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44【发展】
    如果说法国开局就送人头,美国万年塔下猥琐发育,那么苏联就是一直在打野。

    这不,继瓜分波兰、侵占芬兰边界之后,波罗的海三国又被苏联给吞了。对于斯大林而言,这一切都是在为今后的战争做准备,即加强防御纵深,扩大与德国的缓冲地带。

    而在英吉利海峡,德国进行了一番试探性轰炸之后,终于正式实施“鹰日计划”。

    英国沿岸的雷达站遭到疯狂轰炸,不过只被炸了外部天线,雷达控制室分毫未损,经过简单修复又投入了使用。德国此时还没有太过重视雷达,高层指挥官更是对雷达认识不够,当德军再次侦测到雷达信号时,他们觉得炸雷达站没卵用,于是集中火力继续轰炸空军基地。

    就在英国空军基地接连遭受重创的时候,丘吉尔终于决定使用周赫煊的馊主意。他没有试图说服国防委员会,而是直接命令空军轰炸柏林,对外宣称这是一次迷航误炸。在接下来的一周内,英国空军又误炸了柏林两回,成功把希特勒和戈林给激怒了。

    德国对伦敦市区的大轰炸提前开始,工党议员随即对丘吉尔进行严厉指责,认为他这是在把伦敦市民当诱饵。别怪工党眼光太短,毕竟人家负责内政建设,现在手上接了一大堆的烂摊子。

    丘吉尔打死都不承认,他坚称自己炸的是德国军事设施。就像后来听到考文垂被轰炸的消息一样,他的演技非常精湛,让所有人都认为他真的不知情。

    我们再来把视线转到中国,随着英国和美国特使团的到来,老蒋终于过了一把“万国来朝”的瘾。英美两国不断做出让步,分别提出给予中国300万英镑和5000万美元的贸易借款,但英国还是咬死不肯开通滇缅公路。因为借款可以打着国际贸易的幌子,但开通滇缅公路意味着与日本开战。

    希特勒非常有意思,让驻日大使和驻华大使频频出动,想牵线搭桥加快中日谈判的速度。

    此举正中日本军部下怀,就算没有周赫煊唱的这一出好戏,1940年夏天的战事也并不激烈。日本减轻对国军战线的攻势,转而对华北地区进行大扫荡,并不断诱惑国民政府投降。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几位老总毅然发动“百团大战”,目的是抗击日寇对敌后战场的扫荡,以及遏制国军地方部队的投降倾向。

    现在德国站出来主导中国投降,老蒋又释放出投降的意愿,日本军部自然大喜,甚至把各战线的攻势都彻底放缓了。

    汪兆铭顿时慌得不行,亲自跑去东京见近卫文磨,说这都是常凯申的阴谋。常凯申不可信,高宗武更不可信,日本千万不能中了常凯申的奸计。

    ……

    重庆,云岫楼。

    冯玉祥猛拍着桌子:“不能投降,投降就是罪人啊!你老兄要是投降,我就拉部队去打游击,我们从此绝交!”

    常凯申笑着安抚:“焕章兄,你不要听信谣言,我怎么可能投降?”

    “那高宗武和陶希圣是怎么回事?一个跟日本密谈,一个跑去出使德国,”冯玉祥怒道,“这两个该死的汉奸,亏我还觉得他们能半途醒悟是条汉子,想不到狗改不了吃屎!”

    常凯申说:“真的是谣言,那都是日本人的阴谋。”

    冯玉祥还是不信,学《三国演义》劝道:“老兄啊,你是中国的领袖。汪兆铭可以投降,李宗仁可以投降,阎锡山可以投降,龙云可以投降,甚至我都可以投降,但唯独你不能投降。抗战你是民族英雄,投降你是千古罪人。投降了我们可以苟安,还可以得到好处,你是肯定要背骂名下台的,到时候汪兆铭才是投降政府的头子!”

    常凯申无奈苦笑:“我要怎么做,你才肯相信嘛?”

    冯玉祥说:“马上召回高宗武和陶希圣。”

    “他们有重要任务,不能召回。”常凯申道。

    冯玉祥顿时蹦起来了,指着常凯申说:“你看看,你看看,这两个汉奸果然是你派出去的!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不走了!”

    常凯申知道冯玉祥是个大嘴巴,不想透露消息,立即板着脸道:“我还有要事处理,焕章兄请便。”

    “要事?什么要事?是不是投降的要事?”冯玉祥接连发问,气势汹汹地说,“你信不信,我马上去延安投共,我西北军也会跟着集体投共!”

    常凯申顿时头大无比,冯玉祥对几支西北军部队还是有影响力的,而且他自己也名气巨大,绝对不可以放任他们投共。不但如此,甚至是左派和自由学者,常凯申都是以笼络为主,还专门兼了个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来接纳。

    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的成员,大部分暗中受共党领导,剩下的也都倾向于共党。老蒋前段时间想裁撤第三厅,但又怕这些人去延安,于是打算设个新部门来稳住。

    连有名气的学者和文人,常凯申都不想放他们去延安,更何况是对西北军有影响力的冯玉祥?

    常凯申思虑一番,说道:“焕章兄,我可以给你一个说法,但你要保证守口如瓶。”

    “你快说,我要是走漏了风声,那我就是个龟儿子!”冯玉祥长期住在北碚,四川方言张口就来。

    常凯申低声道:“这是周明诚谋划的苦肉计,假投降,目的是逼英国人重开滇缅公路。”

    冯玉祥听得目瞪口呆,惊道:“军国大事,这也太儿戏了。”

    常凯申笑道:“目前看来效果很好,甚至比预想中好。英国和法国都答应对华借款,甚至我还想在德国那边敲诈一笔。不瞒你说,最近我对‘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句话,又有了新的感悟。”

    “德国人的竹杠怕是不好敲,在中国真正投降以前,他们是不可能给实际好处的。”冯玉祥摇头说。

    常凯申道:“不管如何,可以试试看。英国人已经彻底慌了,甚至答应废除以往的不平等条约,取消治外法权和在华租界。”

    “香港也愿意还给中国?”冯玉祥问。

    常凯申摇头说:“就算他们愿意归还香港,我也不能要。”

    冯玉祥道:“绝对不能要,那是一颗钉子,拔不得。对了,滇缅公路什么时候能重开?”

    常凯申郁闷道:“英国人胆子太小,宁愿归还租界,都不敢重开滇缅公路。”

    冯玉祥说:“见好就收吧,如果英国愿意重开滇缅公路,这个苦肉计就不要再唱下去了。”

    “我懂,我懂。”常凯申当然懂,这段时间的国内舆论对他极为不利。

    冯玉祥感慨说:“周老弟这招剑走偏锋确实厉害,还是文化人的脑瓜子好使,等他回国我要请他喝酒。”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