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17【元旦】
    “咚咚咚咚咚……”

    在欢庆的锣鼓声中,重庆数万群众正在举行元旦大游行。

    各机关、学校、团体整队出发,所有乐队集体出动。老百姓虽然穷,但参加游行的人,至少也准备了几根蜡烛,或在身上扎起彩带红布。

    西洋乐手们吹着小号,拉着手风琴,旁边伴有中国乐队的唢呐声。

    后面有广东同乡会的舞狮表演,紧接着是湖南同乡会的舞龙表演。各工商团体带着花灯紧随其后,还有孤儿院的学生和数百童子军,迈着稚嫩又雄赳赳的步伐快速前进。

    在八年全面抗战期间,每年重庆都要举行声势浩大的元旦庆祝活动。

    这是非常必要的,长期挨炸的老百姓神经紧绷,迫切需要有一个情绪发泄口子。国府也会在此时回顾抗战以来所取得的成绩,预测抗战胜利的前景,以此激发军民的抗战热情,坚定民众的抗战决心。

    沿途的户外广播里,常凯申正在做新年致辞,他把刚刚取得的昆仑关大捷作为宣传重点:“……就在昨日,英勇无畏的国军战时,于桂南战场再次获得胜利!杜聿明将军率第五军第三次攻克昆仑关,歼灭日寇第21旅团5000余人,日寇第21旅团班长以上军士官死亡率在85%以上,当场击毙日军第21旅团长中村正雄……昆仑关大捷,只是中国抗战历次大捷中的一部分,今后我们还会取得更加辉煌的胜利……”

    “国军万胜!”

    “中华民族万岁!”

    “干死小日本儿!”

    数万群众奋力高呼,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长期以来遭受的苦难在这一刻被抛之脑后。

    元旦大游行耗时整个上午,下午则是各种庆祝活动,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是募捐。比如童子军就踢了一场足球赛,所有门票收入都捐给战争孤儿,比赛募捐款项也捐给各地济慈院。

    各机关单位的庆祝要持续好几天,学校会举办体育表演、诗歌朗诵、歌咏比赛等活动,重庆妇女会则组织抗战军属新年联欢会。

    各处商店在生意红火的同时,也不忘支援抗战,他们把新年贺卡等小商品降价售卖,所得利润全部捐献给国家。民间组织还会举办抗日慰劳活动,给军人家属发慰问品、慰劳金,帮军属给前线将士写家书等等。

    周赫煊作为大名人,每年元旦都会收到好多活动邀请,今年光是学校的邀请函就收到十多封。他虽然人没到场,但钱却给足了,每个给他发出邀请的组织团体,周赫煊都派人送去1000元的捐款。这导致给他发元旦邀请函的单位逐年增多……

    咱们的冯玉祥将军在节庆日特别活跃,不但走马灯一样出现在各个活动场所,而且还在北碚连摆三天的字画摊子。

    贫穷者或学生索要字画,冯玉祥一律收费五角。若是富裕者前来求字,他少说也要收数百上千元,卖字画所得的经费大部分都捐给前线了。

    不管是不是沽名钓誉,至少人家真正在做,实打实为抗战贡献了力量。

    今年元旦,冯玉祥继《茄子》之后,又创作了一副《萝卜》,题诗曰:“红萝卜,蜜蜜甜,吃了气力如猛虎。如猛虎,打东洋!”

    多么质朴无华的诗句,完美地表达了冯将军爱国之心……好吧,我编不下去了。

    冯玉祥喜欢卖字画的行为,甚至催生出一批黄牛党。他们雇穷人去五毛钱求字,转手就能获利十倍——当然,这得拿到其他市县去卖,重庆这边已经卖不起高价了。

    后来还闹出一桩滑稽趣谈,1943年的某天,有人自称是唐式遵的兄弟,专门跑去拜访冯玉祥。两人谈得很投机,这家伙非常热情地说,愿意帮冯玉祥到各地卖字鬻画,为抗日募集更多捐款。冯玉祥大喜,当场把上百幅字画交给这人,结果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

    元旦过后没几天,周公馆突然来了个曾经的熟客。

    “周先生,好久不见。”一个穿着呢子大衣的英俊中年笑道。

    周赫煊颇为惊喜地说:“褚兄,还真是你啊,这些年都在做什么?”

    来者正是当年褚玉璞的侄子褚南湘,他说:“离开天津以后,我就去了南方。本来想加入共党,但却不得门而入,也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共党。后来我又自费去了美国留学,六年前回国在浙江做公务人员。抗战爆发后转移到汉口,去年又被调往贵州,今年元旦才调来的重庆。”

    周赫煊问道:“褚兄在政府担任何职?”

    褚南湘说:“我之前在经济部农林科下属的农业调整委员会当小喽啰,被派往贵州执行农业结构调整工作。这不农林科要升级为农林部吗?我工作干得还不赖,被调来农林部大本营跑腿儿。”

    周赫煊笑道:“想不到褚兄还懂农业。”

    “我哪懂农业啊,一直都做行政工作,具体事务都由专业人士去做,”褚南湘谦虚了几句,突然说,“周兄,你那个科学养鸡的资料,能不能给我一份最详细的?”

    周赫煊奇怪道:“褚兄不是在农林部任职吗?你很容易拿到资料啊。”

    褚南湘呵呵笑道:“农业调整委员会和科学养鸡推广小组是平行单位,养鸡场刚刚筹建好,还没对外公开任何资料,那些养鸡专家也整天待在养鸡场里无法接触。”

    周赫煊灵光一闪,突然问:“褚兄是准备把科学养鸡技术送去延安?”

    褚南湘连忙否认:“周兄说笑了,我跟共党可扯不上关系。我是替一个朋友打听的,他手里有点闲钱想做生意。”

    周赫煊心中已经肯定,也没再纠缠于此,说道:“其实你不来找我,春节以后也可以派人去养鸡场学习技术。这样吧,我给农学院的师生们说一声,过两天就给你一套完整的资料。”

    “多谢!”褚南湘抱拳说。

    像褚南湘这样潜伏在国民政府中的共党有很多,其中最耀眼的当属冀朝鼎先生。

    之前跟周赫煊一起赴美谈桐油借款的陈光甫,很快就要在美国招募一位得力助手。这个助手就是冀朝鼎,由美国财政部官员埃德尔介绍给陈光甫,此人跟罗斯福的助手居里,以及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的助手白劳德都有交情,并且还曾担任美国财政部的对华政策顾问。

    冀朝鼎的经济学博士毕业论文,几年前就被常凯申唯一的美籍私人政治顾问拉脱摩尔大加赞赏:“这是一篇具有独创见解,善于独立思考,很有说服力的论述。”

    陈光甫在面试冀朝鼎过后,立即对这个年轻人青睐有加,直接任命其为环球公司总务处长。环球公司名义上是跨国贸易公司,其实是中美借款的代理机构,冀朝鼎的职务则是环球公司的大管家。

    1941年陈光甫受命回国,把冀朝鼎当做私人秘书带回来,并带他去面见孔祥熙。这一叙旧才知道,原来冀朝鼎的父亲曾是孔祥熙的老师,孔祥熙立即把这个同乡小兄弟接到家中居住,并一路高升在财政部担任要职,成为国民政府最重要、最有权威的经济学家。

    冀朝鼎全程参与了40年代国民政府的经济政策,直到新中国成立,大家才发现他是个老党员——1927年就秘密加入共党了。

    包括孔祥熙、陈光甫在内的国党官员们集体懵逼,这人可是美国经济博士,美国财政部力荐的人才,怎么突然变成共党了呢?

    于是国党大佬们开始甩锅,陈立夫甚至在回忆录里,指责冀朝鼎专门给孔祥熙、宋子文出坏主意,战后中国经济崩溃,全是冀朝鼎按照共党指示搞出来的。

    事实上,冀朝鼎哪有那么大能耐?他只是向共党提供国民政府的金融和财政状况的真实核心数据而已,包括发行金圆券、银圆券的一系列政策,都是在执行孔宋等人的命令。

    周赫煊把科学养鸡资料交给褚南湘,没几天就有共党重要人士上门拜访——南方局负责人之一董老。

    这是迄今为止,周赫煊接触到的共党最高职务者,两人相谈甚欢,还互赠墨宝以作留念。

    就在此时,香港《大公报》分社传来惊天消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