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99【破译电码】
    大概40分钟以后,周赫煊被扶着进了一栋建筑,上楼行走十余步才被解开双眼蒙着的黑布。

    周赫煊见沈醉已经不在了,问道:“小沈呢?”

    身边的军统特务说:“沈处长只是负责传消息,他没资格进这栋楼。”

    周赫煊终于开始感到惊讶了,沈醉现在可是重庆卫戍司令部稽查处副处长兼督察长,还是戴笠的心腹红人,在军统当中属于绝对的实力派。

    沈醉居然没资格进这栋楼?

    “这是什么地方?”周赫煊忍不住问道。

    那特务说:“这层楼是密电组的办公地点,其余楼层请恕我无法告知,也请周先生不要随意乱走。”

    周赫煊又问:“你们带我来做什么?”

    那特务道:“我不知道,我只负责把周先生带过来。请跟我来吧!”

    两人很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挂着牌子——组长室。

    那特务敲门说:“报告!周先生已带到。”

    屋内立即有人过来开门,热情握手道:“周先生,今天真是打扰了,鄙人魏大铭。”

    “原来是魏处长,幸会!”周赫煊说。

    魏大铭,军统电讯处长,抗战期间负责情报搜集工作,被称为“戴笠的灵魂”。

    魏大铭把周赫煊请进办公室,亲自给他沏了杯茶,说明缘由道:“今天把周先生请来,是希望你能帮个忙。”

    周赫煊撇着茶沫子道:“请讲。”

    魏大铭说:“重庆是雾都,时常有大雾,按理说日本飞行员很难准确轰炸。但日机每次轰炸重庆,都正好赶上晴天,就连夜间轰炸也能准确找到人最多、最繁华的地方。”

    周赫煊道:“你们怀疑重庆有日本间谍?”

    “肯定有,但能把情报实时精确发送,那就不是一般的间谍能办到的,”魏大铭叹气说,“事实上,年初的时候我们就抓到一个间谍,但却因此打草惊蛇,导致日寇把电码更换得非常复杂。这次请周先生来密电组,就是希望你能帮忙破译日军的电报。”

    周赫煊有些无语,苦笑道:“魏处长,我只懂简单的摩尔斯电码,实在爱莫能助。”

    魏大铭摇头道:“不,这正是周先生的强项。我们通过截获的日寇电码,破译出三个英文单词,经过反复研究,那三个单词应该出自一本英文书籍。只要搞清楚是哪本英文书籍,就能轻松把日寇密电给破解。周先生对西方著作非常熟悉,而且听说你有过目不忘之能,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想到请周先生帮忙。”

    “哪三个单词?”周赫煊问。

    “周先生请看。”魏大铭拿出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的单词分别是:she、pistol和never。

    难怪密电组的人无法破译,凭借三个单词找出一本英文书,那简直无异于大海捞针。

    可惜周赫煊没读过雅德利的《中国黑室》,否则他肯定想都不用想,直接就能指出到底谁是日本间谍。

    当然,蝴蝶效应让历史出现了小变动,密电组破译出的那三个英文单词,已经跟原本出现的单词全然不同了。

    周赫煊摇头苦笑:“再给点提示。”

    魏大铭说:“这本英文书应该在中国或日本比较出名,并且在中国比较容易找到。”

    “为什么这样说?”周赫煊问。

    魏大铭解释道:“我们军统对重庆的控制排查很严密,那个给日寇发密电的间谍,多半早就潜伏了,或者干脆就没离开过重庆。他和武汉的日军用秘密电码沟通,必然得使用一本比较常见的书,否则短时间内不容易搞到手。”

    “容我想想。”周赫煊闭上眼睛。

    魏大铭没有打扰,而是静静坐在旁边等待。

    什么英文著作是在中国很出名,而且在重庆和武汉能够比较容易得到的呢?

    周赫煊下意识就想到一本书,那就是他自己的《泰坦尼克号》!这本书的中文版还没在中国销售,就已经有很多英文版从美国传入,可以说是英文版在中国最多的书籍——仅次于《圣经》。

    周赫煊仔细回忆,果然发现自己写过she、pistol和never三个英文词汇。she就不用说了,出现频率很高;pistol出现于女主角母亲和大反派的对话;never则是在沉船之后的一段叙述当中。

    周赫煊睁开眼睛说:“试试《泰坦尼克号》。”

    魏大铭猛地起身开门,吩咐秘书道:“去找一本英文版的《泰坦尼克号》,马上!”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秘书终于把书找来。

    魏大铭带着周赫煊前往密电破译室,把书交给一个老外:“雅德利先生,快试试这本书!”

    “好!”老外没有亲自操作,而是把书交给一个年轻人。

    魏大铭介绍道:“周先生,这是军统特聘的密码破译专家雅德利先生。雅德利先生,这位是我国的大学问家周赫煊先生。”

    “你好!”

    周赫煊和雅德利互相握手问候。

    雅德利是美国密码之父,曾主管美国军事情报局破译课(美国国家安全局前身),他是戴笠花1万美元月薪请来的。

    周赫煊对雅德利没有多少了解,因为此人在战后被中美双方刻意忽视,他的著作《中国黑市》更是被美国封杀40多年。周赫煊没有机会接触到这本书,也不可能刻意用网络去搜索相关信息。

    说实话,就算周赫煊知道这些,他也没法靠记忆来帮忙破译密码,因为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原本日本间谍使用的是赛珍珠的《大地》,现在却改成了用周赫煊的《泰坦尼克号》做密码本。

    抓间谍不是关键,关键是破译密码,然后通过密码给日寇发去错误的信息。

    苏联飞行员库里申科能够成功轰炸武汉W机场,就是因为雅德利在破译密码后,给武汉的日军发去重庆有大雾的消息。这让武汉的日机在当晚没有出动,大部分都停置在机场,结果被库里申科带领轰炸中队给一锅端。

    历史上雅德利破译密码,简直就跟拍电影一样离奇。

    首先,密电组没有成功找出那部作为密码本的英文书,而是戴笠的军统特务发现了日本间谍。确认谁是间谍以后,军统怕打草惊蛇不敢抓人,必须先确定英文书才敢下手。

    最神奇的是,那个间谍居然是雅德利在酒吧认识的朋友。

    更神奇的是,雅德利得到了他在酒吧认识的另一个朋友的帮忙。这个朋友还是女的,名叫徐贞。而根据雅德利的记述,徐贞应该是汪兆铭投敌前的地下情人……

    雅德利的胆子非常大,他在明知徐贞和汉奸汪兆铭曾经关系密切的情况下,把自己的身份和面临困境全部说出。接着,雅德利带着徐贞去间谍家做客,中途那个间谍听到防空警报离开了。雅德利则聊天稳住间谍的女朋友,让徐贞去间谍的书房,最终把那本英文书给找出来。

    这位名叫徐贞的奇女子,虽然做过汪兆铭的情人,但她却为抗战立下大功,最后惨遭日本特务暗杀。

    经过几十位密码破译员的忙碌,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来欣喜报告:“魏处长,雅德利先生,我们比对测试了最近截获的十多份日本电报,他们使用的密码本正是《泰坦尼克号》!”

    “干得漂亮!”

    雅德利抱住周赫煊猛拍肩膀:“周,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是你帮了中国人民的大忙。”周赫煊笑着说。

    雅德利手下的几十个破译员,都是从日本归来的留学生,因为日军的电报密码大部分使用日文字母。谁说留日学生没用?至少这些电报破译员,就在抗日战争中截获了无数日军情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