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68【助人助己】
    首先来的是个白胡子老头儿,他就是川灾赈济会的会长尹昌龄,字仲锡,号约堪。光绪十四年的举人,进过翰林院,历任长安知县、凤翔知府、延安知府、西安知府等职,北洋时期担任四川军政府的审计院长、内务司长、政务厅长等职。

    此人的资格实在太老了,而且在四川威望极高。听到副官的传报,刘湘连忙起身对周赫煊说:“周先生,我们一起出门迎接吧。”

    “好。”周赫煊从善如流。

    刘湘快步走出会客室,一直来到院中静待。等尹昌龄现身,他才执礼道:“仲公到来,有失远迎!”

    尹昌龄拄着一根竹制拐杖,步履健朗地走来,摆手道:“不要玩这套虚的,正事要紧,我们里面去说。”

    周赫煊抱拳问候:“仲公安好。”

    “这个后生是?”尹昌龄有些老花眼,凑近了仔细观察。

    刘湘连忙介绍:“仲公,这是大学者周明诚先生。”

    “周明诚啊?”尹昌龄的身体越凑越近,几乎都要跟周赫煊脸贴脸,他退回去颔首笑道,“好,好!周先生不仅文章写得好,做人也做得好,办学校、做慈善、济民生,这才是君子所为。”

    “仲公谬赞了。”周赫煊微笑说。

    尹昌龄一手拄拐杖,一手拉着周赫煊往里走,说道:“我不说虚头巴老的话,你也不要谦虚。你的《大国崛起》我读过,你的《狗官》也写得确实好。我最佩服的,还是你做慈善,救了很多老百姓。”

    “跟仲公相比,我做的那点事不值一提。”周赫煊说。

    尹昌龄这些年厌恶军阀混战,坚决不肯再做官,而是一心一意办慈善。他办的不是借机谋利的假慈善,而是舍家救民的真慈善,主要钱款来源是旗下工厂,其次是社会捐赠。

    这位老先生经营了多家工厂,也算是当地大资本家了,但所得利润全都用于慈善事业,以至于死后没有余财办理丧事,只得由慈惠堂的孤寡老人筹资主办。烈士王干青给他写了一首吊诗,谓曰:“家无半亩居,人得广厦庇。余身二十年,存活亿万计。”

    曾有位长居成都的外地幕僚,因无儿无女,干脆把自己的200多亩田产,全部捐赠给尹昌龄的慈惠堂,然后自己也住进去养老。由此可见尹昌龄的人格魅力,大家都相信他不会贪污善款,敢把全副家当都交给他处理。

    众人刚刚坐定,副官又前来同胞:“主席,甘厅长来了!”

    “快让他进来。”刘湘这回坐着没动,对来者的待遇显然不一样。

    甘继镛军人出身,属于刘湘的老部下,行政能力还是比较可以的,否则也不可能被委以重任——此君之前是刘湘嫡系主力21军的政务处长,统一四川后又被任命为四川民政厅长。

    来到会客室,甘继镛朝刘湘敬军礼:“司令!”接着,又抱拳对尹昌龄和周赫煊说,“仲公,周先生,有礼了!”

    刘湘大马金刀坐在主位,对尹昌龄说道:“仲公,你是川灾赈济会的会长,你来说说具体灾情吧。”

    那张灾区人吃人的照片,就是尹昌龄递交给常凯申的,他对此时的灾情比较了解:“旱情最严重的是川西北各县,从三月到现在滴雨未下,春粮和夏粮全部绝收,靖化县百姓有一半以上已经断粮!”

    “说说其他地方。”刘湘的关注点明显不一样。

    尹昌龄脸色露出无奈的表情,显然对刘湘的做法有些不满,但他还是说:“川东、川南、川西共有140余县大旱,旱情最久的已经持续三月,旱情最轻的也有两月。冬春之际必有饥荒,省府应早作准备,必须把粮价压下来!”

    刘湘又问:“仲公,你觉得全川会旱到哪个时候?”

    尹昌龄想了想说:“应该入秋就能缓解吧。”

    刘湘看了周赫煊一眼,说道:“周先生跟我讲,四川的大旱要持续到明年。”

    “怎么可能?”尹昌龄和甘继镛同时惊呼。

    周赫煊做戏做全套,苦笑道:“确实如此,这是气象专家的预测。”

    甘继镛明显不相信:“哪来的啥子气象专家,怕不是尽说些鬼话哦。”

    周赫煊也不解释,只说:“我已经紧急从美国购来50万吨救灾粮,第一批可能要等到两个半月以后才能运抵重庆。”

    50万吨粮食?

    刘湘、尹昌龄和甘继镛面面相觑,都被这数字给吓住了,那得花多少钱啊!

    不管四川的旱灾是否会加剧,至少周赫煊做法让人佩服。尹昌龄起身拜道:“明诚心系百姓,老朽在这里代表全川父老拜谢了!”

    刘湘也说:“周先生,你是实在人,我刘莽子心服口服!”

    “甫公,我需要省府的帮助。”周赫煊道。

    “你讲。”刘湘连忙说。

    “第一,我需要卢作孚先生的全力协助,”周赫煊仔细解释道,“50万吨粮食,从美国运到上海容易,但从上海运进四川就难了。民生船运公司,必须调集足够的船只配合。特别是接下来两个月,长江各段的水位有可能不足以通行大船,必须依靠许多小船来转运。”

    刘湘当即答应,他在民生公司也有股份的,说道:“我保证,卢作孚一定全力配合,运价只收成本费。”

    周赫煊又说:“第二,关于赈灾粮的发放,我需要仲公的协助。”

    尹昌龄当即拍胸脯:“抱在老朽身上,要是有人敢贪污赈灾粮,你把我的脑壳拿去当球踢。”

    “第三,民政厅那边也要帮忙,”周赫煊说道,“我希望省政府学美国那一套,以工代赈,灾民不能养起来,要给他们找活干。修公路、修桥梁、修厂矿……趁机可以建设四川地方,不能把灾民养废了。”

    “这是个好主意。”尹昌龄笑道。他旗下的多家工厂,就招收了许多贫民和孤儿,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刘湘心里也非常高兴,建设地方可以巩固他的统治,当即厉声喊道:“甘麻子!”

    “卑职在!”甘继镛蹦起来站得笔挺。

    刘湘命令说:“你们民政厅,一定要全力做好以工代赈的工作。”

    甘继镛敬军礼说:“卑职敢立下军令状!”

    “很好,”刘湘点点头,又问周赫煊,“周先生还有没有其他要求?”

    周赫煊笑了笑,“我要买荒地,很多荒地。”

    “买荒地来干啥子?”刘湘有些纳闷儿。

    “建厂,建房,”周赫煊拿出一份四川地图,“重庆、巴南、璧山、江津、永川、泸州、隆昌、内江、宜宾……这些地方我都要买荒地,修很多民房和厂房。”

    刘湘挠头道:“摊子铺楞个大啊!”

    周赫煊笑道:“甫公请放心,我要买的都是荒地,不会占到农田,也不会得罪当地士绅。”

    周赫煊为什么要买地建房?

    当然是为抗战做打算,到时无数战乱百姓内迁四川,许多人连房子都没有,只能自己临时搭窝棚。周赫煊提前建房做包租公,不仅自己能赚钱,还能给战乱百姓提供方便,而且他可以把租金定得很低。

    还有就是兴办各种民生企业,战乱百姓汇集于四川,造成川内诸多物资紧缺,那物价涨得极为恐怖。周赫煊办厂根本不愁销路,自己发财了,还能缓解战时民用物资的紧张。

    而且,利用四川灾民来修建民房和厂房,一方面既降低了成本,另一方面又可以活人无数。何乐而不为呢?

    有时候,帮助别人,也是在帮助自己。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