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93【瞎子】
    这是龙绳曾第一次来重庆,他对两江环绕的山城地形颇为稀奇,处处拿来跟昆明做比较。

    在船上饱览了一番秀丽风光,龙绳曾问:“周兄,听说重庆的哥老会很厉害,如今总舵主是谁?我一定要去拜个码头。”

    周赫煊好笑道:“石孝先,黄埔一期,军统特务。你有兴趣去拜码头吗?”

    龙绳曾连连摇头:“那还是算了,我不跟军统的人打交道。”说着,他又皱眉道,“不对啊,军统的人怎么成重庆袍哥会总舵主?”

    周赫煊说:“他拉了一票袍哥组建‘国民自强社’,又吸收黄埔将领和军统高层加入,要权有权、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再加上又是四川本地人,自然有无数袍哥愿意跟他混。不过他这个总舵主是自封的,很多传统袍哥不承认。”

    “呵呵,跳梁小丑。”龙绳曾不屑道。

    周赫煊提醒说:“最好别去招惹。”

    “我又不傻,”龙绳曾问道,“重庆哪有大宅子?我想买一栋做公馆。”

    “你要在重庆长住?”周赫煊问。

    龙绳曾壕气道:“我也不知道住多久,但总得有个落脚地方吧,住得太差有损我龙家的面子。”

    周赫煊笑道:“那你得自己挑地方修房子,重庆的住宅供不应求,豪宅别墅早就有主了。我岳父就是做地产的,我可以给你介绍一家建筑公司。”

    “那正好,别我给省钱,一定要修得敞亮大气,”龙绳曾突然说,“好像老蒋也住在重庆,就照着老蒋公馆的样子修。”

    周赫煊颇为无语道:“只要你有钱,修成皇宫都可以。”

    龙绳曾感慨万分:“重庆如今英雄汇聚,草莽遍地,正是好男儿大展拳脚的所在。想我阿爸当年纵横江湖无敌手,单枪匹马挑翻整个山寨,我龙三也不能堕了父亲的威名。等我在重庆落脚之后,就大散英雄帖,搞起一个袍哥组织来!”

    周赫煊很想把这个智障儿童一脚踹进长江里,他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说:“哥老会不接纳外地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那是龙还不够强,我龙三还就真就不信那个邪了!”龙绳曾豪气干云。

    龙云那是真的厉害,年轻时闯荡江湖,与卢汉、周若蘅并称“昭通三剑客”。他18岁时单枪匹马闯进土匪寨子,击杀匪首‘顺江王’余海山为民除害,也算名副其实的一方豪侠了。这云南王的宝座,也是龙云真刀真枪打出来的,如此英雄了得,怎么就生出一个混账儿子?

    此时国难当头,若真有雄心壮志,那也是去战场杀敌建功,哪有整天想着当土匪混混头子的?

    周赫煊无法理解龙绳曾的远大理想,也不想跟这家伙过多接触,等船到家立即抱拳道:“龙公子,告辞了!”

    龙绳曾指着周公馆说:“那就是你的房子啊?行,我改天再来玩。”

    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周赫煊带着弟子和随从登岸,龙绳曾则带着跟班前往朝天门码头。他要住重庆最高档的饭店,再花一两个月玩遍重庆的娱乐场所,顺便再交一些狐朋狗友,这就是龙三公子来重庆的真正目的——玩儿。

    林国达爬到半坡,仰望着周公馆说:“周先生,这宅子挺阔气,比我家的房子还大。”

    “以后叫老师吧。”周赫煊提醒道。

    林国达一拍脑袋,笑道:“我还真忘了,老师好。”

    林国达出生于广东富裕家庭,祖上历代经商,还有个太爷爷是清朝知府。日军攻占广州之前,他全家都躲乡下去了,如今似乎还过得不错,至少他父母在信上是这么写的。

    林国达从小啥书都看,文史功底深厚,对西方文学也颇多涉猎,反正能考进西南联大的不是平庸之辈。

    周赫煊刚走到花园,就有佣人喊道:“太太,先生回来了!”

    只有张乐怡和崔慧茀在家,林国达见面就喊:“两位师母好,我叫林国达,是老师新收的学生。”

    张乐怡被逗得直笑,崔慧茀则有些脸红。

    周赫煊直接扇他一脑瓜子:“瞎说什么呢?左边那个是师母,右边这位是崔小姐。崔小姐当年跟吕碧城并称天津二才女,以后对她尊敬点。”

    “那么厉害!”林国达把嘴巴张得很大。

    张乐怡、崔慧茀二女跟林国达打了招呼,便指挥佣人搬运周赫煊的随身行李。到了楼上,张乐怡笑问道:“你从哪儿收来这么个不靠谱的徒弟?”

    “路上捡的。”周赫煊乐道。

    林国达虽然有些逗比,但基本教养还是有的。他乖乖坐在沙发上喝茶,没有随处乱逛,穿着一身乞丐般的破衣服,居然在豪华的客厅里不显得碍眼。

    就在此时,林国达突然瞥见外面有个瞎子,正端着把胡琴用竹竿探路慢慢行走。他立即放下茶杯,出去把瞎子扶住:“先生要去哪儿?”

    瞎子阿炳指着长江的方向,说道:“去码头,不用扶我。”

    林国达跟在瞎子身边,问道:“您贵姓?”

    “别人都叫我阿炳。”瞎子阿炳道。

    林国达说:“原来是阿炳先生,您是老师的朋友吗?”

    瞎子阿炳道:“我是府上的乐师,我老婆是府上的佣人。”

    林国达问:“那你去码头做什么?要进城吗?”

    瞎子阿炳道:“周家提倡爱国主义,太太们有的唱爱国戏,有的画爱国画,就连少爷小姐们也捐款抗日。我这瞎子也是府上的人,所以就编了些爱国小曲儿,每天下午去城里唱两个钟头。”

    林国达收起那副逗比模样,感慨道:“不愧是周先生,连家里的乐师都知道爱国。阿炳先生,我送你去码头吧。”

    瞎子阿炳问:“你有鸦片吗?”

    “啊?没有,我不抽大烟。”林国达连连摇头。

    瞎子阿炳生气道:“你没鸦片还跟着我干什么?想免费听我唱小曲儿啊,没门儿!”

    林国达顿时无语,也来了脾气,说道:“我还不稀罕听呢,谁知道你唱曲儿是不是跟杀猪一样难听。”

    “嘿,你激我是吧,”阿炳吹胡子道,“我跟你说,每次我在城里唱小曲儿,整条街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

    林国达笑道:“你又看不见,怎么知道有多少人?”

    阿炳指着自己的耳朵说:“我能听见!”

    林国达说:“吹牛谁不会啊,你倒是唱一个我听听。”

    “来来来,谁怕谁啊,你个死广东佬!”

    瞎子阿炳说来就来,张口唱起了新编的爱国小曲儿,而且居然是用重庆方言唱的:“莫要慌,莫要忙,哥子伙听我来唱一唱。东洋猴狲儿太嚣张,霸我国土抢我粮,欺我姐妹毁我房。大轰炸,隆隆响,山城里外冒火光。空军儿郎快雄起,打得那鬼子哭爹又喊娘……”

    周赫煊在楼上听得真切,笑问:“这瞎子什么时候学会重庆话了?”

    张乐怡说:“跟家里的佣人们学的,他在重庆可受欢迎了,上次还造成了交通堵塞。”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