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38【史观】
    既然已经是史学界国际泰斗,周赫煊自然要讲点新鲜东西,否则怎么镇得住台下那群大牛小牛?

    他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历史可以从不同的侧面来解读,人们看待历史的角度也是不一样的。这种角度,被称为历史观,也叫‘史观’。比如共产主义者,就把他们的历史观称为‘唯物史观’,把别家的历史观称为‘唯心史观’。”

    听周赫煊提到共产主义者,有些学者开始皱眉头了,因为他们尊崇的是三民主义,但暂时还没人来打断周赫煊讲课。

    “我就来归纳一下吧,”周赫煊在黑板上写了好几排字,逐个解释道,“首先来说正统史观,这是史学界的主流,代表大部分人对历史事件所持有的一种共同认识和观点。比如欧洲文艺复兴运动,被公认为打破了中世纪的黑暗;又比如大航海运动,意味着殖民时代的来临,并对中国近代产生深远影响。现场在座的,也有一些史学家,诸位的史观大部分都属于正统史观。”

    金毓黻、沈刚伯、郭廷以等人纷纷点头,非常认可周赫煊的观点。

    “再来说说社会史观,”周赫煊指着黑板道,“这种史观主要从社会的角度观察历史,注重分析广义的社会问题,包括政治、经济、文化之外的所有问题。比如社会变迁史、社会日常生活史、社会风俗史、社会建筑史、家庭婚姻史、人口流动史等等。它跟正统史观并不冲突,而是互相解释和包容,是正统史观的一种补充。在西方,社会史观兴起于启蒙运动时期,而在中国则更加悠久但不成体系,我认为《诗经》就可以被视为一部社会史观的历史著作,它记录先秦时代许多风俗。但《诗经》只是记录,没有进行分析研究,如果现在有学者从历史角度阐述《诗经》,那么就是用社会史观的方法解读先秦历史。这是一个有趣的课题,某些国内的史学家已经在做了,但还没有取得巨大影响力。”

    这话说得一些普通历史教授和学生心动不已,因为他们找到了新的研究方向。

    周赫煊继续说道:“接下里就是英雄史观,强调个人对历史的绝对性作用,不管东西方,早期历史研究都是这种史观。共产主义者把这种史观视为唯心主义史观,其实也很有道理。英国史学家卡莱尔说:‘全世界的历史,实际上都是降生到这个世界的伟大人物的思想外在的、物质的结果。’我国的梁启超先生也说:‘历史者英雄之舞台也,舍英雄几无历史。’在我看来,英雄虽然很重要,但不能视为历史的全部,这种史观具有很大的片面性。”

    周赫煊又道:“再来说说马克思的唯物史观,这一派把历史当成科学来研究,总结出一套历史发展规律。即,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若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那时就将迎来社会革命。这种史观,能够非常明确的解释重大历史进程,比如先秦时代到秦汉的历史,其大概可视作青铜时代到铁器时代的生产力革命。”

    “再有就是现代化史观,这种史观在西方和中国都已经出现,但还没有具体形成流派。现代化史观认为,人类社会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的过程,就是现代化的演变过程,包括经济上的工业化、城市化,政治上的民主化、法制化,文化上的理性化、科学化、大众化和通俗化,以及社会生活的平等化和世俗化。现代化的类型,可以归纳为原发型和传导性、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比如英法美是原发型、资本主义的现代化,苏俄是原发型、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和日本目前都是传导型、资本主义现代化。”

    这段话把郭廷以听得两眼发光,这位先生在后世被誉为“中国现代史学先驱”,如今正在研究中国的近现代历史。他的近现代史研究立场是正统史观,除此之外,别无新意,而周赫煊此刻则给他指明了一条学术研究道路。

    周赫煊又讲道:

    “还有个人史观,个人通过对历史的研究和理解,有了思想上的启发,并用来指导自己的行动。这就是唐太宗李世民说的,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种史观,对每个人而言都是有意义的,对国家发展也是有意义的。比如国家组织历史研究所,研究列强的发展,进而对本国的发展带来启示。”

    “今天我要讲的两堂课是《人类文明史》和《全球通史》,前者代表文明史观,后者代表全球史观。”

    “文明史观认为人类历史就是人类文明演进的历史,讲述历史和文明的发展演进。它摒弃了局部微观的历史,把人类历史从宏观角度视为一条纵向发展线,对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具有很大的启迪性。”

    “至于全球史观,我说了,全球史观的精髓在于全球,把人类历史当成一个整体来研究。比如要搞清中国的现状,就必须在研究明清历史的同时,还要研究西方大航海、殖民运动、工业革命、世界市场等等,把中国放在整个世界历史的大背景、大视野下进行考察。为什么日本要侵略中国?为什么欧美列强施行绥靖政策?而为什么中国的抗战必胜?这些都可以用全球史观来研究和阐述。好吧,看来有些朋友很惊讶,因为我说中国抗战必胜。为什么必胜呢?我在以后的课程里面会详细讲述。”

    当场就有学生忍不住了,举手道:“先生,你今天就说一说吧,就讲中国抗战必胜的原因。”

    “对,周先生快讲。”

    “你给我们分析一下!”

    “先生,求你了!”

    “……”

    礼堂内喊声四起,就连诸多教授、讲师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周赫煊,想看他究竟会说出怎样的道理来。

    “那我就提前讲一讲?”周赫煊笑道。

    “快讲吧,已经等不及了!”

    众人高呼。

    周赫煊阐述道:“中国抗战必胜,得从殖民运动和工业革命开始说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