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45【坚持妥协的丘吉尔】
    英国,内阁会议。

    印度事务大臣埃默里表态说:“关于滇缅公路问题,我强烈反对与日本妥协,妥协只能引出日本人新的要求,就像前几年德国做的那样。我们正处在一种困境之中,我们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向全世界做出一种勇敢的姿态并且拒绝任何威胁!”

    英国外交大臣哈里法克斯也说:“我支持埃默里先生,我认为日本只不过在虚张声势,英国不必太紧张。只要有中国拖住日本,他们就没有充足兵力入侵东南亚。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给予中国一定帮助,而不是把中国推入法西斯阵营。”

    掌玺大臣艾德礼接着说:“首相阁下,我们现在进行的不是局部战争,也不是欧洲战争,而是一场世界大战。任何潜在的盟友都需要拉拢,包括中国、苏联和戴高乐流亡政府。确实,现在对日开战很不利,但如果我们继续妥协,中国被日本吞并了怎么办?用现在的轻松,换来今后更加糟糕的局面,我认为是不可取的。”

    众人纷纷表态,超过80%的内阁大臣都支持重开滇缅公路。

    要知道,哈里法克斯乃是张伯伦指定的首相继承者,一直都主张对外妥协的绥靖政策。但现在连绥靖主义者都想要对日强硬,说明英国老爷们是看不起日本的,更不觉得日本能对英国有多大威胁。

    真正的对日妥协者,恰好是一向强硬的丘吉尔,若非他一意孤行,英国不可能关闭滇缅公路。

    丘吉尔安抚众人说:“日本是一头野兽,就像纳粹德国那样。重开滇缅公路,很容易招来日本的攻击,那时所有的重担都全部落在英国肩上,而不是落在它应该落的地方——美国的肩上。美国已经明确表示不介入欧亚冲突,我们必须拖时间,就算拖到中国对日投降,只要美国愿意参战,那么一切都有回旋的余地。”

    印度事务大臣埃默里立即质问道:“若中国选择投降,日中两国的军队一起进攻远东殖民地,甚至是入侵印度,那英国该怎么面对?”

    丘吉尔笑道:“中国对日投降,美国比我们更着急。说句不负责任的话,我巴不得中国赶快投降,到时美国必然提前参战。我宁愿放弃印度,换来美国的入局!”

    艾德礼气得拍桌子:“我们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美国身上,胜利是靠自己争取的!”

    哈里法克斯也说:“首先阁下,如果按照你的策略,那么英国就算赢得了战争,也会输掉自己的国际名誉和地位。那个时候,东南亚将是美国的,印度也会是美国的,你是大英帝国的罪人!”

    外交次长巴特勒补充说:“据访华特使密电,日本已经放缓了对华攻势,而德国驻华大使也在重庆积极游说中国官员。外交情况对我们很不利,中国这次很可能是真要投降。另外,据驻日大使克莱琪先生密电,日本内阁已经在修改所谓的‘大东亚共荣’政策,他们最新的提法是‘大亚洲共荣’,甚至把西亚都划入了日本的势力范围。一旦日本打穿印度进兵西亚,则我们的中东和北非殖民地将遭受意大利和日本的夹击。”

    艾德礼说:“必须立即重开滇缅公路,防止中国投入日本怀抱!”

    丘吉尔力排众议说:“先生们,我认为不需要太早做出决定。美国也有使团出访中国,我们可以静观他们的措施,英国现在不能独立拯救世界。”

    随着时间的推进,丘吉尔在内阁说话是越来越硬气,很难想象他在两个月前还被外交部门胁迫着对意大利求和。

    见内阁官员们还是反对,丘吉尔又是一通长达两个小时的演讲,不断诉说着英国的艰难处境,成功把众人的关注点转移到本土安全上,关于远东的话题就此不了了之。

    当晚,周赫煊带着马珏到丘吉尔家里享用晚宴。

    首相夫人克莱门蒂娜亲自下厨,端上来一些英国传统美食,另外还弄了几个美国菜。嗯,首相夫人曾在美国住了两年,跟一位年轻帅哥同居,丘吉尔对此选择了原谅。

    丘吉尔也不亏,他半年前还有个情妇,不过当首相以后就断了往来,毕竟名声和事业要紧,而且他也没那么多精力顾及女人。直到战事缓和下来,丘吉尔才出钱接回情妇——那情妇远嫁美国,生活并不如意。

    丘吉尔的孩子们都长大了,并有各自的生活事业,因此并未住在唐宁街,今天的晚宴就他们四人。

    克莱门蒂娜主动拉着马珏聊天:“听说马小姐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博士,那可真了不起,他们很少出女博士的。”

    马珏笑道:“多谢夸奖,我只是努力学习而已,并不是太聪明,首相阁下才是具有大智慧的。”

    克莱门蒂娜笑着说:“他并无才华,只有别人不具备的坚毅。”

    周赫煊道:“英国现在最缺的就是坚毅,所以丘吉尔先生做了首相,这是英国人民正确的选择。中国同样如此,我们从军事、经济和科技各方面,都远远不及日本,只剩下坚毅支撑到现在。”

    丘吉尔皱眉道:“周,今天只谈文学艺术。”

    周赫煊笑道:“当然,我不会扫兴的。”

    克莱门蒂娜缓和气氛道:“温尼(丘吉尔)年轻的时候,曾想过当一位作家,你们应该有很多共同话题。”

    丘吉尔笑呵呵地说:“当作家的梦想,我现在还保留着。说不定在战争结束以后,我就会放下所有职务,写出一部伟大的作品。”

    “那预祝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周赫煊笑着说。

    丘吉尔乐道:“这谁都说不准,或许真的能够获奖呢。”

    说实话,丘吉尔的文学功底很强,但他后来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恐怕是社会价值高过于文学价值。除了丘吉尔之外,谁见过历史读物拿诺贝尔文学奖的?

    餐桌上,大家一起聊着文学,仿佛世界大战的阴影根本不存在。

    晚宴结束后,克莱门蒂娜拉着马珏聊天,丘吉尔和周赫煊则进入了书房。

    扔过去一支雪茄,丘吉尔划燃火柴问:“周,你认为美国什么时候能够参战?”

    周赫煊道:“日本向太平洋地区全面扩张的时候。”

    丘吉尔说:“难道日本不扩大战争,美国就永远不参战吗?”

    周赫煊道:“罗斯福必须说服国会议员。”

    “那很困难。”丘吉尔道。

    周赫煊笑道:“我们可以帮忙啊。”

    “怎么帮忙?”丘吉尔问。

    周赫煊说:“比如印一张地图,以德国政府的名义。在那张地图里,整个南美洲和中美洲都是德国的疆域,而整个亚洲和太平洋则是日本的地盘,意大利则吃掉非洲、地中海和东欧。”

    丘吉尔拍手说:“到时候再找一份美国报纸,把这张地图刊载出来大肆宣传。虽然可能骗不了美国政客,但美国民众的反应肯定很有意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