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34【老蒋的愤怒】
    对于抓壮丁的弊病,老蒋是有所了解的,但却料不到情势如此糟糕。

    在常凯申看来,壮丁死亡率在一成以下属于正常,有冒名顶替的情况更属于正常。但1000个壮丁死500个以上,那就太恐怖了,而且剩下的个个虚弱多病。

    这让征兵工作如何进行?没有足够的兵员补充还怎么打仗?

    周赫煊在报告书里总共提到五个问题——

    第一,基层官员利用抽丁敛财,并各种违规操作,导致一些家庭由此破败。这个问题老蒋不想管,也管不了,属于根本无法杜绝的现象。

    第二,地头蛇打着征兵的名号,对百姓进行敲诈勒索,严重损害国府形象和民众参军积极性。这个问题老蒋同样不想管,顶多下发文件让县长、市长们多多注意,严肃查处,结果肯定是不了了之。

    第三,征兵机构和接兵部队克扣钱粮,造成壮丁大量死亡和虚弱,并沿途抓捕外地人当壮丁。这种情况老蒋是非常愤怒的,于公,严重破坏了兵员补充的速度质量,于私,老子好不容易弄来钱征兵,你们一个个竟然只顾往自己腰包里塞!

    第四,征兵机构把壮丁当成挑夫做生意,甚至暗中搞走私。这些走私物品以鸦片居多,老蒋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但像钨矿、水银这种资敌的违禁品,老蒋打算杀一批人的脑袋!

    第五,许多负责送壮丁的办事员,完全不把壮丁当人看。比如烧开水、热饭菜之类的小事,根本不需要花钱,荒郊野外生个火就可以搞定。但这些人却懒得费事,而因为害怕壮丁逃走,也不准壮丁自己动手拾柴生火。于是壮丁只能喝生水,吃冷食,由此生病造成不必要的死亡。

    此外,周赫煊还提到一些个别现象。

    比如某乡长盯上了农民的土地,于是年年对这户人家抽丁,有时候一年要抽两三次,抽到该农户无法承受,乡长则趁机将对方的土地兼并。

    还有政府的重税和抽丁政策,导致一些农民有地却无力耕种,从而出现耕地的小规模抛荒。这种抛荒现象已经愈演愈烈,照此速度发展下去,很可能再过一年抛荒面积就要翻个两三番,造成难以估量的农业损失。若再遇到天灾,必然酿成大祸——1942年河南大灾,以及蒋梦麟回忆录里反应的广东到贵州的赤地千里,都是这种原因酿成的苦果。

    常凯申忍住心头怒火,耐心读完长达3万字的报告书。他闭上眼睛思考片刻,突然问:“这些情况都是记者调查采访得来的?”

    周赫煊点头说:“《大公报》、《立报》和《申报》的记者,耗费近两月时间走访了七个省份,我保证里面的每个数据、每个案列都是真实可靠的。”

    常凯申一听《大公报》和《申报》有参与,顿时面部肌肉抽抽了几下,问道:“没有登报吧?”

    周赫煊回答说:“事关重大,容易导致军心和民心不稳,因此我压着没让他们发新闻。”

    “很好,”常凯申松了口气,欣慰道,“明诚老沉持重,这件事做得很好,相关新闻绝不能见诸报端。如今国难当头,一切以抗日为重,不能有任何的不利言论出现。”

    周赫煊说:“但壮丁问题确实弊病丛生,希望蒋总裁能够严肃查办。”

    常凯申点头道:“这个你放心。”

    周赫煊起身道:“那我就静待佳音,告辞了!”

    常凯申亲自把周赫煊送出会客厅,随即脸色变得阴沉无比,咬牙道:“给我把何应钦叫来,立刻!”

    两个小时过后。

    何应钦接到命令匆匆赶来,低声问常凯申的警卫副官:“亦侨兄,总座唤我何事?”

    居亦侨把何应钦往里面领,边走边说:“何部长,总座很生气,你要小心应对。”

    “到底何事?”何应钦问。

    居亦侨说:“我也不清楚,你进去就知道了。”

    “总座,何部长来了!”

    “让他进来。”

    居亦侨微笑侧身,开门道:“何部长,请吧。”

    何应钦心怀忐忑,立正敬礼道:“总座,卑职来迟!”

    常凯申坐在沙发上,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敲打着报告书说:“你自己看看吧。”

    何应钦狐疑的把报告书拿起来,很快就看得浑身发凉,口干舌燥道:“卑职,卑职……”

    “看完!”常凯申低声喝道。

    “是!”何应钦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看。

    事实上,何应钦虽然主管着征兵工作,但他对抓壮丁之事一无所知,具体都由兵役署长程泽润负责。

    历史上1943年的夏天,何应钦召集各省征兵干部共170多人,到重庆复兴关中训团开会。

    程泽润在做报告时邀功炫耀:“自1939年实行新兵役法到1943年5月,全国所抓壮丁将近1200万人,其中四川抓出220万人,河南、湖南各抓出150万人,其余各省抓出100万或几十万不等,甘肃、宁夏因人口少各抓了10多万人。”

    何应钦气得当场质问:“全国军队包括警察在内也不过700万人,战斗部队伤亡综合起来也没超过240万人。你们抓了1200万壮丁,各部队的长官反而天天来电报喊补充新兵。你们抓的壮丁都到哪里去了?”

    是啊,抓的壮丁都到哪里去了?

    四年时间就有数百万壮丁失踪,细思极恐。

    各级征兵司令纷纷叫苦:“逃兵太多,抓来的壮丁都逃了。”

    逃是肯定有逃的,但四年时间逃了几百万壮丁,这不是可笑就是无能。

    何应钦读完报告书已经汗如雨下,咽口水道:“总座,卑职必定严肃处理!”

    常凯申质问道:“这份报告书显示,去年隆昌、新都等四川五县,皆因抽丁舞弊爆发了大规模民变。此事为什么我都没听说过?你也从来不向我汇报!”

    这个问题就有些诛心了,老蒋在四川撒了那么多特务,民变这事儿再怎么也轮不到何应钦汇报啊。

    何应钦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据卑职所知,民变皆因百姓愚昧,不思报国,拒绝服兵役所致。”

    常凯申冷笑道:“真是这样?”

    何应钦埋头认错:“是卑职被下面的人蒙蔽了,请总座责罚。”

    常凯申面无表情道:“别的暂时不管,河南走私水银的那些军官,全给我送上军事法庭论处!”

    何应钦为难道:“杀太多办事的人,恐怕征兵工作不好做。”

    “你自己看着办!”常凯申拂袖而走。

    何应钦苦笑着愣在当场,要杀的都是他的人啊。兵役署长程泽润是何应钦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各地的兵役司令也是程泽润安排的,这是要何应钦自查自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