跟希特勒的私人关系很好?”

    “你听谁说的?”周赫煊笑问。

    玛莎道:“我从芬兰战场采访回来,途中曾去了一趟柏林,并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你的作品,在德国已经被全面查禁了。经过我的仔细调查,好像是希特勒亲自下的命令。”

    “然后呢?”周赫煊道。

    玛莎说:“然后我继续调查,在一个党卫军口中得到线索。你,周先生,国际知名的反法西斯斗士,曾经是希特勒的座上宾,希特勒甚至亲自设计手枪送给你。”

    周赫煊笑道:“英国国王乔治六世,曾经也崇拜过希特勒,难道你认为英国国王会勾结法西斯吗?”

    “当然不,”玛莎说,“但经过我的仔细调查,德国纳粹的新版种族主义宣传册,就是在你访问德国以后出版的。所以我一直想要采访你,关于纳粹的种族主义宣传,你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周赫煊挑眉说:“这位女士,你这不是在采访,而是在恶意诽谤。”

    玛莎笑道:“恼羞成怒了吗?我只是在……”

    “亲爱的,”海明威出声打断道,“你可以少喝两杯,也可以少说几句醉话。”

    特使柯里也笑道:“周先生,能向我讲述一下中国的情况吗?我想,我应该把工作准备的更充分一些。”

    “如你所愿,特使先生。”周赫煊说。

    柯里问:“关于前不久发生的皖南事变,你怎么看?”

    周赫煊说:“我表示强烈谴责,中国人需要团结一致,而不是在赶走敌人之前内斗。”

    “那国共关系呢?”海明威也开始做调查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