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47【周议长】
    在胡庶华身上,可以看到清末民初的文人缩影,也可以看到那时知识分子追求进步的精神。

    胡庶华整整读了30年书——

    前期十年他读的是四书五经,六岁开蒙,十七岁中秀才,对于乡镇塾师子弟来说已经很难得了。但胡庶华没有选择继续考科举,而是进入湖南私立明德学校,开始学习西方知识。

    中间十年他在国内接受新学教育,25岁从京师译学馆肄业(因辛亥革命中断学业),27岁考取德国公费留学生,成为民国初年留学大潮中的一员。

    最后十年他在德国接受高等教育,一口气读下来,终于在34岁的时候获冶金博士学位。

    回国之后,胡庶华虽然加入了国党,但没有选择成为政府行政官僚。他先是当了各种厂长,比如上海钢铁厂厂长、汉阳兵工厂厂长,还受邀帮助唐生智筹办了汉阳铁厂,期间出版《铁冶金学》、《冶金工程》、《钢铁工业》等专著。

    可以说,胡庶华是为中国近代民族工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

    这种学术性的人才显然不适合当官,胡庶华曾历任江苏省教育厅长、中央农民司司长、中央农林司司长等职,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当校长。从此,胡庶华一口气当了五所大学的校长,其中在湖南大学他就前后当了三次。

    胡庶华此时在南京政府是有好几个中央委员职务的,他为什么跑来偏远的重庆当校长?

    当然是因为受到政治打压。

    胡庶华还有个身份是上海救国联合会主席,多次发表通电和宣言,呼吁“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这导致他的湖南大学校长干不下去了,只能跑到四川接受刘湘的庇护。

    以刘湘对人才的重视,以及大力发展四川内政的方针,胡庶华一到重庆就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至少四川的兵工厂和钢铁厂,就需要像他这样的学术牛人坐镇。

    可以说,刘湘的官邸他都可以随意出入,重庆市长李宏锟只能在他面前执弟子礼。

    这从之前李宏锟的反应就能看出来,李宏锟最开始坐的是滑竿,遇到胡庶华后只能落轿一起步行。

    文化人遇到枪杆子,可能屁用也没有,但大多时候都会受到枪杆子的尊重。

    此时此刻,在周公馆的会客厅里。

    重庆警备司令李根固,主动把首席客位让给胡庶华,胡庶华大摇大摆就坐下了,没有半点推辞和心理负担。重庆市长李宏锟只能坐次席,李根固再次之,范哈儿这种杂牌师长乖乖的陪居末位。

    虽然大家都有事要跟周赫煊谈,但在胡庶华说完以前,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闭嘴。

    “胡校长,”周赫煊问道,“我上次来重庆的时候,重大还只有几个预科班,如今学校发展得如何了?”

    胡庶华捋着长胡子,有些得意地说:“重大现有文、理、工三大学院,工学院暂时只招预科生,今年暑假过后就将开办本科班。三大学院加上预科,总计有学生400余人,为四川之首!”

    胡庶华完全有资格得意,重大工学院虽不是他创办的,但却在他手里蒸蒸日上,请来了不少工科学者前来做教授。只看重大工学院的师资力量,已经可以在整个中国的工学院排进前十。

    “想不到重大发展得如此之快,胡校长办校有方啊。”周赫煊顺手就拍了个马屁。

    胡庶华乐颠颠地说:“等工学院走上正轨,我还准备在重大筹办商学院、法学院和医学院。到那时六科齐备,虽不说超过清华北大和中央大学,但至少也要赶上复旦同济。”

    “会有那么一天的。”周赫煊点头道。

    重庆大学在抗战期间非常牛,就连中央大学就借居在重大校园当中,可说是大师多如狗,学者满地走。

    就跟中央大学和清华北大一样,民国时期的超级大学,在新中国成立以后都遭到了分拆。

    重大的医学院,后来被并入华西医科大,最终成为川大的一部分;文学院和理学院也被并入川大;铁道工程专业被并入西南交大;商学院被并入西南财大和四川财大;法学院被拆并进了西南政法大学;地质系被拆并进了成都理工大;建筑系被拆并进了重庆建筑大学;体育系和农业系,分别被并入西师和西农,全都成了西南大学的一部分;化工系被并入成都科技大学,后来也成了川大的一部分……

    后世的四川、重庆两地,有一半以上的大学,都遗传着民国重大的基因,另外它还有很多专业被拆入贵大、云大、湖大、武大等等。

    历史上的重大之所以这么牛逼,全是因为重庆做过战时陪都,来自全国的精英汇聚于此。

    胡庶华捋着胡子说:“如今国难当头,华北、华东不足守,四川必为抗战大后方,而重庆又是四川之咽喉所在。重庆大学应该抓住这个机会,迅速扩大学校的力量,以便接纳更多学者和学子。假以时日,中国之希望在四川,重庆大学当为国家复兴培养更多人才。”

    “胡校长目光深远,在下佩服!”周赫煊赞誉道。

    事实上,到了眼下这等时日,明白人都能看清一些未来局势。去年老蒋视察重庆大学时,就已经说出过类似的话,可见他心里也是有点数的。

    又聊了一番教育话题,胡庶华看了李宏锟两年,说道:“我就不多耽搁了,李市长还有正事要办吧?”

    “教育也是正事。”李宏锟笑道。

    周赫煊问道:“李市长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当,”李宏锟态度诚恳地说,“李某虽然读过几天书,但读的都是军校,大老粗一个。现在被刘司令任命为市长,属于赶鸭子上架,发起号令来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周先生乃当世大才,既然定居重庆,怎可遗贤于乡野?还请周先生不要推辞,出山担任重庆市议长之职。”

    南京国民政府时期,采用的是省、县两级行政制度,只有达到了特定要求才能设市。也有一些地方达到了设市标准,但由于市级机构行政开销太大,依旧为县制,比如苏州县、无锡县、烟台县等等。

    而在地方的行政系统当中,采用了党政并行方式,由地方党委和地方政府共同治理。

    重庆此时属于四川的省辖市,最高统治机构为市党委和市政府,另外还设有一个“市政参议会”。这属于学习西方民主政治的蹩脚机构,有些类似后世的地方人大,李宏锟现在想让周赫煊担任重庆市人大的一把手。

    按照南京国民政府颁布的《市参议会组织法》,公务人员不得兼任议员职务,市政参议会可以提出议案。市长对参议会的议案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复议,如果复议之后还跟市长有冲突,那么就要让全市的公民投票表决。

    这个规定看似很美好,其实都是扯淡,你让民国的地方百姓全体投票?呵呵。

    但是,既然李宏锟亲自招募周赫煊做重庆市议长,那么情况就又不一样了,属于对周赫煊的极度重视。以后周赫煊如果对重庆提出市政发展要求,只要内容不太过分,李宏锟基本上都会同意的,否则就是他自己打自己的脸。

    周赫煊对此感觉特别新鲜,老蒋以前招募他,都是许以部长、厅长之职,还从没让他去做什么参议长。

    这个很有意思嘛!

    “既然李市长诚意相请,那我就没法拒绝了。”周赫煊笑着说。

    李宏锟哈哈大笑:“有周先生参议,重庆以后的发展肯定会更加快速。”

    
龙8国际