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00【黑龙会】
    3月21日,农历春分。

    南京城内淅沥沥下着小雨,不断有人冒雨奔进金陵大学,而学校里的师生也齐刷刷往操场赶。

    这半个多月来,周赫煊顺江而下,已经在宜昌、武汉、鄂州、九江、安庆、芜湖等多座城市,不断地进行抗日爱国演讲。他所预言的今年之内必然爆发大战,被各大报纸广为转载,迅速引起社会各界的热议,甚至引来日本大使馆的抗议。

    前天周赫煊刚来到南京,马上就接到金陵大学的邀请,于今日上午在校内做公开演讲。

    春雨越下越大,听众却浑然不觉,翘首聆听着周赫煊的演讲内容。

    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见雨势变大,立即让人取来雨伞,走上台亲自为周赫煊打伞。

    “不用了,陈校长,大家都淋着雨,我也该淋一淋,”周赫煊谢绝了陈裕光的好意,继续演讲道,“日本对华北的野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1月1日,日本军机在青岛散发五色旗和宣传单,试图挑起山东与中央的对立。仅仅过了一天,日本军机又在济南散发传单。又过了一天,日本军机在天津散发传单。接下来,日本的侵略目标,必然是平津、河北和山东。我们可以看到……”

    聚精会神聆听演讲的人群中,有两个身着西服的男子,正死死盯着做演讲的周赫煊。

    周赫煊在长江流域各大城市的抗日演讲,已经引起日本特务人员的高度关注。但鉴于当初伦敦闹出的刺杀丑闻,那些特务不敢轻举妄动,层层上报之后,日本军部传达指令,让黑龙会的上海和南京分会伺机动手。

    土肥原贤二和黑龙会联系一向紧密,“一二八事变”虽然是土肥原贤二派川岛芳子挑起的,但真正负责动手的却是上海黑龙会的人。

    本来土肥原贤二打算让周赫煊慢性死亡,结果等了足足一年,周赫煊依旧活蹦乱跳。如此情况,让土肥原贤二不得不怀疑廖雅泉已经叛变,这次干脆直接让黑龙会下手。

    能让日本特务铁了心要刺杀的文人,几乎没有,仅咱们的周先生能享此殊荣。

    特别是《明诚文集》出版后,里面超过一半的文章在分析日本。这些文章以前零星发表,还没引起太大轰动,现在集结出版就惹人注目了,私底下甚至被称作《抗日文集》。

    某些文章中的大量数据,比日本政府的统计都更确切,这让日本人极为惊诧和紧张,再次怀疑日本政府高层是否出了奸细。

    “啪啪啪啪!”

    演讲已经结束,操场上掌声轰鸣。

    许多师生和市民,都拿着《明诚文集》过来求签名。周赫煊在元宵节那天,就已经把书稿寄给商务印书馆,三天前终于正式出版发售了。

    书中的所有“抗日”字眼都变成了“抗X”,也没提到跟天皇有关的内容,日本人想抗议都找不到借口。

    南京中央政府这次很不错,并没有下令封禁周赫煊的文集,说明中央的对日态度已经变得强硬起来。甚至在半个月以前,中央行政院还正式嘉奖了绥远抗战将领——傅作义和赵承绶成功击退日伪(蒙)军,阻止了日军在绥远地区的侵略扩张。

    好像是有默契一样,中日双方都变得强硬了。日军在华北的扩张更加肆无忌惮,国军的反击抵抗也更加积极,甚至连阎锡山都挽起袖子干仗——日军在绥远的扩张,严重威胁了阎锡山地盘。

    陈裕光见周赫煊全身都被淋湿,连忙站在旁边帮着撑伞,他自己的半个身体反而暴露在雨中。

    等到人群散尽,陈裕光才说:“周先生,你讲得太好了,将日本分析得面面俱到,给我们大家都上了一堂国际政治课。”

    “哪里,哪里,陈校长才是让人敬佩。”周赫煊笑道。

    金陵大学以前是教会学校,北伐期间便改为国立,陈裕光已经做了十年的校长。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陈裕光即开始组织师生进行军事训练,还带领全校师生宣誓,号召永不使用日货。学校隔壁就是日本总领事馆,日本人竖起一根与金陵大学北大楼齐高的旗杆挑衅,师生们抬眼就能看到日本膏药旗。陈裕光立即支持学生搞募捐活动,最终在校园内建成新旗杆,中国的国旗比日本膏药旗高出10尺。

    说说笑笑间,陈裕光邀请周赫煊到食堂吃饭,两个黑龙会的人没有跟去,而是走到校外的书店进行蹲守。

    到了下午时分,周赫煊终于从学校出来,两个日本人连忙换来黄包车跟随。

    黑龙会最初只在东北活动,但到了20年代后期,渐渐发展至华南、华东、华中和西北,在上海、南京、西安、广州、武汉等城市都设有分会。他们的职责是配合日本特务机关,对中国人实行监视,压制反日行为,搜集国共两党的情报,迫害民主进步人士。

    很多时候,老蒋的特务抓捕地下党,其情报就是黑龙会间接提供的。

    眼看着周赫煊坐黄包车进入扬子饭店,其中一人跟着进去,就住在周赫煊的房间隔壁。另一人则离开饭店,迅速回到南京黑龙会的老巢,汇报情况道:“我们已经跟踪了周赫煊一天半,他平时都住在扬子饭店,只有吃饭的时候才离开房间。他的行程很单一,几乎不跟外人往来,也不去戏院、酒吧等娱乐场所。”

    黑龙会南京分会的首领,叫做山本良奈,此人留着一字胡,穿着和服,脚踩木屐,手里握有一把武士刀。他摆出剑道姿势,双手握刀不停虚砍,漫不经心地问:“有在饭店下毒的可能吗?”

    “需要买通饭店的侍者,这很难,”跟踪者回答道,“周赫煊是中国的名人,普通侍者不敢毒害他,我们如果贸然收买,很有可能打草惊蛇。”

    山本良奈举起武士刀,用逆袈裟斩的姿势猛然劈下,训诫道:“扬子饭店很重要,中国很多名人都要在那里下榻,以后必须加强对饭店的渗透。”

    “哈依!”跟踪者低头应声。

    黑龙会在中国的成员,主要是日本浪人,也会收买一些汉奸做走狗。让他们挑事搞情报还可以,玩渗透就力有不逮了,这属于技术活,应该由正规的特务机关来做。

    山本良奈收刀回鞘,指示道:“分两步走,一边收买饭店的侍者,一边伺机在路上下手。周赫煊不是普通人,这里又是南京,绝对不能动用炸药和枪械。”

    跟踪者说:“要不我们绑架饭店侍者,就说侍者生病了,然后派一个人冒充亲戚去代替?”

    “不可行,”山本良奈摇头道,“扬子饭店是英国人开办的高级饭店,所有侍者都有经过严格培训。如果有人生病,饭店必然换其他人工作,不会轻易接受我们的人。”

    跟踪者想了想说:“那就只能收买了,我需要足够的金钱,以及让对方加入日本籍的承诺。”

    山本良奈微笑道:“给你一万元的活动经费,周赫煊值这么多。如果有侍者愿意下毒,可以让他们全家都入日本籍。”

    就在两人商量计划的时候,扬子饭店那边,孙永振和朱国桢齐齐走进周赫煊的房间:“先生,我们好像被人跟踪了!”

    周赫煊苦笑道:“看来我这一路上的演讲,有些挑战日本人的神经啊。”

    孙永振问:“其中一个跟踪者,就住在隔壁,要不要把人拿下?”

    周赫煊摇头道:“无凭无据,抓到了又能怎样?加强戒备吧,以后出门小心一点,吃的东西去外面买,谨防日本人在饭菜里下毒。”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