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74【周神仙的传说】
    (PS:关于王庚被抓,有朋友说是去找驻华武官商量战事,而非去看望前妻陆小曼。老王也搞不清哪个说法是真的,但不管真相如何,王庚都不该随身携带军事资料进公共租界,简直昏了头。)

    从周家到市区的马路,依旧还在修筑当中,周赫煊和家人出门基本都靠坐船。

    金秋十月,干旱依旧。

    早晨,小江轮从私人码头出发,顺流而下驶向朝天门码头。

    周灵均和周维烈姐弟俩,背着小书包站在船头,享受着江风吹拂带来的凉意。

    此时重庆并没有什么非常好的小学,周赫煊只能送他们去公立第一小学读书,至少那里比较正规,老师的工资直接从重庆糖税中划拨。

    “爸爸快看!”小灵均指着远处的江面。

    周赫煊抬眼望去,只见上游的江水当中,正浮着数十上百个灾民。这些灾民衣衫褴褛,脸庞凹陷,颧骨突出,他们抱着木板之类的载具,顺着江水漂流而下。

    其实重庆的受灾程度并不大,之所以每天都饿死人,是因为来了太多的外地逃荒者。

    此时还稍微好些,到了冬季就更惨,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饥民,露宿在长江和嘉陵江两岸,过往船只根本不敢随意停靠。

    1936年底有一则新闻,就详细报道了饥民抢船的经过。那是条运输萝卜的小型江轮,数百饥民穿着单衣,跳进冰冷彻骨的水中,游到江心把货轮团团包围。船员和押运者根本不敢阻拦,吓得直接跳船逃跑,饥民们爬上船抓住萝卜就生吃,居然当场把船上的萝卜给啃光。中途体力不支溺水者,不知凡几,江水中到处漂浮着死者的尸体。

    小灵均看了一会儿,好奇地问:“爸爸,他们在练习游泳吗?”

    周赫煊轻轻拍打着女儿的脑袋,叹气说:“他们没吃的了,也没钱坐船,只能冒险来到重庆讨生活。”

    “那他们为什么没有吃的?”小维烈对此万分疑惑。

    周赫煊耐心解释道:“因为他们家乡遭了灾,老天爷一直不下雨,地里的粮食没有收获,所以才没有吃的。”

    小灵均噘嘴埋怨:“老天爷真坏。”

    小维烈却问:“爸爸,怎么才能让大家都不饿肚子呢?”

    周赫煊说:“有两个办法,一是国家不打仗,社会安定繁荣,政府才有精力去救灾。二是发展科学技术,兴修水利工程,不看老天爷的脸色,就能把粮食的产量提高。你们想不想看到所有人都过好日子,所有人都不愁吃饭?”

    “想!”姐弟俩齐齐点头。

    周赫煊教育道:“那你们就该努力学习,掌握知识本领,长大以后才能帮助更多的人。”

    “哦。”小维烈哦了一声,就安静下来继续观察那些灾民。

    小灵均则像个大人模样,郑重点头说:“爸爸,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

    转眼就到了朝天门码头,那里戒备森严,随时都有警备队员驻防。这是为了保证码头的安全,否则来往商船根本不敢靠岸,饿疯了的饥民实在太可怕了。

    “砰!”

    一个警备队员朝天开枪,他的伙伴紧张大喊:“不准过来,敢上码头就枪毙!说的就是你们几个,不准过来,快走快走!”

    有的饥民失望离开,有的饥民却徘徊不定。

    “军爷,你可怜可怜我嘛,我已经四天没有吃饭了,娃儿都饿昏了。求求你赏一口饭,我不吃都可以,救哈我的娃儿嘛。”一个妇人跪地磕头,身边躺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那小孩儿双眼紧闭,呼吸微弱,怕是已经凶多吉少。

    若是平常时候,警备队员可能还会生出同情心,但现在根本不敢管,有钱有粮都不敢施舍。否则消息一旦传开,必然引来更多的饥民到码头,其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爸爸……”小维烈扯了扯父亲的衣服,显然是想帮忙。

    周赫煊和那些警备队员的看法一致,绝对不能在朝天门码头救人。他朝着一个警备队员招手:“你过来!”

    “周先生,啥子事?”警备队员恭敬地跑来。

    周赫煊低声吩咐道:“守好朝天门码头,不能光靠驱赶。你回去跟李司令打报告,让他准备好一条船,把朝天门的饥民都运去刘家台,我会催促下一批救灾粮尽快运来。”

    “好的,我马上去禀报!”警备队员立正敬礼,飞快地跑去报信。

    刘家台也是一处小码头,而且市政府在那里设了施粥场,顺便还建起重庆首个火葬场。

    从美国购买的救灾粮,此时依旧漂泊在太平洋上,而从两湖和江西购买的粮食,已经有三批共280吨运抵重庆。但面对越来越多的饥民,这些粮食无异于杯水车薪,连让所有灾民吊命都做不到。

    川东各县的受灾群众,正在成群结队往重庆赶来,沿途公路和河道到处都是路倒尸体。最可怕的是,那些尸体往往残缺不齐,几乎全是被活人啃掉的——野狗早就绝迹了。

    重庆市长李宏锟整天焦头烂额,他已经不再奢望做出什么政绩,只求重庆别被搞出大乱子。

    周赫煊带着儿女和保镖,沿着码头的石板路缓缓而上,沿途的搬运工纷纷朝他们打招呼。

    “周先生,吃了早饭没得?”

    “周神仙,你老人家亲自送娃儿读书啊?”

    “周神仙,下一批粮食多久运得到哦?”

    “……”

    显而易见,周赫煊已经成了重庆的大名人,连市井小民、贩夫走卒都能把他认出来。

    甚至在重庆的茶馆里面,每天都有人添油加醋讲故事,画风往往是这样的:

    “嗨呀,你们是不晓得。那天晚上丑时三刻,缉私队长秦奋禄带着狗腿子潘冬瓜,二话不说就在江头扣了周神仙的运粮船。周神仙是哪个?人家是东华帝君下凡……”

    “东华帝君是哪路神仙?”

    “咦,你个瓜娃子哦,连东华帝君都不晓得。刘神仙是哪个总晓得嘛?刘神仙是白鹤仙翁下凡,看到周神仙都要喊一声师伯!你说周先生凶不凶?”

    “硬是好凶哦。”

    “你不要打岔嘛,听我慢慢道来。话说,周神仙当时在屋头搂着婆娘睡瞌睡,突然他掐指一算,马上就算到了咋个回事。只见周神仙祭出一只符纸折成的仙鹤,朝纸鹤吹了口气,纸鹤立即扇着翅膀去给警备司令报信。周神仙本人呢,挥手招来一朵祥云,眨眼就到了朝天门码头!”

    “周神仙楞个厉害,咋不让龙王爷下雨呢?”

    “那就是神仙们的事了,听说龙王爷正在跟玉帝怄气,哪个去劝都莫得法。”

    “龙王爷怄个啥子气嘛,好好的天不下雨,玉帝就该撤他的职!”

    “这跟周先生就没得关系了,咦……我刚才说到哪里了?”

    “你说周先生架起祥云到了朝天门码头。”

    “对,周神仙到了朝天门码头,抬手就使出一个定身咒,那些缉私队的马上就被定住。周神仙大喝一声,念咒语把对面打回原形,秦奋禄变成了一头猪,潘冬瓜变成了一条狗。周神仙说,秦奋禄你个瓜批,猪妖修炼成精跑来重庆祸害百姓,看老子不收了你!轰的一声,周神仙打出个掌心雷,把秦奋禄的猪脑壳炸得稀碎!”

    “好凶哦,比机关枪还厉害。”

    “机关枪算啥子?周神仙的掌心雷飞机都能炸,他老人家在上海就炸了十多架日本人的飞机。”

    “那他咋不留在北方抗日呢?”

    “日本那边也有高手啊。你们肯定没看报纸,去年周神仙被英国皇帝请去施法,日本派了几十个大妖怪,想要把周神仙弄死在英国。英国的京城好像叫啥子伦敦,当时周先生在伦敦设坛施法,几十个日本妖怪从海上飞过来。又是打雷,又是闪电,还有妖怪会喷火,把周神仙围起来群攻。周神仙面不改色,一个掌心雷轰过去,直接把十多个日本妖怪轰成渣渣。周神仙只出了三招,几十个日本妖怪就死绝了,妖怪的尸体落下来砸死了尼玛好多英国老百姓。”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