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31【药厂】
    沿着嘉陵江逆流而上,过了北碚,就是合川了。

    这里山势陡峭,水运便利。江流转过几道弯,距离合川县城还有十多公里的地方,两岸山腰出现一座座房屋,掩映在苍松翠竹之间。再加上山中时常有大雾弥漫,日本人的飞机从高空很难侦查到。

    周赫煊站在船头,拿出一张地图用手比划:“这里就是厂址所在,坐落于群山之间。在建造厂房时,我特意叮嘱尽量不要破坏植被。厂房就在嘉陵江边,工业用水极为方便。沿江而上是合川县城,沿江而下可直通重庆城区,中途还要经过重庆大学。生活、生产和交通极为便利,如果黄海化工研究社愿意搬来,那完全可以在重庆大学附近落户,产、学、研三位一体,互相促进。”

    “这地方选得好。”孙学悟点头说。

    张辅忠突然问:“用电方便吗?药厂属于用电大户。”

    周赫煊指着地图说:“这里就是合川水电厂,很近的,我已经让人把线路都拉好了。另外,合川的群山当中,还发现有多处煤矿和铁矿。特别是这里,属于露天铁矿,开采极为方便,就是交通有些麻烦,需要开挖山路才行。对了,还有盐矿,如果范老板愿意合作,我想跟他一起在合川开设盐场。”

    范旭东就是靠制盐起家的,制盐工艺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孙学悟笑道:“周先生的意思,我会转达给范老板。”

    说实话,合川真是一块宝地。后世勘探许多矿藏,其中煤储量18.2亿吨,盐储量160亿吨,铁矿储量6800万吨,石灰石储量55亿吨,还有铝土、锶矿、重晶石等诸多品种。

    最难得的是,煤、铁、盐都埋得不深,极易开采利用。

    唯一的缺点就是交通,虽然有嘉陵江水道,但还是需要在山壁修路,因为矿藏大都位于群山当中。

    众人来到工厂码头,拾级而上,朝着生活区前进。

    周赫煊指着前方说:“那边是工厂生活区,我修建了许多公寓,诸位的家属也可住在这里。家里有孩子的,则可住在重庆或北碚,毕竟那边更方便读书。”

    “周先生考虑得真周到。”黄鸣龙赞道。

    来到生活区,周赫煊让大家先安放行李,然后他带人朝厂区走去。

    到了厂区,立即看见好几个英国佬,这些都是从伦敦请来的制药专家。至于他们的家人,则安排在重庆那边,每人都免费获赠一栋花园洋房,只要在药厂干满两年便拥有别墅产权。

    “嗨,周,你终于来了!”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帅哥笑着挥手。

    周赫煊跟这人握手寒暄道:“你好,库克,在这里工作还习惯吗?”

    库克的全名叫库克·伯纳德,负责磺胺药厂的生产管理。他原本是伦敦药厂那边的副总,这次被欧尼斯扔到中国来,随行的其他英国佬都归他管。

    库克领着众人走进工厂,介绍道:“药品生产线已经调试好了,只等工人培训结束,随时都可以开工。但原材料是个大问题,什么都不能买到成品,乙酰苯胺和氯磺酸还需要我们自己制取,至少要开设三个上游原料工厂。随船运来的那些原料,最多能支撑工厂一个月的生产。”

    周赫煊说:“放心,原料工厂的制备机器已经买来了,这次我又找了些人手,很快就能把工厂组建起来。在此之前,我们可以在南京和欧洲订购成品。”

    “好吧,但愿一切顺利,”库克又说,“另外在生活方面,有个很大的问题,我希望你能够尽快解决。”

    “什么问题?”周赫煊问。

    “现在急缺一个英国厨师,”库克抱怨说,“中国厨师做的菜太辣了,这两天有好几个倒霉蛋痔疮复发。”

    “是我考虑不周,我立刻让人请厨师。”周赫煊说。

    库克想了想,又说:“还有,公寓里需要加装风扇。真是见鬼,现在都已经秋天了,居然还能把人热得吐舌头,每人一个风扇根本就不够用。中国都是这么热吗?简直跟地狱一样。”

    周赫煊连连点头:“OK,我马上解决。”

    库克指着钟观光等人问:“这些是工厂的中方管理者?”

    周赫煊笑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钟观光先生,中国的植物学家和中药学家;这位是赵橘黄先生,生物药学专家;这位是孙学悟先生,哈佛大学化学博士;这位是张辅忠先生,柏林大学化学博士;这位是黄鸣龙先生,柏林大学化学博士;这位是……”

    一圈介绍下来,库克顿时收起小觑之心,这里头有好几个欧美名校博士。

    其中张辅忠的导师曼涅希,曾到英国剑桥大学做访问教授,库克听过一段时间曼尼希的化学课。说起来,库克和张辅忠勉强还算同门师兄弟,两人之间有许多的共同话题。

    科学家讲究的是真本事,深入交流一番,库克就对孙学悟、张辅忠和黄鸣龙极为佩服。不过嘛,他对钟观光和赵燏黄没啥兴趣,因为二人是研究中药材的,聊起来纯属鸡同鸭讲。

    库克带着众人去参观制药车间,那近乎“全自动”的生产线,让赵墀熊和许华两个年轻人大感震撼。他们家里就是开药厂的,还是中国第一家全华资西药厂,跟眼前的药品生产线比起来,他们家的工厂就如同是小作坊。

    赵墀熊惊叹道:“这个磺胺生产线可比日本的药厂都先进。”

    “你参观过日本的磺胺工厂?”周赫煊好奇问。

    赵墀熊说:“远远的在车间外看过一眼,还是在工人开门的一瞬间,日本人不准我进去。”

    “日本的磺胺制药厂产量如何?”周赫煊问道。

    “好像很低。”赵墀熊说。

    日本也有磺胺药的山寨工厂,生产工艺都是自行摸索的。而且很扯淡的是,日本人虽然很重视磺胺药,但又不肯花重金去研究升级,反而把钱都投进武器装备的制造当中。

    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直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的磺胺产量依旧低得可怜。

    周赫煊心里琢磨着,二战结束以后,是否可以找小鬼子索要专利费。若有美国朋友的支持,想必到时候很容易打赢官司吧,毕竟战后的美国是日本亲爸爸。

    参观工厂结束,周赫煊把钟观光、赵燏黄、张辅忠和黄鸣龙带到一间公寓,神秘兮兮的打开保险箱说:“四位请看。”

    张辅忠随手抽出一沓文件,只瞟了几眼,就惊呼道:“这些都是药品工业制取方法?天啦,维生素B1、维生素B2、安乃近……周先生,你从哪儿找来的资料?”

    “从英国弄来的。”周赫煊笑道。

    周赫煊和欧尼斯、乔治六世合作的英国皇家制药厂,可不止生产磺胺类药物。经过几年的发展,药厂旗下已经有十多款产品。像维生素B这种玩意儿,在欧美已经很常见了,就算自己研发不出来,也可以花钱买生产工艺,也就中国人还拿它当宝贝。

    说起来很悲哀,此时的中国制药厂,连红药水都是前两年才能自行生产的,研发者正是张辅忠和他的学生。

    “四位如果感兴趣,可以把这些资料抄录下来。”周赫煊说。

    张辅忠摩拳擦掌道:“只要能搞到机器和原料,再加上这些资料,我保证为周先生建造起一家中国最大的制药厂!”

    “不急,慢慢来。”周赫煊笑着说。

    事实上,周赫煊把这些药品资料拿出来,一方面是为了给大家鼓足干劲,另一方面也是送给新中国——张辅忠和黄鸣龙都是共和国的化学制药专家。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