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88【快意恩仇的袍哥被堵在人堆里画风突变】
    “嚯,嚯,嚯……”

    扁钻在磨刀石上来来回回,发出嚯嚯的响声。

    褚授良把水渍擦干,拇指撩着刃口感受锋利,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笑意。

    如果刘从云能够按照约定,把自家的祖宅放弃归还,那么褚授良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但之后传来的消息,却让褚授良怒从心起,那天杀的刘从云居然连夜逃跑了!

    幸好,周先生和李司令料事如神,提前在江边设伏把刘从云堵住。

    褚授良已经很久没杀人了,上一次死在他手里的,是他拜把兄弟的妻子和奸夫,事后还把两颗脑袋悬挂在通远门外。那次杀人事件闹得很大,奸夫在重庆颇有些背景,连袍哥会都保不住他,褚授良只能连夜逃去云南避难。

    但褚授良杀人从不后悔,每个死在他扁钻之下的,都必是该死之徒。

    就拿上次那对狗男女来说,偷情也就算了,竟当着他拜把兄弟的面行苟且之事,将重病在床的把兄弟活活气死。事后那女人还丢下公婆不管,带走夫家钱财给奸夫做姨太太,简直就是当代潘金莲!

    杀杀杀杀杀杀!

    褚授良觉得世道不公,他要替天行道,遇到该死的就必须杀。

    哥老会隶属于天地会系统,跟青帮、洪门一样,大体上类似民间行会组织。但凡是正经的袍哥人家,必须身世清白才能加入,作奸犯科者一律不要。

    范哈儿开口闭口袍哥人家,其实根本就不算正式成员,而是哥老会外八门弟子。

    哥老会的内门成员,是不准违法乱纪的,但又必须处理一些脏事,于是就有了外八门组织。就像被周赫煊一枪崩掉的潘冬瓜,此人当初还算袍哥会内门底层,但偷鸡摸狗的事情做得太多,直接被开除了,不得不加入藏污纳垢的外八门。

    而褚授良,不但是哥老会内门成员,还是响当当的黑旗五爷。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在袍哥会里面,褚授良相当于黄埔嫡系将领,范哈儿只是个地方杂牌将军,褚授良是打心底看不起范哈儿的。

    “褚大哥,刀磨好没得?”几个袍哥兄弟进来问。

    褚授良冷笑道:“磨得飞快,正好杀人。”

    眼前的几个袍哥兄弟,每人手里都拎着冷兵器。大家都商量好了,只等公审结束,就一人一刀给刘从云放血,让那龟儿子活活把血流干。

    对于正经的袍哥人家来说,杀该杀之人,不算违法乱纪,而是江湖道义。

    这属于理念不同,从法律上来讲,偷鸡摸狗只是小事,被抓了也就扔牢房里关几天,但却被袍哥会认识是伤天害理。杀人属于法律公认的大案,就算此人该杀,也必须由官府来杀,私自用刑是要担责任的。而在袍哥人家眼中,杀该杀之人,或者是为亲朋好友复仇,都必须竖起拇指尊称好汉。

    如果交由法院来审理,褚授良以前犯下的案子,被枪毙十次都死不足惜。

    然而在重庆袍哥会系统当中,褚授良是鼎鼎有名的好汉。他身家清白,从不干坏事,属于江湖道德典范,足以被评为“重庆哥老会十佳杰出青年”。

    至少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褚授良担任黑旗五爷多年,至今家无余财,只有一栋祖宅傍身,他赚的钱都用来接济兄弟和贫弱了。

    搁武侠小说里,这样的人叫做侠客。

    今天公审刘从云的地方,就在通远门外七星岗,十年前那里还是乱坟荒地,而今已经变成了重庆主城区。

    七个袍哥兄弟袖中藏刀,一字排开,由褚授良领头而行,他们要去快意恩仇。

    这些人都是哥老会的黑旗,相当于洪门的红棍。一般打架斗殴他们是不管的,自有外八门的杂碎动手,他们只负责行刑、锄奸、清理门户和剪除外来帮会。

    阵型威风凛凛的袍哥兄弟们,走出通远门就排不开了,因为前来观看公审大会的太多,已经造成了交通堵塞。横“一”字阵型,很快变成竖“1”字,渐渐的竖“1”字都无法维持,全特么被路人给挤散了。

    “让一让,借过!”

    “唉,你别当着我啊,麻烦走快点。”

    “哎哟,老子的鞋被踩掉了!我的鞋子呢?哪个龟儿捡了我的鞋子!”

    “不要乱摸,老子是男的。”

    “……”

    袍哥兄弟们被挤得狼狈不堪,有一个家伙,竟然被自己的刀划伤了,手臂止不住的使劲流血。

    谁让他们把裸刀藏袖子里呢?

    “妈卖批,咋个恁多人哦?”一个袍哥兄弟吐槽道。

    另一位兄弟郁闷滴说:“还说给刘神仙放血,放个铲铲的血,挤都挤尼玛不过去!”

    “咋个办?”

    “往里头钻嘛。”

    “钻得进去个锤子。”

    “要不就在这边看?”

    “你们看得到,我看不到啊,老子生得太矮了。狗日的,早晓得恁个多人,出门的时候就该带张板凳。”

    “背你妈时哦,这哈安逸了。”

    “……”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七位袍哥被堵在人群之外了,最矮那个只能一蹦一跳,才能看到里面公审台的情况。

    褚授良只好把小兄弟背起来,心头郁闷得不行,同时还惦记着自家祖屋的房契,耳边尽是老百姓嘤嘤嗡嗡的议论声。

    “来了,来了,来人了!”

    “刘神仙被铐起手铐的,脚上还有铁链子。”

    “刘神仙是神仙的嘛,哪个还真敢枪毙他啊?”

    “神仙个铲铲,就是个骗子!听说这回他骗了几百万,带着银子连夜逃跑,被周先生带人抓回来了。”

    “我隔壁的三哥他嫂子的娘家人就被骗了,辛辛苦苦存了20几块大洋,全都献给了刘神仙,一家人现在过得好惨。”

    “你们不晓得,刘神仙不是骗子,他确实是神仙下凡。但他在天上就不是好神仙,调戏王母娘娘的丫鬟被贬下来的,到了人间还想继续楼钱,结果遇到了正牌的周神仙。”

    “真的哇?你莫要骗我。”

    “我哄你做啥子?周神仙跟刘神仙斗了好几次法,每次都是刘神仙输。这回四川老百姓遭大灾,刘神仙见死不救,周神仙气得冒火了,说要把刘神仙弄死!”

    “咦,下凡的神仙死了,他是回去继续做神仙,还是做鬼哦?”

    “当然是做鬼,周神仙要把刘神仙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那是不是要周神仙来行刑,他有没得打神鞭?”

    “啥子打神鞭?”

    “姜子牙那个打神鞭哇。”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