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69【比想象中严重】
    等周赫煊和尹昌龄离开,刘湘才问甘绩镛道:“先前你的表情有点不对头,究竟想说啥子哟?”

    甘绩镛从皮包里拿出一大摞文件,苦脸道:“刚才有两个外人在,一些话不好当面讲,司令你先看下这些材料嘛。”

    刘湘首先翻到一份灾情报告汇总,只见上边写道:自今春以来,全川各地久旱不雨,田土龟裂,饿殍载道,粮尽食绝,盗食死尸。全省共有125县3屯1局受灾,除成都平原各县外,其余地方皆为灾区,受灾民众约3700万人以上……”

    民国时期对于四川人口的统计,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海关数据,一是邮政数据。

    这两方面数据相差极为悬殊,分别为7000多万人和4000多万人,全川实际人口数量应该在5000万左右(含西康和重庆)。而3700万人受灾,已经占到四川人口总数的70%。

    据年初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四川农村经济》记载:“(自1928年至今,)四川灾祸无岁无之,且荒区日益广扩。”也即是说,四川已经连续八年大灾,地震、水灾、旱灾、风灾、冰雹、蝗虫,变着法的轮番上阵。

    再加上连续二十多年的军阀混战,从清末到全面抗战期间,四川人口几乎没怎么涨过。直到刘湘统一四川以后,这两三年时间人口才快速增长,结果现在又遇到全川大规模干旱。

    刘湘之前对灾情并不太清楚,以为只有川西北比较严重而已。现在粗略翻阅了一下灾情报告,他终于变得愁眉苦脸起来,叹气问道:“究竟饿死了多少人?”

    甘绩镛小心翼翼地回答:“很难精确统计,不止川西北,川北和川东北的灾情也越来越严重了。”

    刘湘随手抽出一份宣汉县灾情报告,只见上头写道:本县饿殍遍野……据前20日统计,每场饥饿死者,日在10人以上,近复渐次增加,每场日达20人左右。

    刘湘又翻开万源县的报告:现在万源人口骤减三分之一……万源城中,亦仅稀稀千余人而已。如旅行长途,整日难见炊烟,沿途倒毙饥民几无地无之。

    刘湘再看南江县的报告:总计城乡饿死者,每日达千余人……2月1日迄今,本县饿死的饥民不下8万余人。

    一个个数据看得刘湘触目惊心,骇怒交加的质问:“饿死这么多人,你这个民政厅长是咋个子当的?“

    甘绩镛叫苦道:“老天爷不开眼,我有啥子办法?四川年年大灾,又要发展内政,民政厅的钱根本不够。到现在为止,我东挪西措才弄到10万大洋,哪里救得了那么多人嘛。”

    刘湘沉默不语。

    四川省政府的钱财,这几年都拿去修路了,去年刚刚建成川黔公路,如今同时在修建川湘、川鄂和川陕公路。只这几条公路就能把刘湘的老底儿掏空,因为蜀道太难,到处是山区丘陵,筑路成本有时候是平原地区的十倍以上。就算有民间筹措和商人合股,刘湘和省政府也是要出血本的。

    甘绩镛突然又说道:“前几天的时候,中央参议院黄炎培先生来川视察,路过简阳县看到饿殍遍地。他质问我说,简阳是新生活运动的示范县,为何街间遍是倒毙之饥民?至于无人收尸!”

    “啥子吔!简阳都饿死了人?”刘湘顿时大惊失色。

    前面看到的那些灾情报告,都来自于贫困的川北、川西北和川东北,那些地区年年报灾、年年死人,刘湘都已经对此麻木了。但简阳县不同啊,简阳就在四川省府旁边,还是老蒋新生活运动的示范县!

    周赫煊这趟来回都经过了简阳,只不过他为了赶时间,没有进城去看看,否则就能看到好多路倒的尸体。

    甘绩镛解释道:“简阳已经连续四年遭灾,老百姓日子本来就苦,还指望今天粮食能收多点填肚皮。结果又遇到夏粮歉收,粮价飞涨,普通小民家里哪还有吃的?”

    刘湘听得头疼欲裂,颓然坐回太师椅上,喃喃道:“饿死啷个多人,我这个四川省主席,哪还有脸见家乡父老哦。”

    刘湘双眼茫然的翻着报告,又是一份来自南川县的:居民熊大湖运回两缸烧酒,缸底破裂,酒流满地。附近饥民蜂拥来吃,连泥带酒喝个干干净净。本就饿得奄奄一息的饥民,当即醉死在地,横着竖着躺了一个大坝子,死亡数量为48人。

    这种醉死之法已经很难得了,至少没有活活饿死,那才叫遭罪。

    “中央的救灾粮呢?”刘湘扶额问。

    甘绩镛摇头道:“至今未见。只有中央参议院的黄炎培来了,但也不是为了救灾,现在已经走剑阁出川去洛阳了,他一路上倒是写了不少好诗。”

    “妈卖批!”

    刘湘猛地抓起灾情报告,爆粗口大骂说:“格老子赶快救灾,没钱就找银行借。还有,囤积居奇炒粮价的,一律严重警告,哪个再不听话,就给老子抓起来枪毙了!”

    “卑职遵命!”甘绩镛连忙立正敬军礼。

    把甘绩镛打发走,刘湘又让副官给卢作孚拍电报,调集民生公司所有大船小船,随时前往上海接应周赫煊从美国运来的粮食。至于运费,刘湘之前还说什么成本价,现在根本就不提钱的事了。

    整个四川北部如今受灾严重,刘湘对此毫无办法,只能象征性的给点救助,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但川东、川南和川中,却必须全力救援,否则四川要出大事,说不定还有人揭竿而起造反。

    事实上,到了1937年春天饥荒最严重时,四川那简直乱成了一团。杀官放粮吃大户属于常态,最可怕的是闹拳匪,妖魔鬼怪都钻出来,打着神仙下凡的招牌聚众起事,好多无辜的老百姓都遭了秧。

    川军各部在刘湘的命令下,迅速调动起来,主要目的并非救灾,而是镇压有可能发生的暴乱。

    甘绩镛天天往各大银行跑,求爹爹告奶奶的筹措赈灾款,最终死活被他弄来了160万大洋。四川真穷,政府穷,百姓穷,只有做鸦片贸易的最富,刘湘不得不再次加重“禁烟税”。

    至于平抑粮价,单靠行政命令是压不下来的,只有等周赫煊的救灾粮运到了才能缓解一二。

    如今灾情已经从川西北扩散到川北和川东北,其他地方个别比较严重,但大致上还能支撑下去。如果入秋之后能下几场雨,等到红薯、小麦之类的作物收获,那还不至于饿死几百万人。

    但老天爷成心跟四川过不去,谁都预料不到,全川干旱还要持续大半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