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94【袍哥救国会】
    门客,在中国传统历史文化当中,属于一个出镜频率极高的词汇。

    其中最著名的自然是孟尝君,相传门客三千,还让“鸡鸣狗盗”这个成语流传至今。王二、袁巫九和郑仁通三人,虽不能简单把他们称作鸡鸣狗盗之徒,但其实也差不了多远。

    纯粹混饭吃的门客属于最低级,更高级的可称“士”。日本在此方面受影响极深,他们所谓“武士”,其实也是一种门客的存在。

    对于这三个家伙,周赫煊没有太多想法,纯粹是耗点米粮养起来而已,说不定哪天就能用上。双方并非主仆或雇佣关系,更类似于江湖朋友,合则聚,不合则散。

    平时大家相处,周赫煊总带着探究的意味,旁敲侧击,想知道对方真实的追求和想法。

    但王二等人连自己都不清楚,反复说着“替天行道”。他们不在乎钱财,更不在乎法律,只在乎某种朴素的道德,并将这种道德作为自身的行为准则。

    说白了,就是三个活得稀里糊涂,却又自认为清醒的人。

    这种人放在和平年代,绝对是社会不稳定因素,而在混乱时期却有着立足之地。

    实际上,周赫煊之前所说也非完全正确,刺客手段虽然不能根除贪官汉奸,但还是有点用的,至少能够提供威慑遏制力量。特别是全面抗战爆发之后,行刺之风如火如荼,为后世的抗战神剧提供了大量灵感和素材。

    最典型的就是“金陵毒酒案”,两个中国军统特务,毒翻了日伪高官数十人。其中包括“维新政府”(汪伪之前的南京傀儡政权)行政院长梁鸿志、立法院长温宗尧,以及日本总领事馆书记官宫下、会计船山等人。

    那两个特务叫做詹长炳和詹长麟,早在1934年,就被戴笠安排进日本驻华公使馆当杂役,最初目的不过是收集情报而已。全面抗战爆发后,詹氏兄弟的全家都死于南京大屠杀,但他们还是忍受着痛苦和仇恨继续给日本人当杂役。

    直到某天,接头人给他们带来“氰化钾”,目标是杀死在南京的全体日本高层和汉奸高官。可惜氰化钾量太少,稀释到大量酒类饮料当中,只毒死了两个,剩下几十个日伪高官都靠洗胃救活了。

    若是有人给他们提供足够多的氰化钾,当时整个华东日占区的行政系统都要崩溃,因为出席酒会的都是日伪高层大人物。

    值得庆幸的是,两位投毒英雄都安然无事,他们为日本人“服务”多年,日本特高课完全没料到他们就是凶手。其中詹长麟活到了2008年才逝世,死后被南京市政府授予镀金银质奖章。

    我们还应该记住尚振声先生,黄埔六期毕业,金陵毒酒案的实际策划者,诈降担任汪伪政府某部参谋长,暗地里实为军统南京区区长。后因密谋刺杀汪兆铭,尚振声被日伪特务盯上,遭叛徒出卖被捕,临刑前高喊“抗战必胜,汉奸必亡”,被乱枪打死,年仅39岁。

    或许,家里住着的这三位门客,抗战爆发后可以推荐给戴笠,让他们发挥一下自己的专业才能。

    嗯,周赫煊是这样想的。

    还有一个人让周赫煊很头疼,那就是袍哥会的褚授良。这家伙天天来周公馆拜访,说要帮周神仙做事,但他只会打打杀杀,连行刺手段都不熟练,习惯了带着扁钻正面硬怼。

    难道让他担任哪家工厂的保安队长?

    “周神仙,你就让我跟着你混嘛。”褚授良今天又来了。

    周赫煊无语道:“你袍哥当得好好的,怎么总想着跟我混?”

    褚授良气愤道:“袍哥会越来越莫得意思,范哈儿这种外八门弟子,现在居然都被奉为上宾。袍哥会,早就不是以前的袍哥会了。以前我们做的啥子?安定地方,照顾穷人,抱团取暖,现在一个个就晓得赚钱!”

    “以前的袍哥会,真有你说的那么正面光彩?”周赫煊乐道。

    “呃,”褚授良尴尬一笑,“反正比现在更好。”

    哥老会最初形成于水匪结社,干的就是杀人抢劫的买***起源于漕运的青帮更加污秽不堪。但在晚清正式结社之后,哥老会却标榜仁义,劝人向善,安稳地方,拥有绝对干净的内八门,又有藏污纳垢的外八门。

    一切好事、正事,都是内八门做的,荣誉属于哥老会,此类俗称清水袍哥,老大被称为“舵把子”、“舵爷”。

    一切污事、烂事,都是外八门做的,他们只是临时工,被蔑称为浑水袍哥,跟哥老会没多大关系,老大被称为“老摇”(摇舵的)。

    听起来是不是像青帮中的“清流”和“浊流”?

    这就导致哥老会在四川声誉还不错,甚至到了21世纪,四川话里都有“哥老倌”,相当于东北话里的“大兄弟”。

    其实内八门、外八门两位一体,都是哥老会的组成部门。特别是最近二十年,外八门带来的利润越来越多,渐渐反客为主,把正统的哥老会内八门都压制了。

    甚至,范哈儿靠着强大的财力和实力,已经由“浑水袍哥”晋升为“清水袍哥”,正式加入袍哥会“仁堂”,而褚授良却只能留在“礼堂”。

    仁义礼智信,仁堂讲地位,义堂论钱财,礼堂靠武力。

    这也是褚授良不愿再留于哥老会的主要原因,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又不愿在范哈儿这种外八门面前跪舔。

    周赫煊实在被缠得不行,问道:“现在重庆袍哥会的总舵主是谁?”

    褚授良说:“以前是张培爵,现在总舵主的位置空着。”

    周赫煊有些惊讶,张培爵是晚清四川保路运动的领导人之一,20年前就被袁世凯害死了,属于辛亥革命元勋,不顾个人得失的爱国军阀,两年前还被南京政府追为烈士。此人居然是重庆哥老会的总舵主?

    周赫煊笑道:“你不是看现在的哥老会不惯吗?那就自己来当总舵主。”

    “我不行,总舵主哪有那么好当的。”褚授良连连摇头。

    哥老会实在是很恐怖,势力盘根错节,远比青帮更加厉害,但凡地方有头有脸的人,大部分都属于袍哥人家。它遍及四川各地,连每个村镇都设有堂口,涵盖社会各界人士。

    官员、士绅、地主、文化人加入仁堂;商人加入义堂;土匪、地痞、流氓、士兵加入礼堂;农民、手工业者、车夫、船夫加入智堂;和尚、道士、卖唱的等下九流者加入信堂。

    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人有人,要兵有兵,有些乡村镇县,甚至超过70%的男子都是袍哥人家,就问你怕不怕?

    想在这种情况下当某地总舵主,太困难了。这也是重庆总舵主位置空缺20年的原因所在,谁都不服谁啊。

    直到老蒋把重庆设立为战时陪都,才选出新的总舵主——黄埔一期毕业生石孝先。

    褚授良专门给周赫煊介绍了详细情况,周赫煊说:“如果不能当总舵主,那你就自己成立一个袍哥组织。嗯,名字嘛,就叫‘袍哥救国会’,宗旨是:服务民众、团结乡里、热血报国、救亡图存。上一任重庆袍哥总舵主张培爵先生,是爱国好男儿,为了国家统一而放弃荣华富贵,最终被袁世凯害死。现在内有四川大旱,外有日寇入侵,袍哥人家大好青春,为何不追求救国救民之道?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褚授良听得眼睛发亮,但很快摇头说:“我只会打打杀杀,在本地袍哥会有些威望而已。但我没钱,也没有能力组织团体,这个袍哥救国会怕是做不起来。”

    “我有钱,只要你一心报国,钱粮这些我来出。另外,我家里现在住着三个义士,你可以让他们帮忙出谋划策,”周赫煊笑道,“可以先从救灾做起,现在重庆一些村镇还有饥荒现象,你带人救灾把名声搞出来。”

    褚授良踌躇满志,搓手道:“那好,既然周先生你肯出钱,这个事我就办了,保证把袍哥救国会整出名堂!”

    周赫煊哈哈大笑,谁说鸡鸣狗盗之徒不能做正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