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53【理想与现实】
    自从德国对伦敦进行大轰炸以后,偏僻冷清的布莱切利镇就变得人满为患。

    因为这里距离伦敦不太远,铁路交通便利,而且物价低廉,没有军事和工业设施不易遭轰炸,是伦敦市民躲避战争的最好选择之一。8月到10月期间,小镇上已经涌来一万多人,周赫煊他们差点没找到旅馆的空房间。

    “先生,你们真幸运,今天刚刚搬走两家人。”旅馆老板笑着说。

    这话刚说完,又有几个人下楼,说要办理退房手续。

    周赫煊颇为好奇地问:“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那家的男主人说:“回伦敦。”

    “为什么?”周赫煊道。

    那男人说:“我宁愿回伦敦被炸死,也不愿在这里被无聊死。小镇上什么都没有,没有电影院、没有咖啡厅、没有足球比赛、没有……就连像样的小学都没有,这里的老师教学质量太差了。”

    好吧,这个理由很强大,因为小镇无聊,所以大家选择回伦敦去挨炸。

    两相对比起来,中国百姓对生活的需求也太低了,他们只要有饭吃、能活命就心满意足。

    说起来非常搞笑,涌入布莱切利镇的一万多伦敦人,半年时间不到就全部跑个精光。因为小镇的生活跟伦敦比起来太LOW逼,他们生活得很不愉快——这哪像战争难民?简直就是来集体度假的。

    那一家子办完退房手续,便提着箱子哼着歌儿离开了,欢欢喜喜犹如结束假期的游客。

    马珏感觉颇为好笑:“这些英国人也太乐观了吧。”

    “他们是还没有见识到战争的残酷,毕竟,上一次世界大战没有打到英国本土。”萧乾突然插话说。他一路上都跟在周赫煊身边,包括周赫煊参加淡墨社机会,萧乾也在外边候着,准备写一篇关于周赫煊的报告文学。

    周赫煊说:“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萧乾好奇道:“还有什么原因?”

    周赫煊说:“第一,日不落帝国带来的强大自信,虽然英国早就开始衰落,但大英帝国的神圣光环还对每个国民起作用。第二,自20年代以来,英国经济高速发展,工党又带来民权和福利,英国人的精气神很足,他们已经摆脱了对温饱的基本要求。”

    马珏说:“可英国还是有很多无家可归者。”

    “那不是主流,”周赫煊道,“在上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诸国列强都在发生着剧变。英国最明显的就是工党两度组阁,每次上台都大力推行社会主义改革,这给英国中下层民众带来强大的凝聚力和认同感,甚至于社会福利成为一种思想共识。所以在工党第二次组阁的时候,英国失业率虽然高达10%,但其民意支持率却居高不下。若非经济危机让工党被迫削减福利政策,工党政府根本不会倒台。”

    萧乾疑惑道:“这跟战争有什么关系?”

    周赫煊解释道:“社会主义改革带来的国家认同感啊,这个国家提高平民福利,并且这种福利成为社会共识,那么自然有无数国民会选择爱国。别看几年前英国和平主义泛滥,但战火真的燃烧到英国本土,英国人肯定会选择保家卫国,因为这个国家让他们感觉有奔头。”

    马珏问:“那中国呢?”

    周赫煊苦笑道:“中国只剩下国仇家恨和民族凝聚力了,大部分底层民众其实不愿为国打仗。甚至对某些蒙昧小民而言,日本的统治跟国民政府的统治没啥两样,都生活得艰难困苦。”

    萧乾掏出小本本,问道:“周先生似乎对中国的经济福利政策很不满意?”

    “你觉得呢?”周赫煊没好气道。

    萧乾继续问:“周先生对《五五宪草》怎么看?”

    周赫煊说:“看起来很美好,但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

    “为什么?”萧乾极为惊讶。

    自从全面抗战以来,老蒋迫于糟糕的国内局势,不得不开始推行所谓的宪政改革。特别是去年9月份的国民参政会第一届四次大会,各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提出了7个提案,督促国府进行宪法修正和宪政改革,并由一帮子学者制定出《五五宪草修正案》(即“昆明宪草”)。

    这一系列事件,得到中国朝野的一致称赞。有人认为它代表了同仇敌忾和各方精诚团结的精神,是国家之大幸事;也有人认为中国政治春云初展,正在走上一个新的阶段。

    但在明眼人眼中,《五五宪草》及其修正案只不过是空中楼阁。

    马珏本就是学法律的,她也非常疑惑:“对啊,先生。《五五宪草》我仔细研究过,各个条款都很完美啊,怎么可能完全无法实现?”

    “因为太完美了。”周赫煊说。

    萧乾一边记在小本本上,一边问道:“完美也是错?”

    周赫煊解释道:“《五五宪草》的核心是‘直接民权’,这是个非常高尚的政治理想,但操作起来却未必有效。英法两国有着久远的宪政历史,但到现在都不可能做到直接民权。美国部分州偶有采用直接民权的,但也没取得什么好的效果。进行直接民权最早的国家是瑞士,这是个小国,人口土地不足中国的百分之一,但其直接民权的行政区也不足五分之一。中华民国连乡镇都无法有效控制,还想搞什么直接民权,这不是个大笑话吗?”

    马珏和萧乾顿时默然无语,他们并不傻,只是没有朝坏的那方面想而已。

    周赫煊继续说:“制定《五五宪草》的那些学者们,肯定也知道这个事实。但他们依旧选择这样做,无非是想从国党那里分权,打破常凯申的独裁统治。他们太急切了,也把目标定得太高了,以至于这份宪草失去了实际意义。若常凯申真的通过这部宪法,肯定闹出很多笑话,并且把现有的行政系统给搞乱。”

    马珏毕竟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法学博士,被周赫煊一番话点醒,立即想清楚许多问题。她说:“我打算写一篇相关论文。”

    “可别!”周赫煊连忙制止。

    “为什么?”马珏问。

    周赫煊苦笑道:“现在全国的进步人士都对《五五宪草》推崇无比,你若发表反对意见,必然千夫所指,成为独裁的帮凶、民主的罪人!”

    马珏瞬间哑口无言。

    周赫煊叹息道:“走吧,把行李放好,在小镇上到处走走散心,还是别考虑那些国家大事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