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11【太极图】
    耗费一个星期的时间,周赫煊勉强把八纯卦讲完。若是要讲述完整的六十四卦,至少也得两三个月,到那时《易经》才刚刚入门。

    至于什么两仪、三才、四象、五行,那都是历代学者添加上去的。周赫煊没必要花心思给老外普及这些理论,他连相当于序言的《易传》都一语带过,真要展开了讲,光是序言就够庞德学个把月。

    原版的裸《易经》,连太极双鱼图都没有,那玩意儿是宋朝人发明的。

    跟那些追求仙道算命的不同,周赫煊纯碎把《易经》当成哲学书来看。《论语》可以套进去,《孟子》可以套进去,《老子》可以套进去,《庄子》也可以套进去,就连王阳明的心学都能在《易经》中找到答案。

    所以说,《易经》是华夏文化的源头,它已经烙印在中国人灵魂深处。从先秦时代至中华民国,大到国家法律制度,小到个人衣食住行,《易经》的影子无处不在。

    对于研究中国的西方学者而言,真正读懂了《易经》,就等于读懂了中国和中国人。

    五月初,周赫煊离开意大利,带着随从坐船前往伦敦。

    埃兹拉·庞德正学得起劲呢,那肯就这样把周赫煊放走?再三挽留不住,庞德干脆扔下情妇,买船票跟周赫煊结伴去英国。

    轮船客舱里,周赫煊没功夫讲《易经》,干脆聊起了《易传》及相关理论。他说:“《十翼》相传为孔夫子所作,但并未完全如此,里面的许多内容受老子思想影响很深。所以现代学者猜测,《十翼》应该完成于战国时期。战国是什么时候,你还记得吧?”

    “记得,周王朝分为西周和东周,东周又分春秋和战国。”庞德连忙回答。

    周赫煊对这位学生的功课很满意,笑道:“那我们先来说太极、两仪和四象,《易经》的系辞,也就是序当中讲到:‘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庞德茫然道:“有些明白,又好像不明白。”

    周赫煊简单解释说:“太极,你可以理解成宇宙最初的混沌状态。什么都没有,没有光明,没有黑暗,没有善,也没有恶,没有日月星辰,没有宇宙间的任何物质。”

    “明白了。”庞德连连点头。

    “这就是太极,”周赫煊在纸上画了一个圈,借着又把圈分成两半,一边空白,一边抹黑,“太极生两仪,两仪就是阴阳。阴是黑暗的、负面的、柔弱的、沉重的,比如夜晚、比如女人、比如大地;阳是光明的、正面的、刚强的、轻灵的,比如白天、比如男人、比如天空。这是中国人的世界观和哲学观,一切事物都可以分阴阳。这个可以联系中国的创始神话,最初宇宙是混沌的鸡蛋状,古神盘古把混沌劈开,轻灵之气往上升变成天空,浑浊之气往下落变成大地。”

    庞德笑道:“很有趣的上古宇宙观。”

    周赫煊又画出一副太极双鱼图,指着图案说:“两仪生四象,这就是四象。阴阳之气交合,演化太阴、太阳、少阴和少阳。你看,代表阳的那个鱼头就是太阳,这是阳到了极点。但极阳当中又蕴含着阴气,那一点阴气就是它的眼睛。极阳中的一点阴气,慢慢演化成少阴,就是阴鱼的鱼尾,阴气浓郁成鱼头为太阴,而太阴中又蕴含着一点阳气。由此阴阳相生相克,相互演化,周而复始,永不停歇。最简单的,你可以把四象理解成四季。春季为少阳,夏季为太阳,秋季为少阴,冬季为太阴。”

    太极双鱼图一出,庞德顿时就愣住了。他死盯着太极图看了好半天,思想已经飞奔到天际,显然是就此展开了各种联想。

    “中国人真厉害!”

    庞德猛地拍手赞叹道:“你画的这副图,完美演绎了宇宙万物的兴衰变化,它是一件艺术品,神灵赐下的艺术品!”

    周赫煊笑了笑,继续在太极双鱼图周围画八卦:“喏,四象生八卦。这八卦就是我之前跟你讲的八卦,八卦再两两组合,衍生出六十四卦,中国古人用六十四卦来解释世间的一切。中国所有的传统文化、思想观念,都蕴含在六十四卦当中,甚至佛教传到中国以后,也跟六十四卦的思想进行了融合。”

    讲了这些,周赫煊又开始说三才和五行,把庞德这个小老头唬得一愣一愣。

    等轮船快到伦敦码头的时候,庞德兴奋地站起来手舞足蹈:“我决定了,我要去中国,我要用一生来研究《易经》!”

    “呃……”周赫煊有些无语,看来他真要培养出一个神棍啊。

    ……

    码头。

    欧尼斯抱着外孙女儿,身后跟着几个随从,正在寻找人群当中的便宜女婿。

    突然,小纯熙指着前方,用英语说:“爸爸,那是爸爸!”

    周赫煊走到跟前,朝欧尼斯微笑点头,然后张开双臂:“纯熙,想爸爸吗?”

    “嗯。”小纯熙重重点头,挣扎着要投入父亲的怀抱。

    欧尼斯只能无奈的放开,把外孙女儿交到周赫煊手中,说道:“国王陛下昨天还念叨你,说要跟你彻夜长谈,还提起什么预言。你跟国王陛下说过什么预言吗?”

    “哈哈,我说他会当国王。”周赫煊笑起来。

    庞德突然蹦出来兴奋道:“你肯定用的是《易经》当中的占卜之术,难怪美国人把你称作远东巫师。”

    欧尼斯看向庞德,疑惑道:“这位先生是?”

    “埃兹拉·庞德。”周赫煊介绍说。

    欧尼斯顿时肃然起敬,热情道:“您就是艾略特的挚友,卓越的匠人庞德先生?”

    “是我,但我不是什么卓越的匠人。”庞德点头道。

    30年代全世界最出风头的诗人,当属艾略特无疑,欧洲诗坛已经把此君给捧上天了。而艾略特最伟大的作品《荒原》,在引言下方的括号里有一行字,内容为:“献给埃兹拉·庞德——最卓越的匠人。”

    也即是说,当今最伟大的诗人的最伟大的作品,直接写明了是献给庞德的礼物。

    仅凭这一点,就足够让世人认识庞德了。

    欧尼斯经常在贵族圈和贵妇圈里厮混,吟诵诗歌属于必备技能,所以现在见到庞德本人极为兴奋。他握着庞德的手使劲摇晃:“庞德先生,今天真是太美妙了,居然能够跟您见面。”

    周赫煊介绍说:“这是我妻子的父亲,欧尼斯·哈特利先生。”

    一听欧尼斯是周赫煊的岳父,庞德也变得热情起来,笑道:“哈特利先生你好,我现在是周的学生,跟随他学习中国文化。”

    “原来是这样,”欧尼斯顿觉面子大涨,高兴的邀请道,“庞德先生在伦敦有住处吗?不如就住在我家里,我可以为您举办诗歌沙龙。”

    庞德连连摆手:“不不不,我要抓紧时间学习《易经》,沙龙什么的就不要举办了。”

    “那真是遗憾。”欧尼斯叹气说,他还想着把庞德拉出来溜溜,在贵族圈里狠狠装逼呢。

    众人说笑着离开码头,直奔欧尼斯的乡村别墅。那栋别墅,是他专门为外孙女儿修建的,因为伦敦城区的空气质量很糟糕。

    一回到家中,周赫煊就打开随身行李箱,拿出个木质不倒翁说:“纯熙,快看这是什么?”

    “圆圆的小人,是爸爸给我的礼物吗?”小纯熙立即把不倒翁搂在怀里。

    周赫煊教女儿把不倒翁放地上,然后随手拨弄,不倒翁摇摇晃晃,模样滑稽喜人。

    “咯咯咯咯……哎呀,小人儿真厉害,他不会摔跤!”

    小纯熙蹲在不倒翁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不时发出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