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04【张乐平】
    日军的武汉机场被炸毁后,中国空军自然不会闲着。他们没有再去轰炸武汉的日军工事,而是被调往南方执行任务,在九月份轰炸日军的广州机场,炸毁日机数十架,并摧毁日军的汽油库。

    这个战绩跟周赫煊没啥关系,因为在原本的历史上也有。在库里申科率队炸毁武汉日机160多架之前,就成功炸毁广州日机数十架,只不过现在前后顺序调换了而已。

    连续被摧毁了两个重要机场,小鬼子终于长记性了。

    此时第一次长沙会战已经打响,库里申科奉命去轰炸日军在湖南的野战机场。结果飞到预定目标的时候,所有飞行员都惊呆了,机场里站满了中国老百姓,他们正被日军架着机枪当血肉盾牌。

    原来,日军在湖南的飞机约100架,而且时常外出执行任务,害怕再次遭到中国空军偷袭机场,于是提前数日强掳中国百姓到机场。这些百姓平时被逼着做苦力,遇到中国空军轰炸,就被押出来做人质和肉盾。

    库里申科狠心发布了轰炸命令,中国投弹手忍着热泪向日军机场投弹……

    这种情况虽不多,但绝非只出现过一次。

    比如历史上的1942年元旦,中国空军第一大队执行轰炸任务,目的是帮助第三次长沙会战的陆军减轻空中压力。结果飞行员们发现跑道上全是中国百姓,大队长陈汉光只能硬着心肠执行任务,胜利返航后大家一起抱头痛哭。

    军令如山,这种情况必须继续轰炸。

    如果有妇人之仁,肯定更加助长日寇的嚣张气焰,今后日军强逼中国百姓当肉盾的情况只会更多。

    日军现在已经疯了,他们一边往广东、湖南和湖北调运新飞机,一边紧急向德国加大飞机购买量,同时国内加班加点的生产飞机——美国已经对日本禁运航空材料,日本的飞机生产极为困难。

    在短期内无法取得局部空中优势的情况下,日军不但把中国百姓抓来当肉盾,还提高了毒气弹使用的频率,他们完全是在把毒气弹当空中轰炸的效果来使用。

    周赫煊花费300万美元,向苏联订购了80多架新飞机。但这些新飞机暂时还不能到货,至少得等到秋冬季节才能运到。

    军统那边就更扯淡了,当初搞得那么神秘,还把周赫煊的眼睛蒙住。结果消息分分钟泄露,不但周赫煊帮忙破译密码的内情被传播开来,就连雅德利是中国密电组核心人员的消息都曝光了。

    戴笠大为震怒,把魏大铭叫来痛骂一顿。魏大铭立即展开调查,结果发现是密电组的特务酒后失言,一传十,十传百,最后闹得整个重庆都知道了。

    冯玉祥就是这样知道周赫煊帮忙破译日军电报的……

    而雅德利更是遭遇了一次暗杀,侥幸活命之后,他连以前常去的酒吧都不敢去了。

    但重庆老百姓是跟高兴的,他们终于不用再整天提心吊胆,周赫煊和雅德利智破日军电码的故事被编成各种版本,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

    至于常凯申,则被德国闪击波兰、英法对德宣战的消息乐得睡不着觉。

    正如周赫煊当初所“预料”的那般,国际两大阵营已经初步形成,而中国是和英法等国站在一边的。

    虽然英法对德宣战以后,还在玩那套绥靖政策,但局势已经出现逆转。最明显的情况就是,英国政府开始积极跟中国接触,并实质性的加大了对中国的支援力度。

    世界局势再次被周赫煊料中,这让常凯申不得不更加重视周赫煊的文章。他的委员长侍从室里,专门组建了一个“周赫煊研究小组”,把周赫煊以前的文章认真分析总结,并时不时地找周赫煊去谈话问策。

    周赫煊对此当然是积极配合,至于老蒋能听进去多少,又能执行多少,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常凯申的刚愎自用,处处指手画脚,那是出了名的。

    别看冯玉祥各种拍常凯申马屁,但却时常在日记中抱怨,说蒋先生事事都要管,等于事事都不管。

    冯玉祥是深受其害啊,他当第三战区司令的时候,打起仗来才发现有支炮兵部队不见了。让手下前去打听,得到的消息气得冯玉祥欲仙欲死,那支炮兵居然是奉老蒋命令调走的。

    常凯申作为战时中国的最高军事长官,居然把手插进了一线部队,这让前线指挥官还怎么玩?

    ……

    英法等国之前是希望中日和谈的,在对德宣战以后,立即转为支持中国政府进行抗战。

    这种国际局势的转变,也迫使日本改变了侵华方针,并正式调整战争策略:第一,放弃速战速决,准备长期侵华;第二,严厉斥责前线军官的冲动行为,要求军事行动必须服务于军部策略;第三,为减少消耗而限制战争规模和强度,因为日本财政已经非常窘迫;第四,开始把军事打击重心,朝后方的抗日游击队转移。

    长沙、桂南和宜昌,成为日军突破的重点,其余战线的烈度都减缓下来。

    湖南,长沙。

    第一次长沙会战虽然已经打响,但长沙却显得相对安宁,因为真正的战场在湘北、赣北和鄂南。

    在薛岳将军的指挥下,中国吸取以往的失败经验,终于变得聪明了。中国守军放弃了层层布防的阵地战,转而以部分军队坚守正面阵地,主力迂回逐次打击,集中优势兵力在预定区域围歼敌人。

    张乐平正在长沙画漫画,这位真正的“三毛之父”,被周赫煊的婉容抢了《三毛流浪记》以后,依然是中国漫画界响当当的人物。他在七七事变后就参与了救亡漫画宣传队,如今转战各大前线进行漫画宣传工作。

    漫画的内容,无非是宣传爱国思想,呼吁青年从军报国,告诉民众要坚持到底,同时也为前线将士提供一些娱乐漫画。

    “乐平,有你的电报,是周赫煊先生发来的!”一个漫画宣传队员跑来说。

    张乐平有些纳闷儿:“我不认识周先生啊。”

    那队员笑道:“周先生和冯玉祥将军,准备在重庆创办一本爱国漫画杂志,周先生特意发电向你邀稿。”

    “这是好事啊。”张乐平高兴地说。

    那队员把电报交给张乐平:“周先生还说,想请你给《三毛流浪记》画续集,名字叫《三毛从军记》。”

    对于皇后出生的婉容来说,让她画《三毛流浪记》已经很勉强了,许多时候要请专人编情节,她才能画出表现民间疾苦的流浪故事。现在让婉容画《三毛从军记》,那纯粹赶鸭子上架,还是让原作画家来操刀更合适。

    张乐平已经辗转沪、港、苏、皖、桂、赣、闽、粤诸地,经常到前线跟士兵交流,他是很了解军队和士兵的,让他画《三毛从军记》肯定得心应手。

    张乐平很喜欢《三毛流浪记》,现在被周赫煊要求画续集,顿时乐道:“让流浪儿三毛从军报国吗?这个主意很棒,不愧是周先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